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溫士凱專欄】窺探維多利亞的秘密,澳洲雅拉河谷最令人迷戀的黑皮諾

圖文: 溫士凱

我必須承認,我並不是不喜歡喝酒。正確的來說,我是不喜歡讓自己因為酒醉失態,而造成不必要的困擾。因此,我習慣限定自己在公開的場合裡,只能有一杯葡萄酒的限量。然而,我雖然不喜歡喝醉,我卻很享受「品酒」的樂趣。特別是和美食搭配,在味蕾裡撞擊出不同的口感、層次和互補的驚喜,常常會讓我覺得,生活的美學並不需要高深的理論,很多時候,就在方寸嘴裡最真切的「感受」中啊!

這一回到澳洲享有南半球最佳美食天堂美譽的墨爾本Melbourne旅遊,最讓我驚豔的,除了多元文化的美食風情外,就是當地雅拉河谷Yarra Valley酒莊所產的葡萄酒了!而且,意外地在知名的Lake House度假飯店中喝到令人心醉的「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特別是當它那帶有莓果香的氣息入鼻時,我的嘴角便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揚。而一入口,那有如紅寶石般酒色的酒體,馬上化成優雅細滑的口感,並且在淡淡的丹寧酸中,有著緩緩紮實的細緻醇度,讓我好生歡喜。我還記得很清楚,那一晚,我細細地品嚐著手中的美酒,還不時地像是望著情人般望著它,陶醉又帶些矇矓深情,而且三不五時口中喃喃自語著:「這應該是我自2003年離開法國的勃根地Burgundy後,喝到非勃根地產區最美味的黑皮諾紅酒了!」

老實說,對於新世界產區的葡萄酒如澳洲、紐西蘭、智利和美國等地,在我的喜好裡,白酒遠勝於紅酒。我想,可能是因為氣候和技術的關係吧,新世界產區在葡萄酒的香氣、甜度和酒精濃度上,所控制出來的品質精準度,遠較於舊世界產區如法國、義大利和西班牙等國來得強些。因此,新世界所釀製的白酒,特別是夏多內Chardonnay白酒,在口感和驚喜程度上,對我來說常常會在舊世界產區之上。

然而,說到單一葡萄所釀製的紅酒,特別要能與美食互搭,我認為舊世界產區的法國勃根地黑皮諾紅酒,還是所向披靡,不可被取代的!不過,這回在Lake House 飯店中所品嚐到的雅拉河谷黑皮諾紅酒,倒是顛覆了我對新世界產區的制式印象。於是在隔天,我們便驅車前往雅拉河谷來個酒莊品酒之旅,一口氣造訪了好幾家風格很不一樣的酒莊,一窺澳洲維多利亞省Victoria的葡萄酒醉人風采。

而我在「Montalto酒莊」品嚐他們家的葡萄酒時,和工作人員小聊了一下,才知道澳洲的葡萄酒從1788年英國菲力普船長將第一株葡萄樹種植在雪梨植物花園(Botanic Garden)開始至今,雖然才2百多年,但是拜氣候和土壤所賜,澳洲目前已是世界第四大葡萄酒出口國,也是新世界產區葡萄酒的重要代表。至於雅拉河谷的緯度和風土更是別樹一幟,特別適合黑皮諾葡萄的栽種。所以有了這個優勢,澳洲維多利亞省的黑皮諾紅酒,也被眾多國際知名酒專們譽為唯一可以和法國勃根地匹敵的黑皮諾紅酒了。不過,維多利亞省的黑皮諾紅酒除了自然元素和口感的優勢外,對於消費者而言,最大優勢則是它的售價要遠比法國平價親民許多啦!這點,我是一邊歡心品嚐手中的美酒,一邊點頭如搗蒜啊!

至於這次的墨爾本之旅,我想,最大的收穫則是真切的感動到食物與葡萄酒的搭配,一部份是科學,一部份是藝術。如果只知道固步自封慬守紅酒配紅肉;白酒配白肉的制式份際,缺乏發揮創造力的空間,過度的純粹理論,不就白白浪費了上天創造我們享受美食的樂趣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