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任何人都無權幫別人出櫃!」PTT網友被主管逼迫公開雙性人過往、隔日被離職,我們與尊重的距離還很遠

日前,PTT一名網友在 Womentalk 版抒發心情,表示自己被主管逼迫向同事承認自己的過往,如果有同事覺得「不舒服」就要她離職。無獨有偶,2017年美國實境節目《Survivor》S34中,也有一名參賽者 Zeke,在所有人(包含電視機前的觀眾)面前當眾被揭露是跨性別者。無論出於惡意或善意,沒人有權力「Out(出櫃)」任何人!尊重他人(身體)的隱私權,這才是我們最該學會的事。

Text/魯編 Photo/網路、Zeke Smith IG

日前,PTT一名網友在 Womentalk 版發文,敘說自己在職場上受到的困擾。她一出生就是雙性人(擁有雙重性器官),父母登記戶口時選擇了「男性」。但她從小的性別氣質偏向女生,因此在高中畢業上大學時,她請求父母「還她原來該有的身體」,動了變性手術切除男性性器官,在「心理」和「 生理」上都成為了100%的女性。不過礙於身分証性別欄更改不易,她目前身分證上的性別欄依然是「男性」。

前陣子她換新工作,擔任飯店櫃檯。根據以往求職經驗,她在面試完確定錄取之後,主動告知主管自己的過往,並請主管為她保密。不過,這次她告知經理後,經理表示「沒碰過這種事,有一點害怕,不一定能保密,能做到的就是不主動告知其他同事」。沒想到,過了兩天,經理把她叫去,其他主任也在場,主管們認為自己被該網友(以下稱原PO)欺騙,如果事先得知實情,根本不會讓她錄取(嗶嗶嗶!這就是性別歧視!),主管並表示「現在知道了心裡有疙瘩」,希望原PO能主動跟其他早櫃(日班)的同事坦白這件事,「如果有人感到不舒服或有異議,你就得離職。」(同場加映:鍾明軒,「匿名留言讓人很容易遺忘同理心,成千上萬時真的可以把一個人刺穿。」

儘管原PO心裡感到不舒服,她還是屈服照做了。之後,主任要求她也要一併告知晚班的同事(儘管原PO工作現場不會遇到他們),才能確保所有人都知道、都能接受,「如果有新進的同事,也要主動跟他們說」。對於原PO的過去,同事們反應不一,日班同事覺得「沒差吧」,但晚班同事有一些反應比較不友善,有人問「你喜歡男的還女的?」「你以後可以離我遠一點嗎?」「我沒辦法把你當完全的女生。」主任更當著大家的面開玩笑:「你們想看原PO扮女裝的樣子嗎?」主管們認為,自己是被欺騙的一方,如果原PO想留下就必須讓所有人知道自己的過去,不想講就走人。

隔天下午,原PO在板上再度發文,表明自己今天「被」離職了,經理說這是上面的意思,「得保護其他同事的權益」,並請她簽離職單。原PO在文章裡說,「上班上了五天,有三天都是被逼得自己赤裸裸告訴他們,我最不想提及的隱私。他們說,我沒有逼你喔!是你自己留下來的!我不想再哭了,哭也沒有用。但,我想這已經不是一個員工應該受到的平等待遇了......我想休息一陣子,心好累。」(同場加映:呂欣潔,「台灣只有30%同志敢在職場出櫃,接下來必須做友善職場教育。」

Zeke Smith (右)曾在電視節目中,被當眾揭露過往
Zeke Smith (右)曾在電視節目中,被當眾揭露過往

看到原PO經歷的事,真的讓人很生氣!這就是血淋淋的職場歧視跟霸凌啊!這也讓編聯想到二年前 Zeke Smith 被「公開出櫃」跨性別身分的事件。2017年,第34季的《Survivor》正如火如荼播出,在第七集的部落會議(豁免賽失敗的部落會聚在一起開會、投票淘汰其中一位隊友)中,當天 Nuku 部落計劃暗殺(暗中運作將某人淘汰)參賽者 Jeff Varner。(附上節目片段,不過沒有中文字幕,要請大家練英聽囉!底下編會節譯現場實況)

感受到淘汰危機的 Varner 決定做困獸之鬥,在會議上提出「Zeke 跟 Ozzy 有秘密協議,他們在欺騙大家,我提議大家投 Ozzy」。為了加強自己的可信度,他突然轉頭對 Zeke 說:「你為什麼沒有跟大家說你是變性人(跨性別者)?」

Zeke 傻住,眼泛淚光。他沒想到自己會在這麼公開的場合(當著所有同伴的面、還有攝影機前的全國觀眾)「被公開」自己的過去(他在15歲時意識到自己的同志身分,大學時決定從生理女性轉變為生理男性)。

眾人都驚呆了,同聲撻伐 Varner:「那是個人隱私」「那跟這個節目無關」 「你根本沒必要這麼做」「這太卑劣了」而同樣身為同志的 Tai 氣憤地說:「你就是在幫他出櫃!沒有人有權力幫任何人出櫃!你怎麼可以就這樣說出來!」

Varner 還想「包裝」自己的所作所為,堅持自己這麼做「只是想揭露騙局」,他想證明 Zeke 會騙人、大家不要太相信他。他自我辯駁的說詞是,「我沒有把『變性』當成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在北卡羅萊納州每天都在為跨性別族群的權益發聲,我不會在這裡故意說或做傷害人的事情。我就要被淘汰了,我只是孤注一擲。」

從驚嚇中回神的 Zeke 說,「我參加了兩季 Survivor,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變性的事。 」(但他在前幾天私下聊天時對 Varner 說了,因為 Varner 本身也是同志,Zeke和他在部落中關係很好。)

主持人 Jeff 忍不住跳出來發言:「Varner,你的意思是說,如果 Zeke 沒有跟大家講他的過去,就代表他是騙子,這個邏輯也跳躍得太大了吧?你真的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幹嘛嗎?」  

至此,Varner 似乎才發現所作所為多殘忍多自私,他向 Zeke 道歉,「這個節目事關100萬美金,我顯然做錯決定了,我現在良心很煎熬。我的LGBTQ 朋友們知道我是怎樣的人,我不是這樣一個怪物。 我沒有想到他的反應會是這樣,我以為他對(跨性別者)這個身分是自豪的、公開的、讚揚的(Proud, Out, Loud),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一集部落會議,從此成為性平教育的經典。
這一集部落會議,從此成為性平教育的經典。

另一位參賽者 Sarah 突破盲點:「就算 Zeke 對自己的身分是自豪、公開、讚揚的,你憑什麼非要提出來,讓人人都知道不可?」

Tai 發言,「我大概可以理解 Varner,他太絕望了想拯救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越界了,他必須接受後果。我的立場很堅定,作為一個同志或跨性別者,你什麼時候想出櫃,都應該要是你自己的選擇。沒有人有權力『出櫃』別人!

Sarah 被氣哭,「Varner 做的就是惡意攻擊,我不會這樣對待別人。我很感恩我有機會認識 Zeke 這個人,過去18天我們朝夕相處,他真的很威。我來自中西部,家庭很保守,我們那裡沒什麼人會提到男同志(gay)、女同志(lesbians)和跨性別者(transgenders),所以我不像這裡大部分人一樣有機會接觸 LGBTQ 族群,我很愛 Zeke 這個傢伙,這件事不會改變我對他的看法。我很抱歉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得知,我很開心我認識的是 Zeke,而不是你怕我們知道的那個身分。」

事已至此,Zeke 順勢在全國電視節目上坦承:「身為一個跨性別者,變性的歷程真的非常漫長,很辛苦,確實有人知道這件事,但我後來不會再主動說出來,因為別人知道以後,『變性人』好像就變成你的身分,人們會問你問題、好奇你的私生活、問東問西的,好像他們都不在乎你其他的部分了。你就是『那個變性的人』。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參加兩季的 Survivor 卻不用被貼上這個標籤。我不想宣揚這件事,因為我不想當節目史上『那個變性人參賽者』而是『參賽者 Zeke』。我應該會沒事的,我早知道有一天會有人發現或揭露這件事,我準備好談論這事了,只是以這種方式被公開真的很糟。」

這一集在電視上播出後,Varner 確實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在網路被砲轟、被炒了魷魚。他在社群上勇敢認錯,自己確實逾越了界線,犯了不該犯的錯誤。Zeke 最後也決定原諒他了。在播出最後一集大團圓時,主持人 Jeff  問 Zeke 被爆料當下的心情。(附上節目片段,沒有中文字幕,要請大家練英聽囉!底下編會節譯)

Zeke 回應,「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我的世界會有怎樣的變化,大家會有什麼反應。我在奧克拉荷馬長大,我沒有很多朋友。這輩子一些艱難的時刻,也不總是有人在我身邊支持我。但這次經歷讓我看到,原來我身邊有這麼多的愛。變性的過程中,我出現了憂鬱症,很多人都是這樣,我差點離開哈佛,我遠離家鄉,一個人住,蠻絕望的。然後我開始看這個節目,一口氣追了20多季,它讓我撐過來了,慢慢把生活拉回正軌,但我知道還缺少了一點東西:勇氣和膽量。所以我決定參賽,我在斐濟的那片沙灘上,找到了內在的勇氣和膽量。」


主持人 Jeff 說,「其實我有一點同情你,那種人們期待(你用你的身分去做些什麼)帶來的壓力。但我也很高興你允許自己去善用影響力、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Zeke 回應,「以前我會覺得,因為我是跨性別者,所以我的人生有所侷限,有一些事情我不可能去做。但我現在不信那一套了,這件事幫我破殼,一些被我埋葬的夢想又活過來了。我也希望年輕的跨性別朋友,千萬不要相信你活該被侷限和束縛。雖然說,這樣的人生旅程可能會更形艱難,但冒險實在太值得了!

Zeke 現在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也獲得了夢想中的工作,真是太好了。
Zeke 現在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也獲得了夢想中的工作,真是太好了。

回到PTT網友事件。許多人看到原PO的貼文,都為她被霸凌感到氣憤不捨,紛紛鼓勵她討個公道。當然也有奚落嘲弄的人,甚至隔天有媒體擅自用了很糟糕的標題報導這件事(……儘管內容是反歧視)。事實上,從原PO的反應,感覺得出來她希望低調過生活,寧可息事寧人,她也還沒有準備好讓自己的過去被大肆曝光。無論如何,都該讓原PO自行決定想怎麼做。(但還是想向原PO說聲加油!你沒有錯!)

透過這兩件事,希望能讓更多人意識到,我們應該學會「尊重他人(身體的)隱私」。別人的身體關你屁事,每個人願意坦露自己的程度都不一樣,你不能假借好奇或正義之名,隨隨便便逾越那條界線,侵犯他人隱私還得意洋洋不自知。這也不限於 LGBTQ 族群,人畢竟都有身體不舒服或不方便的時候。無論是懷孕,肢體不便、生病,或「看不見」的心理狀態,都沒有人有權力逼迫別人公開自己的狀態!或許,比起去網友任職的飯店狂刷負評,如果能藉此理解並學會尊重他人身體的界線,才是這些事件更值得人們省思的意義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