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許瑋甯|ART SPECIAL

SUBSCRIBE

RELATIONSHIP 聊心事

你出現在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的時候,也許就算你多美、多優秀,那也常是徒勞無功。

感情就是這樣,你越想緊緊抓住,他越想逃,就像《用最舒適的樣子,與你相遇》說的:兩個人能否走在一起,時機很重要,你出現在他想要安定的時候,那麼你就「勝算」很大。

Photo / Netflix

你出現在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的時候,也許就算你多美、多優秀,那也常是徒勞無功。

放過你,也是放過我自己

女生跟認識五年的男友分了手,決絕、乾脆得出人意料。

她說,她是眞的想要結婚了,她實在不願意再等了。

然而,他卻始終都還沒有想要結婚的感覺。然後,女孩很快閃婚,嫁給了一個挺不錯的男生,兩個人相親認識。

更出人意料的是,過了一些時候,男生也很快結婚了。

其實,他的新娘並不比他的前女友出色,又或者這一次他對她的愛也不見得更多、更深,只不過,她出現的時機實在太好了,剛好在他心裡眞的開始想要安定下來的時候。於是,根本不需要什麼更好的理由了,她來得是如此的正是時候,那麼,就是她了。

兩個人能否走在一起,時機很重要,你出現在他想要安定的時候,那麼你就「勝算」很大。你出現在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的時候,也許就算你多美、多優秀,那也常是徒勞無功。

愛得深,愛得早,都不如愛得剛剛好。

在時間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於千萬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愛人,那是太難得的緣分,更多的時候,我們只是在彼此不斷地錯過,錯過了楊花飄飛的春,又錯過了楓葉瑟瑟的秋。直到漫天白雪,年華不再。

在一次次的心酸感嘆之後,才終於了解,即使眞摯,即使親密,即使兩個人都已是心有戚戚,我們的愛依然需要時間來考驗和成全。

▪▪▪

朋友結婚了,對方並不是當年大家都曾以為的那個人。

在她結婚前夕,偶然間聊起舊事,我想起來,在得知她和前任分手的那個夜裡,她很平靜,平靜得就好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沒有大醉,沒有大哭,就只是說:「沒辦法,我們眞的沒有緣分。」

後來我問她:「分手了,還能和前任偶爾聯繫嗎?」

她堅決地搖搖頭說:「我不會。」

我又問,「那他結婚了,妳還能祝福他嗎?」

她直白得不假思索,說:「我不會。」

說完這句,沉默了一會兒,又補充了一句:「因為,他大概再也找不到比我對他更好的人了。」

是啊,世界很大,而你再也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對女孩而言,我再也沒有主動找過你,再也沒有打電話給你,也沒有傳過訊息給你,看見了只會擦肩而過當作路人。這並不是我裝淸高,不食人間煙火,而是你錯過了當初那麼那麼喜歡你的我。

忽而心生荒涼。

世界上這麼多的人,能夠遇到一個我愛你,你也愛我,我們彼此相愛的人,機率實在是太小。但是世間事往往如此,我們彼此相愛,卻又互相傷害。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說起來簡單,但是分手之後,多少人還是忍不住地想要聯繫對方,翻看對方的SNS,看看是不是已經有了新歡。多少次拿起手機,想要撥出那個儘管已經刪掉,但其實依然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最終,還是在最後撥打出去的那一刻頹然放下。

因為知道不可以,不合適。

其實,眞正的放下並非是刪除彼此所有的聯繫方式,不再聯繫,不再提起。而是在偶爾得知他的消息的時候,心中平靜,不再泛起波瀾,才是放下。

如果我不能祝你幸福,另一種意思是不是⸺我心裡還有你?如果用張小嫻的話說:「愛情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不用追問,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我只需要知道,在過去的某一刻,某個地點,我是相當認眞用力地愛過你的,你將會是我心中永遠的紅玫瑰和白月光。

的確,我愛過你,但是,過去的種種都像是一場夢,即便寧願長醉不醒,終究也還是要醒來。

淸醒之後的你我,天各一方,走向不同的方向。唯一値得慶幸的是,回首來時路,一路走來有你,也才不算孤獨。

如果哪一天,你眞的覓得良人,我想,我會祝福。

書名:《用最舒適的樣子,與你相遇》

作者:楊楊

出版社: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