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馬欣專欄】雨天紐約與甜茶,「提摩西夏勒梅大概就是所謂的時代顏吧。」

「甜茶」提摩西夏勒梅是這時代的謬思之一,他不同於健壯的韓國歐巴,也不是典型英俊的英雄角色,我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時代顏吧。

劇照/甲上娛樂

你看那大銀幕裡,有個衣冠楚楚的大男孩為了等待女友,在紐約四處亂竄著,與其說他在等待女友,更多幾分像是在西岸女友面前證明自己的東岸品味,或是不想錯過紐約能宣告自己品味的盛會。

彷彿什麼事隨時要開始了,也同時預約了結束,這樣的現代化富裕,如碎浪般打在《雨天紐約》的男主角生活中,在麻木前必須更快地迎接什麼。

那男孩的興奮語氣像加了馬達一樣,想要被人文薈萃的紐約接納,也想要在他女友的旁觀下,見證著他在紐約的如魚得水,是另外一種我們熟悉的「文青情結」,只不過在《雨天紐約》裡是沾了金粉的。

電影中的男女主角看似是提摩西夏勒梅與艾兒芬妮,其實真正的主角是「紐約」,艾兒芬妮飾演的農會選美皇后,與男友到了紐約後,碰到了一個更像這雅痞都會的代表人物,迅速翹頭了與男友的約會。而提摩西飾演的文青蓋茲比,則隨時渴望這城市給他更多的新鮮與刺激,隨時又進入了刺激後的空落。兩人像夾在「紐約」這本書的書籤一般,雖貼在那書中,卻有隨時能掉出來的「不屬於」。

蓋茲比在街上碰到了以前貴族學校的同學,無論男的女的,看得出來是見過世面的,所有時尚、藝文與上流圈八卦都可以聊上幾句,前一刻熱絡歡鬧,下一刻當紐約的雨在窗外滴滴答答時,他們各自獨處時的表情,卻是身影比台詞還喧鬧。他們似乎都不習慣靜下來。這偌大的紐約,時時有精彩事的紐約,這裡的雨天讓他們安靜得很浮躁。

如果說《寄生上流》是兩種階級的對照,那《雨天紐約》則是直視富二代,任何事物來去容易,賞味期限縮短,包括對於自己。

伍迪艾倫打撈著以文化香水灑向去枯燥人生的富裕文青,手法的俐落像是把電影《小時代》那批精品化的人的空無,徹底諷刺了一遍。有人說伍迪這部電影照舊焦慮,是也不是,他只是把那些急於把日子塞滿的人的「空虛」倒給你看,看似什麼都沒有,卻讓你感覺稀哩嘩啦的。

他選擇提摩西夏勒梅這演員是對的,影迷都叫他「甜茶」。這炙手可熱的演員與眾不同的是,他自帶憊懶情調。他接連演的電影,多有種看似對什麼都興致高昂,其實是在看過那麼許多後,總找不到自己真要看的空落落,於是繼續憊懶,於是他看過去的每一眼,這世界都被他瞧著又老了兩歲,我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時代顏吧。

在《她們》裡,他飾演傾慕喬能自由的富家子,自己卻像籠中鳥唱著歌,喬能是他夢想的託身,選擇艾美是因為她更像選擇不飛的他。夢想有可能燒死自己,他眼神有這樣悲哀的老成。

他的身體線條是纖細的,像個少年樣的有點蒼白,因此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時,他遇到了他第一位同性戀人,兩人卻都像托馬斯曼寫的《威尼斯之死》一樣,之於各種世故,他們都顯得太「年輕」,讓正經歷的青春竟感覺像個鄉愁。

《雨天紐約》裡,伍迪艾倫將他演的角色取名為蓋茲比(《大亨小傳》角色名),應不是巧合,他有的是躊躇滿志,又有不知如何自處的渺小,看多了周遭浮光掠影,總容易有煙花易冷的感覺,另一個千金千兒的相逢,彼此都知道這寥落滋味,因此彼此吸引,卻怕在一起更寂寞。

可以說,甜茶是這時代的謬思之一,他不同於健壯的韓國歐巴,也不是典型英俊的英雄角色。他在一個強調肌肉與意志拉提的時代,他更多的是代表一種浪擲的情調,以及與人們狂歡對幹的清醒,而他偏偏像是可以擁有酣醉資本的天之驕子,如他所說:「我常處於一種與世隔絕的心態。」在這爆米花時代,看似是多麼錯誤的正確,是應該輪他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