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RELATIONSHIP 愛情慾望

無性生活、BDSM、多重伴侶關係?帶你窺探現代人的非典型性愛關係

夫妻、情人等辭彙已無法定義新世代的感情狀態。愛的方式可以有千百個模樣,就像以下的兩性故事,或許會刷新你的三觀,卻赤裸裸地說出現代女生的各種感情觀。

撰文╱Daphne Wu & Ada Lee

快求我將你綁起來

多謝《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讓本身令人懼怕的 BDSM 變得親民一點,可惜在公眾眼中,它仍然是種很黃很暴力的性愛癖好。Bondy 作為 BDSM 愛好者,希望能為它正名。「BDSM當中包含三種意思,BD是指綑綁和調教,DS則是精神上的支配和臣服,最後才是追求痛覺快感的SM。」怕痛的Bondy只對前兩者有興趣,就算是綑綁,亦純粹為追求束縛感和在皮膚表面留下痕跡。

雖然一直躍躍欲試,但 Bondy 從來沒有跟前男友玩過。別說 BDSM,兩人在一起七年,上床次數少得可憐,ex對她總是興致缺缺。然而 Bondy 自問需求不低,無奈之下曾到外面「偷吃」,卻發現有性無愛的肉體關係一點也不享受。分手後,Bondy 決定正視自己的喜好,主動到交友軟體尋找 BDSM 玩伴,開宗明義列出條件。不久後真的遇到對象,兩人從BDSM的喜好至日常溝通都很合拍,接下來就是訂下「契約」。

所謂「契約」並沒有法律效力,而是 BDSM 愛好者對彼此界限的約束。他們說好不能向對方說謊,並只能跟對方一人進行 BDSM。「玩 BDSM 的基本是100%信任對方。一旦違反契約,我們就完了。」Bondy 會稱對方為 partner,但並非是男女朋友的意思。「我們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想找玩伴而在一起,所以不會考慮兩個人的將來。」他們都很清楚這不是戀愛,但感覺很類似。BDSM 愛好者通常有不同身分定位,主要是支配者和被支配者。而 Bondy 則是「雙向者」,可以切換身分。她跟 partner 會互相用言語羞辱對方,輔以道具增加情趣。現在他們每星期都會見面,上床的頻率也能滿足Bondy。雖然她不排除日後有可能發展出愛,但此刻她安於現狀,還未打算展開新的戀情。


專家剖析

Sonia Wong,性別研究學者及女人節創辦人

我們可以由「性虐待」這一翻譯看出華文社會對於 BDSM 的誤解,個人覺得較好的翻譯是台灣 BDSM 團體皮繩愉虐邦所創的「皮繩愉虐」,因為Sadist和Masochist(SM)是個人性格傾向,以及其獨有獲得快感的方法;Domination和Submission(DS)是在商討和互信的基礎上雙方自願擔當的位置,也是確認、尊重並接受對方獨有的獲得快感的方法;Bondage和discipline(BD)等是根據大家的喜好和承受能力、在雙方同意進行的交流;當Slave把照顧自己快感甚至身體的權力交給你,Master掌握的不是權力,而是信任和責任。在看似「暴力」的形式背後,BDSM其實是關於「安全、理智、知情同意」以及溝通和信任。如果能看清這一點,就能夠明白,真正的BDSM關係其實比所謂「正常人的性」更加接近我們理想中由溝通、尊重、信任建立的性愛交流。

 


我們,是真正不能觸碰的關係

在尚未成為瑜伽導師前,Pearl在朋友的澳洲婚禮上認識了他,後來二人正式在一起。他是猶太人,住在澳洲,未婚卻已經是兩子之父。知道他忙,Pearl一年七次飛到澳洲相聚,四人相處亦算融洽。然而問題很快來了,為何慾火每次都只能靠互相愛撫來解決?「也許是患有憂鬱症的前女友(孩子的媽媽)和孩子為他帶來陰影吧,所以他害怕做愛,擔心我會懷孕,我相信未來會變好的。」Pearl猜測。兩年過去,他們終於踏出第一次。Pearl吃了避孕藥,他亦戴上了保險套,可惜抽插了沒多久,他離開了Pearl的身體,這樣的「半途性愛」如是重複,他亦開始冷淡。

「他曾經跟我commit很多。」、「在關係初期,我感覺他是認真的。」、「連父母都見過,還不夠實在嗎?」

最後的三個月,Pearl再給自己一次機會,飛到澳洲看能否挽回,但最終還是分手了。是甚麼驅使Pearl一直守候這段關係?除了愛,就是太相信他的諾言,並覺得自己事事可以遷就。之後她努力療傷,還成為了瑜伽導師,從鍛鍊中面對自己。「回想起來,我當時根本不敢問他為何不能做愛。原來一段關係中不需要犧牲的「你」,更不應迷失自我及太依賴另一半。」

 

專家剖析

曹文傑博士,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

性交其實具有特別意思,而插入式性交更有入侵的意味,要有一定信任才可。要知道性會表現出自己的脆弱,特別是在床上坦誠相見時,一直所接收的傳統社會觀念會隨即湧出,被性吸引力判斷自己的價值,加上每人對「親密」都有自己一套想法,我認為這段關係要有突破才可建立進一步信任。如果大家遇到Pearl這種情況,首先,清楚地分享自己的感受與需要,然後嘗試用「你願意跟我說嗎」的口吻邀請對方;第二,如果問題是出於對方所帶著的傷痕,必須先處理;最後是慢慢摸索,向對方表達自己願意接納及陪伴他走過。


三人行其實非世俗所想般好或壞

沒見NaNa多年,原來她正身處德國讀書,而且還離了婚。離婚後,她在一次Ted Talk演說中聽到Polyamory(多重伴侶關係)一詞,內容充滿啟發,於是便向一位奉行多重關係的朋友了解更多,之後還成了情侶,對方有一位身處台灣的女朋友。多重伴侶關係,就是多於二人的負責任戀愛,他們之間不會瞞騙,而是共融地交往。這種關係,讓NaNa覺得心理可以更趨平衡,不用綁死自己之餘,也可以從不同人身上找到自己所需。你不會期望對方眼中只有你一個,那就少了猜疑,不再因小事而觸動神經,情緒會比較理性。

「你不需要跟他的女朋友做朋友,但最好有交流。可惜他的女朋友接受不了我,致使他經常要撒謊,明明在陪我卻又說回到家,這樣就違反了多重關係的理念,後來我才選擇分手。」之後NaNa遇到另一個人,他和女朋友都是奉行多重關係,三人正嘗試發展中。「我們對大家都有好感,記得有一晚我正跟他通電話,他沒空時,就把電話遞給女朋友,我和她談了很久,大家就像親人一樣。」然而人都會有情緒及私心,那怎麼處理?NaNa坦言這是多重伴侶關係中最難的一環,所以一定要先學會處理好自己的情緒,才能體諒及明白對方。

當外間以為這種關係是享齊人之福,認真瞭解,就會知道這是一門學問,關乎到自我探索和了解、情緒管理、懂得愛與被愛,比傳統戀愛模式更難。未來,NaNa不會抗拒任何模式的關係,只想找到一個像家人般值得信賴、充滿愛及互相扶持的終生伴侶,而且…絕對不再結婚。


專家剖析

曹文傑博士,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

多重伴侶關係常被誤會成濫交,其實剛剛相反。很多人把多重伴侶關係與開放式關係混為一談,其實兩者是有分別的。多重伴侶關係是一段可多於二人、包含浪漫的愛及講求道德的關係;開放式關係則只在於性方面,二人的愛情關係以外可跟第三、四者有性關係,並且是「有承擔地開放」,不能瞞騙伴侶。

一個人如何知道自己是否適合多重伴侶關係,可以試問自己這六個問題。

1.我曾否同一時間愛上超過一個人?

2.我認為只能有一個「真」愛或一個「真實的」靈魂伴侶嗎?

3.我想從愛情中得到甚麼?我可以接受多重的性關係或多重的愛情關係,抑或可以同時接受兩者?如果我想要多過一位伴侶,我期望跟他有多親密和靠近,而我又能向他給予甚麼?

4.開放透明的關係對我有多重要?如果我有多於一位伴侶,我樂意他們彼此認識嗎?如我的伴侶有其他伴侶,我又有多樂意認識他們?

5.我如何界定承諾?我是否可以同時對多於一人承諾?

6.如果我已在一段關係之中,我對別人的渴望是否源於我對現有關係的不滿和不快?如果現在的關係已滿足我的需要,我仍想有多於一位伴侶嗎?


我的男友是牛郎

入黑後的歌舞伎町是小夜經常流連的地方,只要牛郎店有開門的日子,她都是座上賓。自從去年於社交網站被一位日本牛郎搭訕後,兩人一直互相傳情。趁著一次東京旅遊,小夜順道跟他見面,首次踏足牛郎店。小夜不知不覺對他產生好感,展開這段遠距離戀情。小夜開始時每月一次快閃東京,見面主要是吃飯和到牛郎店喝酒聊天。持續半年後,為了可以天天見面,小夜決定短居日本。

牛郎揹著一身債務,為還債他每天打了好幾份工(男公關只是其中一份),休息時間極少。「我這輩子都沒見過像他這樣不顧一切要上班的人!」這份動力讓本身性格得過且過的小夜也受到感染,「如果不是他,我大概還是一個廢青。」她變得積極上進,勤快賺錢,而賺到的錢,大多花在男友身上,每次平均消費二至三萬日元。其實幫他還債不是更直接嗎?「我不想他有吃軟飯的感覺,像這樣支持他在工作上似乎更好。」

牛郎的工作就是要哄女生高興,小夜對此表現淡定。「他答應我不會跟其他客人出去,所以我是地位最高的!」店內沒有二人世界,他倆又不是同居,每月大約只有一次正式一點的約會,但小夜甘願選擇這樣約會。「能跟他待在同一個空間已經很開心了。」


專家剖析

鄧凱寧女士,心理學碩士、兩性專欄作家及兩性節目主持人

局外人看這個故事一定擔心小夜是否受騙,但「當局者迷」可以是一件樂事。認識到讓自己成長的人好重要。大多人會覺得小夜那麼辛苦工作賺錢給那位「吃軟飯」的男友很有問題,但工作不只為錢,是生活態度亦是成長過程,先不談他們是否真愛,小夜真的受正面感染成長了,有本事去賺錢,便有資格選擇如何花錢。人家常常說夜店沒有真愛,大多是因為第一印象不好。每段感情也是建立於信任,我建議小夜不妨提出一些要男方付出責任的事情,例如大家去借貸公司盤算一下如何還清債務?還清債務後能同居、旅行獨處、訂婚嗎?我相信牛郎店或夜店也可以萌生真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