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邱澤/吳慷仁/陳柏霖/吳青峰|Rebel with Love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Meg in London座標倫敦】 倫敦疫情日記:三月第一次封城前夕什麼模樣?

無限重新刷新頁面,求的不是什麼熱門的演唱會門票、蘋果的首購、品牌推出的限量系列、季節限定的旅遊套票…而是超市的配送時間!這是我這輩子都沒想過會發生的事,而它卻在2020的英國真實上演了。
【Meg in London座標倫敦】 倫敦疫情日記:三月第一次封城前夕什麼模樣?

發生在英國第一次封城前夕,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以“Keep Clam and Carry On”淡定出名的大英帝國如此不淡定。

在今年初疫情全球大爆發的前夕,辦公室裡亞洲的同事以互相以最快的速度掌握著疫情,或許是因為民族性,也或許是因為我們曾經經歷過SARS、禽流感..等這種大規模的流行病,不安的因子迅速在我們之間蔓延。還記得那時候每天午餐的時候,話題無不圍繞在這波武漢肺炎的傳播速度,以及各種在中國醫療崩塌的消息,而歐洲同事則是一派輕鬆的淡定著說著:這應該沒這麼嚴重吧?你們多想了。英國老闆更是一臉不以為然的認為我們在小題大做,臉上盡是我們大英帝國這種區區小病毒影響不了我們的驕傲。

那時身為製片的男友A正要出發前往摩洛哥拍片,我滿是擔心的傳給他看各種新聞說:「你確定你要在這時候出發嗎?這個病毒似乎不容小覷。」他雖然身為英國人,但莫名的警覺性相對高一些(欣慰),然而一個人的意見又怎麼能抵擋一整個劇組的意見呢?結論就是如期出發,如期拍攝。我只能半鼓勵的勸說(但內心完全不指望):「那起碼你上飛機的時候,能戴口罩就戴吧!」

 

畢竟在當時與過去的歐洲,戴上口罩行走於路上,對他們而言猶如巨型的行走病毒,他們會紛紛投以十分惶恐與驚訝的眼神,甚至暴力事件頻傳,每天在英國的華人社團裡總會看到有亞洲人又因為戴口罩被歧視、被暴力相待的新聞。

身為異鄉人,一個疫情,兩種戰鬥。除了與病毒對抗,還得與種族歧視對抗。因為當時有太多偏剖與偏激的報導,導致很多不在英國當地的家人朋友都十分擔心,認為華人只要一出門戴上口罩就會被歧視、整個環境就是人身不安全。

英國很大,我相信很多不在市中心的居民可能並不是那麼關心著世界新聞,因此出現戴著口罩的人行走在路上,對他們而言可能的確是一個衝擊,也可能下意識地擔心反感,即使我男友身為英國人,他所在的薩塞克斯,戴口罩在街上簡直是一件不曾出現過的事,還記得他跟我分享他堅持著去超市的時候戴上口罩,結果當時在各個經過、走過、路過的眼神壓力下,最終還是拿下來了的故事。

而龍蛇雜處的倫敦,雖然相對於其他區域可能消息掌握得比較快,部分的當地居民是持保留態度,不反對你戴、但他們自己不會戴。但以倫敦治安分佈圖來說,疫情以前本來就有些區域是相對危險的,在這種令人不安的時刻,伴隨著一些對於口罩不正確的認知以及部分媒體過分的渲染(例如刻意強調種族等相對偏激、遠離事實的報導),當然會導致部分人士的偏差行為指數提高,好在隨著封城、疫情遲遲不散等因素,原本堅持認為口罩無效的英國政府,終於在年中首次承認戴上口罩的防護效益,才有了現在全英國都普遍強制於公眾運輸以及密閉空間內戴上口罩的指令,而街上這樣的緊張氛圍,也隨著更多正確防護指令的上路,逐漸得到趨緩。

我想每一次的革新變化,中間都免不了這些令人不愉悅的過程吧!

我個人的觀念是,今天我們在這裡本來就屬於外來者,當然不能以自己的文化與傳統去期望他們能夠以相同的角度看待、處理事情,選擇留下的我們,只能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在尊重各方民族性的前提下,保護好自己,並且一點一滴的,盡力從小處做起,影響身邊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讓他們更貼近我們的想法一點,讓世界的每一處都能夠成為平等的地方,畢竟全球化已經是不可逆的趨勢,即使這波疫情看似充滿負面,起碼也在某些程度上打開了西方與東方世界對於防疫的觀念互通與彼此借鑑。

回到超市的話題,坦白而言,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當地居民的不安也在逐步蔓延,始於三月封城前架上缺貨的衛生紙。還記得一開始身邊的友人提醒我要囤貨衛生紙,我還淡定的說:「不會吧,這裡是倫敦欸,怎麼可能?」

最誇張的時期連蔬果雞肉都出現掃貨來不及補貨的狀況。
最誇張的時期連蔬果雞肉都出現掃貨來不及補貨的狀況。

而當他們領著我到超市,看見並非只是亞洲人,各種族的人都紛紛在貨架前徘徊(註:疫情之初很多當地新聞網站下,你會看到一些本地人帶著偏頗的言論說只有亞洲人在搶貨,錯,大家都在搶,真的不需要在這種時刻繼續拉仇恨),也親眼看到一排排空空如也的架子,我才發現事情的不對勁。

這樣的衛生紙你買得下去嗎?賣衛生紙就富可敵國的瞬間。
這樣的衛生紙你買得下去嗎?賣衛生紙就富可敵國的瞬間。

什麼?連英國人也開始在搶衛生紙了?你能想像在倫敦竟然跑了五家大型超市搶不到一捲衛生紙?絕望的我只好上網開始搜尋各家超市網頁,不誇張,每一家都缺貨,再不信邪的一家家搜尋專門製造捲筒衛生紙的獨立店家,竟然每一間都貼出暫時缺貨、請等待進一步消息的公告,些微慌亂的上亞馬遜,依然可以搜尋到零星天價衛生紙(但我真的買不下去),好在最後在一家專為辦公室廁所配貨的中盤商中訂到最後一箱,我才終於安心的睡上一覺。

↑從來不知道自己會為了一箱衛生紙的到貨痛哭流涕。

囤好了衛生紙、義大利麵條(對,相對白米,他們的乾貨被狂搶的就是這個)、以及一些可以久放的乾糧、罐頭類食品後,焦慮不安的心稍微獲得緩解,然而緊接著面對的卻是一個奇異怪象-全民爆搶超市配送時段。

過去不曾需要提前預訂的超市宅配服務,竟然出現登入進系統後所有的time slot(配貨時段)全滿,訂不到的狀況,到最後知名線上超市Ocado更出現了暫時關閉app服務,全民必須網上虛擬排隊等候進入頁面的奇異景象。還記得當時各家超市紛紛在網上公告貼出公告,希望大家能夠保持冷靜,不要囤貨,資源絕對是充足的,請理性消費。

在這個全球文化首都之一、國際訪客數最多、物資供應線前端的大城市倫敦,都能出現物資短暫缺乏被買爆的情況,還真是前所未見。但其實我能理解這就是一種爆發性的心理作用,衝擊來得太快、無法精確分析狀況只能先下手為強的自我防衛模式。

當時的乾洗手可說是一罐難求。
當時的乾洗手可說是一罐難求。

就像是原本認為不需要囤貨衛生紙的我,也在遍尋不到衛生紙後,莫名的開始焦慮不安,然而秉持著理性消費原則,我還是遵循著指示,僅購入不過頭的數量(其實需要很大的心理搏鬥,你知道婆媽心態,真的是有慌)。後來由於理性勸導效果不彰(不要再指控亞洲人的暴力消費行為,疫情當前,你們其實也是一樣的),部分熱搶商品紛紛祭出限制,強制限制每個人可以購買的數量。

另一方面,當時在摩洛哥正要開始拍攝的男友A,也在抵達後一週,所有劇組人員才漸漸察覺疫情走向的不對勁,在拍攝了幾個場景後,接續接獲摩洛哥政府的各項限令,緊急宣告停拍,而相當隨性做自己的摩洛哥政府,更是在沒有緩衝期的狀態下,突然地宣布封閉邊境,導致所有的人連夜驅車前往機場,只為了能夠排上自己國家派出的救援班機返國。

所有人擠在機場等待救援班機的盛況,說真的看到真叫人擔心,你們也可以看到當時戴上口罩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數。
所有人擠在機場等待救援班機的盛況,說真的看到真叫人擔心,你們也可以看到當時戴上口罩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數。

整夜沒睡,每天清晨在各家航空櫃台前方排隊,就為了排上英國政府所開出為數不多的救援班機,在經歷了三天的無眠,最後一刻可能被取消的心情起伏,終於,A坐上了最後一班回來英國的班機。據說自那班飛機後,摩洛哥的禁令更嚴峻,因此許多人被迫滯留在當地好幾個月。

謝天謝地他回來了,不然又怎麼會有之後精彩的封城美食日記呢?

待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