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韓國直擊】《82年生的金智英》戳破了謊言—你以為不存在的女性歧視

孔劉、鄭裕美(有美)主演的《82年生的金智英》,揭露了韓國女性長期被歧視的情形。旅居韓國的專業口譯王雅芳,為我們訪談了三位韓國女性,帶來最真實的第一手看法。

特稿撰寫/王雅芳 劇照提供/車庫娛樂

 【韓國直擊】《82年生的金智英》戳破了謊言—你以為不存在的女性歧視

改編自趙南柱同名小說、由新銳女導演金度英執導的 《82年生的金智英》,描述一位30多歲的女性智英(鄭裕美飾,常見音譯鄭有美)自小在家庭、學校、工作以及育兒過程中經歷的各種女性歧視。特別在生產後,智英辭去喜歡的工作全職在家帶小孩,時常被巨大的空虛感淹沒,開始出現被大學前輩、媽媽和祖母等周遭女性附身後說出自身苦痛的現象。丈夫大賢(孔劉飾)對妻子的異常行為深感無助,最後只得求助心理醫師。

《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劇照
《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劇照

如果說2016年出版的原著小說側重於使用各種客觀數據陳述女性—智英—在各個成長階段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電影則更立體地描繪智英與周遭親友之間的互動,凸顯男女一同尋找能共存於社會的過程。譬如丈夫大賢奮力尋找協助智英的各種作法;智英的父親也不像小說中僅有父權的壓迫,也顯露對智英溫情的一面。也因此,雖然電影上映前曾遭男性網友惡意負評,但電影上映後,看過電影的網友不分男女都給出高達9分的評價。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或許有人會訝異,在即將邁入2020年的現代韓國社會,真的仍然存在這麼多的女性歧視嗎?又為何近四、五年來在韓國掀起女性主義熱潮?為回答這些問題,筆者訪談三位韓國女性友人(1979年生斅允,劇作家、導演暨演員);1981年生恩真(人權團體工作者);1991年生寒瑟(某企業營運長秘書)。

恩真提起小時候受到的差別待遇:「我從小活潑好動,弟弟比較內向。長輩常說:『如果兩人個性互換就好了。』祖母還會把食物藏起來,等我不在時再拿給弟弟吃。」寒瑟則說,自己出生的那一年剛好是百年一次的「白馬年」,習俗上認為白馬年出生的女生較強悍,所以那一年如果懷上女孩,很多人都選擇墮胎。「所以我上學時,男同學的人數多上許多。」恩真也提到,8、90年代的韓國中學教育,還要求女學生宣誓純潔:「那時還小,老師叫我們宣示我們就照做,根本不了解真正的意思,長大後回想起來,才覺得很過分。」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和妹妹分別在劇場和電影界工作的斅允,則提到職場的性別不平等:「拿電影來說好了。大部分的作品仍以男性為主。女性通常扮演被動支持男主角的角色,演出的戲路受限。女演員要在電影界長久生存下去很不簡單。啊、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82年生的金智英》的導演原本是名女演員。不過她通常扮演一些襯托男主角的角色,或許這次找她來拍也是因為她更能理解女性的心路歷程吧。」

三年前花了一年才順利就職的寒瑟,也說到韓國企業的性別歧視:「大公司覺得女性如果結婚生小孩後,就會離職,所以偏好錄取男性。所以女性可以找到的工作偏向小公司、非典勞動型態。」(同場加映:東京大學新生演講─妳知道嗎?入學時,隱性的性別歧視就已經開始…之後只會越演越烈!

電影中,女主角智英因為生產後無法找到適合的托兒服務,面臨只能在家裡當全職媽媽的困境。我訪談的三位女性中,唯一有育兒經驗的恩真向我說明:「幸運的是,因為我住的地方比較偏遠,所以兒子滿一歲後,就順利找到家裡附近由國家免費提供的托兒服務,我也順利到新的職場工作。不過,如果是住在像首爾等人口密集的地方,托兒服務就很難找,私立的費用很貴,國立的要排上好長一段時間。」(同場加映:法國男人經驗談─男人休育嬰假,行不行?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我從朋友口中聽到上一代的女性為了家人普遍犧牲自己。斅允:「我媽媽本來想當田徑選手。但為了扶養家人只得進入工廠工作。因為我和妹妹都是做戲劇創作的工作,母親常掛在嘴邊的是:如果我們家更有錢、有勢力就好了。這樣你們就能更有發揮的空間了……。」 

我也聽到女性努力爭取上學的機會:「我媽媽在1961年出生。她的哥哥弟弟都讀了大學,但家裡只讓她念到初中。她後來才靠自己賺錢讀了大學。在家裡,我媽媽對我和弟弟都很公平的,」寒瑟略帶點驕傲地說。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隨著時代變遷,8、90年代以後出生的韓國女性已普遍能接受高等教育,女性的知識水平提升、經濟自主,但因為社會制度和部分男性的觀念仍停留在上個世代,造成雙方的衝突。「雖然比起上一代的女性,情況有所改善,但我們要求的是完全的性別平等。因此2000年初,韓國的大學校園開始興起女性主義,2015年左右,韓國女性質疑司法對被偷拍的女性沒有積極進行調查,上萬名女性上街頭抗議。隨後『me too運動』延燒到韓國社會,一名女檢察官站出來控訴遭長官猥褻,鼓舞許多有類似經驗的其他女性勇敢說出,近年的韓國女性運動達到高潮,」友人仔細地解釋。(同場加映:性侵倖存者Z的告白,「社會總喜歡檢討被害人,我還聽過你腿不張開就不會被強姦這種說法。」)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有趣的是,寒瑟提到,直到三年前小說出版當時,韓國男性、尤其年輕人,對於女性主義的浪潮仍相當厭惡,但到電影上映時,卻已有所變化。「年輕男性一開始強烈反駁,我覺得這跟他們覺得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有關。特別年輕人因為就業困難,對於女性的崛起倍感威脅。但經過幾年來不斷的討論,男性的看法也漸漸改變,承認女性的確在社會上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歧視女性的用語也變少了。」

82年生的金智英_新聞稿照08_未觀看本作的男性網友竟平均給了1.7分的低分 而女性網友平均則給了9.45分
82年生的金智英_新聞稿照08_未觀看本作的男性網友竟平均給了1.7分的低分 而女性網友平均則給了9.45分

那在近年的韓國女權運動中,《82年生的金智英》扮演什麼角色? 「這部作品把彷彿滲入皮膚般自然毫無知覺,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家務事』當成『社會問題』提出來討論。最初提出問題的,總是會受到攻擊,但就是因為有人發聲,才會引發共鳴,促進社會改變。」斅允冷靜地說道。

「韓國社會現在只是處於一個性別爭論的陣痛期,《82年生金智英》能夠搬上大螢幕就是代表時代的進步。我相信未來韓國一定會朝著更好的方向前進」,友人充滿希望地下了如此評論。

備註:
《82年生的金智英》小說在韓國創下50萬冊的銷售量(現在賣5000本都算超級暢銷啦),電影在韓國上映至今觀影人次也已突破360萬。如此熱烈的迴響,顯見韓國社會確實非常需要這樣的討論和衝撞。台灣觀眾看《金智英》時常常會有人覺得過於樣版文章,但或許那正是台灣女性在前輩努力下、已經擁有了某些力量與權力的證明吧。當台灣兩性之間能夠漸漸擺脫刻板的性別分工、擁有越來越自由多元的想像的同時,也同聲祝福韓國的「金智英們」。智英啊,勇敢發出妳心中的聲音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