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有一種友情叫S.H.E

從唱著〈戀人未滿〉的青澀少女,到現在團員中已有兩位人妻,出道至今14年,Selina、Hebe和 Ella 最可貴的絕對不是「女子第一天團」的崇高地位,而是牽絆著彼此的那份真摯友誼。
1 / 6

採訪撰文/李昭融  造型/林智強  攝影/江民仕  化妝/曾宥寧Queena(Selina & Hebe)、鄭芸琪Claire(Ella)  髮型/Sandy @HC Hair Culture、Ethan Yao @HC Hair Culture(Selina)、Ben Chen @HC Hair Culture(Ella)  編輯助理/李佩琪

從唱著〈戀人未滿〉的青澀少女,到現在團員中已有兩位人妻,出道至今14年,Selina、Hebe和 Ella 最可貴的絕對不是「女子第一天團」的崇高地位,而是牽絆著彼此的那份真摯友誼。

一改平日拍攝封面的肅殺氣息,今天的攝影棚熱鬧到好像在辦桌。除了編輯團隊和三名封面人物、她們各自的妝髮、助理、Ella 的柴犬布丁、Selina 的紅貴賓 Pinky,以及我們的一大票實習生,把偌大的空間擠得水洩不通。

大多數的藝人為確保隱私,一進攝影棚就會把布廉拉上,與世隔絕地安靜妝髮。布廉內與外,分隔成微妙的兩個世界,編輯儘管能享有與藝人訪談相處的短暫時光,但大多有經紀人隨侍在旁,訪談結束,依舊是布廉內與外的兩個世界。S.H.E卻全然相反,她們毫不介意我們帶來的大隊實習生人馬,布廉一乾二淨地全拉開,毫無顧忌地親暱聊天。於是就出現了一邊訪問 Selina,旁邊的 Ella 硬要插嘴的景象,或是先妝髮好的S和E跑去鬧還在用頭髮的 Hebe。正如 Ella 所言:「欸,一個人妝髮多無聊,我當然要跟姐妹一起。」
 
不只是妝髮、訪問、唱歌錄音,不只是出道14年的運動會,更不只是演唱會,如果可以,S.H.E要跟姐妹一起做所有的事。發過11張錄音室專輯、3張精選輯、5張演唱會專輯的她們,只要合體時就是無堅不催,是所有歌迷心中的 Shero。她們單分不解散時,也各自精采,在不同生活際遇中成長茁壯。沒有競爭硝煙,沒有勾心鬥角,有的只是最真的情誼,和由衷希望彼此更好的心願。
 
S.H.E三人在分開訪問時,都說自己很幸運,這一路上有姐妹長伴左右,其實我們更幸運,有S.H.E陪伴我們這代人,走過青春歲月。
 


Ella  真性情舍我其誰
 
 Ella 就是高效能的能量發電機,「他人笑我太瘋癫,我笑他人看不穿」這句話用來形容她或許最貼切。在S.H.E裡話最多的陳嘉樺,可說是團裡面的公關。「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的時候,我就是負責跟別人攀談,Selina 以前是公主,Hebe 就是看戲,其實我們從一開始,責任區分就滿明確的。」
 
Ella 從成團開始就最大剌剌,蓄著短髮的她,個性和外型都像個假小子,但出乎意料地,她也是這些年變化最多的一個。結婚後蓄了長髮,變得纖細且上鏡,甚至因為火辣身段,成為健身房代言人。不只外表的改變,她更因為本身「愛演」的個性,在戲劇圈默默耕耘,還自詡為「瘋后」推出個人專輯。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演戲,但演戲要等天時地利人和,我知道這件事急不得。」今年的Ella出演了電視劇《謊言遊戲》、電影《缺角一族》,和舞台劇《愛朦朧,人朦朧》,與她向來予人偶像劇女一的想像相差甚遠。「演戲就是要演不一樣的嘛,我知道自己不是很有才華的人,所以才這麼努力,接下這些很有挑戰性的角色。因為人生是馬拉松,不是短跑競賽,要不斷往前進,跳脫自己的舒適圈才會成功。」
 
 
也曾經歷低潮
 
給人感覺超級正面的 Ella,也坦言曾在S.H.E後期感受到低潮,那時候他們三個人的生活完全被工作佔滿,即便有姐妹相伴,心中仍舊充滿怨懟,直到去了印度一趟才改變看法。「當時我有很多不滿,羨慕別人的青春可以這樣揮霍,而我的青春是工作,直到看到加爾各答的貧童,才發現自己有多不惜福。我們的青春雖然跟大家不太一樣,但也非常精彩,三人一起度過了很多一般人不見得會體驗的事情,也榮幸能成為某一代人共同的記憶。」
 
這14年來,Ella 的歌唱慾望在S.H.E裡得到很大的滿足,她也在發了個人專輯後,更明白到姐妹們的重要性。「或許有天S.H.E會被淘汰,但我們不會有分開的一天,因為我們是家人,不管發生什麼事,人生中都有她們的位子。Hebe 的理性客觀,Selina 的樂觀都讓我在這些年裡成長許多,真的謝謝她們一路相伴。」

Hebe  文藝知青的天后之路
 
在2010年率先發行個人專輯《To Hebe》,開啟了S.H.E的單飛不解散階段。她也是最先讓歌迷發現,田馥甄和S.H.E裡的 Hebe 好像不太一樣。自嘲自己在團體中是超級綠葉的她,在個人專輯發揮了純淨的嗓音,帶給大家詩意隱含哲思的歌曲。相較於兩位姐妹的各方面嘗試,田馥甄在這五年間,執拗地堅持音樂這條路,三張個人專輯全有亮眼表現,市場與樂評反應皆是壓倒性地好。
 
「S.H.E帶給大家友情與歡樂,歌迷十幾年來陪著我們一路走來,見證彼此的成長,分享從以前累積到現在的果實。但田馥甄是自己跟自己對話,感嘆我與這個世界、朋友、和自我的關聯,並在過程中帶來共振跟共鳴。田馥甄唱得是比較私密的東西,而S.H.E是比較緩和的。」
 
 
我們的少女時代
 
最近替《我的少女時代》獻唱主題曲〈小幸運〉的她,也因為這部電影而帶她回溯到美好的青春時代。對於S.H.E而言,她們真正的青春其實很短暫,三人入行後就住到女子宿舍,開始馬不停蹄的歌手生涯。「那應該是最忙的時候,每天都有接不完的通告,但是因為有她們在,感覺沒這麼苦。我在台北沒有朋友,唯一認識的人就是她們,很自然就成為好姊妹。」
 
「如果沒有加入S.H.E,我應該是個很平凡的上班族吧!沒有鎂光燈打在身上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比其他人還要平凡。」Hebe 這麼說。回想剛出道的自己,因為有了S和E這兩個真心的朋友,讓她更懂得用不同角度去思考,變得更寬容、更有包容力。「她們兩個就像是明鏡一般,提醒我,告訴我成長必經的路程,讓我變成更好的人。」
 
Selina  重生後體會真實的可貴
 
因為一場意外,那個團體裡最愛漂亮的小公主,成為了燒燙傷友。五年過去了,雖然四肢的傷疤仍明顯可見,但 Selina 選擇勇敢面對自己,往更美好的明天邁進。許多人讚嘆她的勇敢與堅強,但很少人真正理解她花了多少心力重新開始。無論是跑馬拉松、替公視拍攝公益短片、鼓勵塵爆傷患所錄製的英文老歌〈The Rose〉、挑戰更多主持邀約…,「其實我現在真的很滿意自己的生活。」Selina 這麼說。
 
Selina 不只積極參與公益活動,這五年來,她也有了新的人生興趣─運動與跑步。半馬對一般人而言已經不簡單,對於經歷燒傷、汗腺受損的任家萱來說,更是不可能的任務。「跑完的瞬間,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人,我想這是每個跑半馬的人都有的心聲。一路走來,雖然很苦卻也很迷人,因為要不斷自我對話,做心理的角力戰。」因為挑戰成功,任家萱開始發現自己的無窮潛力,「如果我能把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完成,那還有什麼事情有理由拒絕、有藉口呢?」
 
 
她們就是我的青春
 
S.H.E相遇的最初,大概也是她們生命中最忙碌的時光,宣傳期、錄音期、製作期彷彿無限迴圈般永不停歇,一年只休年假那幾天,工作和生活完全融在一起。「年輕的時候只管好不好玩,不覺得累、也不覺得苦,我常在想,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在舞台上工作,沒有人可以傾訴,就很難像我們可以熬成這樣吧…。」
 
回憶起與姊妹最印象深刻的回憶,Selina 在訪談的最終,還是想到眼光泛淚地想起了那些她們經歷的演唱會。「我們有好多美好回憶:第一次在台北體育場、香港、金曲獎典禮、我復出後的合體第一場演唱會…,我們站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真的最幸福、最快樂。我們是不同又互補的三個人,各自的獨特個性加起來,就是女生的S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