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RELATIONSHIP 聊心事

沒有一段關係是完美的!在憤怒、傷心、失望時,請記得為對方「留點餘地」。

一段關係想要走得長久,「珍惜」或許是關鍵所在!療癒系作家羽茜在新書中點出:「關係中沒有所謂的完美主義」,學著換位思考才能繼續相愛下去。

Photo/tvN drama、幸福文化

沒有一段關係是完美的!在憤怒、傷心、失望時,請記得為對方「留點餘地」。

文/羽茜《今天雖然很好,但不知道明天會怎樣》、出版社/幸福文化

關於關係

「無論貧窮、困苦、疾病,都會對彼此不離不棄」的婚姻誓詞,之所以如此令人感動,是因為我們都知道,最珍貴的,是在對方沒那麼討人喜歡、生活沒那麼快樂的時候,仍然選擇為了對方,也為了這段關係而繼續努力的這份心意。

如果人們對關係能抱持一種「今天雖然很好,但是不知道明天會怎樣」,那種彷彿面對未知宿命一般,承認自己無法掌控一切的心情,或許,也就會比較懂得珍惜當下,任何時刻都能和別人好好在一起吧!

「得過且過」也是種不錯的關係選項

一段能長久維持的關係,總要經過某些困難後,才會知道彼此是否是對的人。因為在困難中,最容易暴露出彼此性格上的不成熟,或者原本就不適合的地方,進而開始無法隱藏關係本身的脆弱。

現在很流行一個說法叫「神隊友」,就是說小孩出生之後,夫妻之間突然多了父母這個身分,有了大量的分工要協調,精神、體力,物質上都必須互相支持。有的人被認為天生就很懂得協助,就是神隊友,反之,有的人因為只會扯後腿而落入「豬隊友」之列。

因為疫情,或者個人的狀況,而必須一同面對生活上的轉變,因而產生心理壓力的伴侶, 我覺得跟新手父母的階段很類似。

當中,有些關係因而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也有些是留下難以痊癒的傷痕,還有一些則是在經歷過這些之後,關係變得更加穩定。

當然, 可能還有更多的是不好不壞, 也就是, 雖然不覺得滿意,但又好像還可以將就;原先的浪漫愛情雖受到現實打擊了,但在失望之餘,又覺得好像是「還可以接受」的程度。

畢竟人人都像電視劇那樣,一受到打擊就轉投他人懷抱,或者毅然切斷關係,相信會有更好的人在別處等待,這樣的發展,在現實生活中真的是少之又少。

人們期望在關係中尋求互助,即便互助的程度無法達到心中的理想狀態,但因為要離開一段關係的成本,也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的,所以有些人選擇「得過且過」。

得過且過也是一種生活方式,雖然聽起來不是很積極,但也有種順其自然的感覺。總之,最重要的是不要在彼此互助的這段期間,在自己和對方的心中,留下過於深刻的傷痕。

關係中沒有所謂的完美主義

我們都是普通人,總會有不小心、無法克制地傷害到他人的時候。

沒有一段關係是完美的,為此,一定要記得不要「過度」,要盡可能地,將彼此傷害的程度降到最低。

遭遇過困難但關係依然很好, 或至少關係「 還算和平」 的伴侶,未必就是彼此非常滿意。

只是彼此在對對方感到失望、體會到關係的不完美和孤獨時,沒有放縱自己因為憤怒、傷心而過度地去傷害對方而已。

即便自己很失望、很孤獨、很挫折,對於對方的無心或無力,有一種「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 如果要譴責對方, 其實可以理直氣壯」的感覺。但是可能是因為個性,也可能是因為考慮到彼此的感情,總之在溝通的過程中,沒有對伴侶非常嚴厲。

換言之,就是沒有得理不饒人,能為對方「留點餘地」,思考在關係中,其實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道理。

例如:「我現在這麼辛苦,你不是應該來幫忙我嗎?」這句話雖然常是對的,但是轉換立場站在對方的角度來看時,也有可能對方的心情是一模一樣:「我也很辛苦,你不是應該放我一馬嗎?」

重點不在於誰比較辛苦,所以誰責備起對方時更有立場,而是能不能在自己很辛苦、對對方很失望時,還能去想到或許對方也有他的困難之處。

僅僅是「願意」這樣去想像,而不是一昧地主張只有自己在受苦,那就是一份對關係的善意,能夠支持彼此一起走過所有低潮吧!

永遠當個最熟悉的陌生人

「做為女人的困境就是,我們可能現在結婚,過了五十年,這段期間對你而言我可能一直都是陌生人,可是你卻不知道。」—《喬凡尼的房間》(Giovanni's Room)陌生人。看到這段時感覺被雷打到,沒錯,這就是我想說的感覺。

在婚姻或伴侶關係中,說到底,自己對對方而言,或者,對方對自己而言,其實都是陌生人。那種陌生是注定存在的。

陌生不是「壞的」;雖然聽起來很可怕,因為陌生讓人感覺難以捉摸、彷彿自己無論再努力、再用心,也沒有辦法完全地了解對方。

但是在我看來,這種陌生感令人聯想到命運,就像戀愛的感情,有時就是以陌生感為基礎,一種命中注定、無法捉摸和徹底了解自己命運的感覺。

遇見某個人,然後在某個瞬間,突然意識到,自己跟這個人的關係是特別的。那是一種奇怪的直覺,表示這個人對你而言,有某種只能用「命運」解釋的神祕感,就像是一個無法捉摸的「陌生人」。

這種陌生和神祕感是愛情的基礎,所以我總對於,在連續劇或小說中時常安排一些橋段,是讓主角突然產生彷彿從來不曾真正認識伴侶的那種「陌生恐怖感」後,接下來就要遭受背叛或傷害的情節走向,不是很認同。

事實上, 陌生感產生之後, 接下來發生的不全然是背叛或傷害。

或許,是為了戲劇效果,故事中總把對方陌生的感覺描寫得過於負向。但在我看來,對已經進入婚姻,或者任何一段親密關係中的人來說,那種陌生並不全是壞事,陌生並沒有那麼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陌生的存在。

換言之就是無知,一種明明不知道、對伴侶不了解,卻覺得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他或她的「傲慢」,這才是真正可怕的。

自以為是的傲慢,經常是關係破裂的起點

知道自己對一個人有陌生的感覺, 能讓我們帶著一點對關係的敬畏,與這個人相處。

因為你知道,不可能完全了解對方,即使相處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對方的個性和想法、當下的感受,仍然是我們無法全知,更不可能去操控的。

我總覺得,伴侶之間如果能一直保有這樣的意識,比較不會因親暱生侮慢,也不會在不知不覺中,因為習慣而無法發現對方的改變,說得更具體一點,是「能一直把對方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人」。

既然是人,就會有改變的可能,也就會有矛盾和不可知的欲望。

而「陌生感」會驅使我們持續去認識對方,不會因為相處久了,就停止了想要了解對方的心。

所以,關係之間最可怕的不是突如其然的陌生感出現,而是因為相處久了所以忘記了,對方對自己來說,永遠存有那個陌生的部分。

自以為了解對方,所以懶得去詢問或關心,自認為知道對方所有的一切,下一步,就是認為對方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對象。

關係中應該有的平等和互相尊重,有時就是在這種陌生感消失後,也跟著消失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