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Netflix韓劇《那年,我們的夏天》 那些沒說出口的愛,或許才是最刻骨銘心的

翻出腦海記憶牆時,青澀歲月讓你最後悔的是哪件?或許是莫名所以而消逝的戀情?但那個時光,明明就是光芒耀眼的,卻可能因一段戀情的離開而蒙塵。而再愛的人都可能因那分手瞬間成為嫌憎的對象,遺留下的憔悴與煎熬,時間一久,再回憶,一切都像是謎了。

Photo / Netflix

Netflix韓劇《那年,我們的夏天》 那些沒說出口的愛,或許才是最刻骨銘心的

Netflix韓劇《那年,我們的夏天》是由金多美、崔宇植演出的作品,最新第八集終於迎來甜又酸的吻戲,崔宇植飾演的「崔雄」也不想再上演「為何分手」的內心小劇場,該集尾端他撐傘走向金多美所演出的「國延秀」,雨中望著她不發一語,直至延秀耐不住說起「你要我走還是留下?」崔雄內心想:「看來我真的是被詛咒了,才會又站在妳面前」。複雜的情意怦然下,他將延秀摟進懷裡深吻,這場雨中突襲之吻同時,更開展回顧兩人昔日交往的四個時期吻戲,令人又甜又澀。

延伸閱讀

互動充滿火花的兩人將這部小品劇集逐漸邁向大勢劇,交錯著高中與十年後生活的架構,營造起每個人都曾有過共感的悸動。分手情侶的重逢,穿插著虐心的OS,其中在十年後兩人一場解釋分手的橋段中,延秀用內心OS方式說著「我們之所以會分手,都是我太傲慢了,傲慢地以為沒有你也能也活下去」,該橋段讓觀眾內心一同崩塌。這對「分手戀人」重現了失戀的情傷實況,讓曾經暫時畫下逗點的青春戀情,再次回歸。

我們不會分手, 如果我們又吵架了,就再次來到我面前來

該劇講述兩人在高中生涯時,分別是全校第一的「國延秀」與全校最後一名的「崔雄」,當時因湊合一起拍攝了紀錄片「逆行」引發話題,在被迫拍攝下,雖造成了轟動,但於十年之後,卻也成為兩人的惡夢。原來,當時在拍攝途中燃生曖昧下,已交往多年,分分合合卻總能再次和好,某集中國延秀對仍是戀人的崔雄說:「我們不會分手, 如果我們又吵架了,就再次來到我面前來」。雖表明的愛意,不過每回放棄戀情的,總是國延秀,沒有人知道真正原因,包含崔雄,讓十年後的他仍耿耿於懷。

學生時期,國延秀總會刻意問起崔雄是否真的喜歡她,但崔雄怎麼樣也不應答,於是延秀開啟從分開工作到生老病死去推敲,總希望能聽到對方說出有多喜歡自己,可惜相對於崔雄而言,愛或許是放在心中的才最珍貴。但分手前的最後一個夏天,延秀說這是最後一次問為何喜歡自己,並說起「如果分手了怎麼辦」,崔雄當下釋出了她從未看過的眼神說著「自己被拋棄的話,再次重逢就會她噴水外加撒鹽」。

十年後的延秀,原以為自己是人生勝利組,但卻是在一間小公司當組長,就在推行某案時,她期望能與神秘插畫家高午合作,但她開端並未察覺高午的真實身份,直到從訪談及繪畫的細節中,她才明白那個人應該就是崔雄。就在親自上門想確認詢問時,門一開,只見崔雄的手足無措,原來崔雄在兩人分手後的十年間,不時準備要在延秀再度到來時對她噴水與撒鹽,彷彿用驅魔避邪對付當時要分手的她。這天他終於做到了,但換來的不是贏家的心情,過往失落的重擊,再度埋伏於心。

妳過得好嗎?回答我!妳過得怎麼樣?

兩人因無可奈何的再次相見,五年的分手時光並未讓彼此淡忘當時深刻的戀情,但為了讓彼此看見過得很好的自己,倔強和驕傲佔據的彼此的溝通。只是第六集中,崔雄忍不住了,他問起延秀「我們又不是別人,是我們啊!我們並不是平平淡淡地戀愛,也不是平平凡凡地分手,我們再次相遇的話應該可以對彼此問『過得好嗎?』、『這段日子過得如何?』、『很累嗎?』、『我一直都很痛苦』,我們是可以說這些話的啊!」最後他問起了,「妳過得好嗎?回答我!妳過得怎麼樣?」

崔雄的這些話,擊中了不少觀眾的心。想起那些曾經某段戀情酸澀又甜蜜的時光,有時說不出口的話,當時若告白了,都可能讓看似已埋葬的戀情起死回生。而分手時那些該死的驕傲,更可能只是平白無故的葬送了一段可以繼續相安無事的愛,酸澀無情的重擊,只能讓美好沉入谷底,剩下的印象或許只剩「曾經愛過」。

但當崔雄怒喊:「我們分手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延秀的脆弱才顯見於觀眾面前,原來延秀由奶奶一手帶大,為了證明自己哪怕家境不如人,但仍可以在某一處贏得別人下拼命讀書。就在人際疏離中直到崔雄闖進她的生活,途中的嘻笑打鬧甚至是互相瞧不起的爭吵,都架構起默默的喜歡。而在結束拍攝紀錄片的最後一天,兩人也正式交往,延秀知道崔雄是讓她可以「暫時閉上雙眼,逃離現實的人」。只是一路的交往,讓延秀了解她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她要面對的是債務的揹負與照顧奶奶的責任。

不是放棄你,是因為我的現實很可悲,我連自己的現實都難以承受

 「我只希望貧窮程度,在我能承受的範圍就好」,承受不住討債公司的逼迫下,延秀說出的脆弱的這句話,下來的日子,她搬家、打工、負擔奶奶住院的醫療費,現實的喘不過氣讓她與崔雄提出分手,崔雄氣的問「我們為什麼要分手?妳每次遇到難關總是最先放棄我,在妳所擁有的一切當中,我最容易放棄嗎?」延秀淡然的回應著:「我能放棄的,只有你一個」。

但崔雄並不知道延秀那時內心正訴說著:「因為面臨的現實不同,不是放棄你,是因為我的現實很可悲,我連自己的現實都難以承受,我很怕再繼續交往下去,強烈的自卑感會被你看透」。擊中內心的台詞,讓人了解說分手的那一方,痛苦並非較少。好比崔雄的媽媽在一場現場繪圖表演中與延秀相遇,對延秀告白了崔雄當時很痛苦,但她知道延秀也是一樣。撫慰握起延秀的手那刻,延秀的心才知道,兩人都是一樣,碎裂的內心是對稱的,誰也沒有少過。

那些難以啟齒的惆悵,或許當可以說出口時,愛,也就回來了

該劇就在一面倒好評下,讓許多觀眾淚腺失守,收視與話題度也逐步攀升。前八集在各種情愫交雜下微妙轉變起現在兩人的關係,從相戀、分手、重逢,曲折敘事並未讓彼此被越推越遠,反而想起那年心慌失措下的愛,看似簡單,實則濃郁。

兩位演員也是繼電影《魔女首部曲:誕生》後再次合作,完全沒減少給予觀眾的CP感,當時電影中是相殺的對手,如今在這部劇集裡,雖保留了相殺,但也多了相愛。已過30的崔宇植更有小奶狗的樣貌,許多言不由衷的神情有種反差的萌感;而看似強勢的金多美雖然劇中對崔宇植不時耍狠,但也隱隱流露更多疼惜的眼神。

《那年,我們的夏天》被觀眾稱為「黑馬戲劇」,就在莫可名狀的慘綠青春中,留下青澀的記錄。隨著角色越孤獨的內心,灌注了更為強烈的遺恨力量,讓我們也想想,那些難以啟齒的惆悵,或許當可以說出口時,愛,也就回來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