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Netflix《那年,我們的夏天》第二眼美女金多美對上第二眼帥哥崔宇植,一場愛情逆襲之路有多痛就有多愛

一個高中男孩人生平庸無奇,雖傻氣但因真誠的舉動融化了聰明孤傲少女的心,他們一個受限於回憶,一個受限於自信,孤獨的他們為彼此激盪出生命的意義,愛苗滋長燃起下,那怕經歷分合,這刻骨的愛情已不離不棄的長達十年之久,那場青春的追求與挫敗,駐足與呼吸,都將不散不忘。

Photo / Netflix

Netflix《那年,我們的夏天》第二眼美女金多美對上第二眼帥哥崔宇植,一場愛情逆襲之路有多痛就有多愛

金多美、崔宇植、盧正義、金聖喆主演的《那年,我們的夏天》正式進入下半場,不捨的吶喊竟還有兩週就迎向大結局,兩人青春無邪的火花,讓觀眾一一從細節中得到能量,也彷彿紀錄我們青春的印痕,而從高中橫跨了十年後的職場,他們仍舊稚氣未脫,青澀臉龐依舊存留鮮嫩的青春飄逸,這部在餘韻萬千的愛情敘事下,完全展現出舉重若輕的功力。

崔宇植與金多美為我們畫下失落、遺忘的青春素描

《梨泰院Class》被稱為「第二眼美女」的金多美,這回對上崔宇植,讓人發現他也是「第二眼帥哥」,這兩年他因《寄生上流》走向國際影壇,但隨即接連參與《尹STAY》和《暑假》兩部實境秀的演出,尤其在《尹STAY》中一共身兼司機、侍應、門僮數職,並大曬流利英語,過程的對應趣味感與貼心服務讓他成為這一季最高人氣。然而這回演出後正式邁入大勢演員的他,將角色崔雄那股半生不熟的傻萌青春詮釋出雖包裹著蜜甜的青春糖衣,但骨子裡卻充斥濃郁心理創痛。

相對崔宇植自在寫意演出風格,金多美演出國延秀則是帶點灑脫女漢子的個性,雖看似外放,但也將角色中帶有理性與感性的心緒兼容揉合。她的青春在「追求與力行」生命態度下,鋪排起諸多生活難處,有時渴盼認同的焦慮卻自我壓抑,沒有一事無成的惆悵,也來不及釋出孤立無援的喘息,獨一面對下的從容與緊迫,所有交雜情緒只容在內心面對。金多美將角色從撼動不動冰山,到輕輕咬噬內心柔弱的那份轉折,添下讓人愛憐之情。

青春只有一回,錯過後,是不是多份勇敢就能追回

最新播映的第11、12集是令人最為心碎也最為甜蜜的反轉,劇情描述了崔雄在大學時期為了和延秀一起出國留學,先私下幫家境不好的她打聽留學補助的方式,但期盼一同甜蜜出國下,等到的卻是延秀為了自尊心提出的分手。當時沒說出理由的延秀,讓崔雄燃起了淺藏於內心的陰影,在劇集推進同時,不時出現崔雄小時後獨自在喧嘩街頭哭泣畫面,那夢靨的存在原來他是被親生父親拋棄的小孩,而現在的爸媽其實是他的養父母。

「拋棄」是他最不願再次舔拭的傷口,而害怕再度被拋棄的崔雄,十年後在與延秀相遇、拍攝紀錄片、情不自禁接吻下,看似早該和好的兩人,卻被崔雄一句「當朋友」而擋下,他為了不去觸碰無法承受的傷口,於是選擇不去愛。但原先認為可以這樣下去的兩人,終將讓延秀困不住的愛苗拒絕了。

「妳知道要怎麼看到大樓的最頂樓嗎?」崔雄拉著延秀回到自己小時候被拋棄的地方,訴說父親曾經要他躺在地上看著大樓,重複數著樓層的他,直至站起身時,父親已不再身旁,一句句憶及過往的對白,簡直是最為催淚一幕外,一段告白更是逼出兩人在該劇核彈級的演出,更留下深情一吻。

當崔雄敞開心房描述自己的祕密時,也對延秀說著「我很想妳……一直很想妳……當妳再次出現時,只要妳在我面前,我就會莫名對妳生氣,我就會埋怨妳,但我現在好像知道原因了,我大概只是想看到妳是愛我的,我想看到妳只愛我一個,延秀啊!拜託妳繼續愛我,別再放手,繼續愛我,拜託了」!這段告白下延秀給予的深情一吻是將分手後思念,一次傾洩多年思念,也追回了兩人的青春,那份共通的勇敢,是將最不願讓對方看見不堪的一面攤在最愛的人面前。

這些年的我們各有瓶頸,也各有美麗

「我認為沒有比這更完美的想像了。在一條細線中。在一個移動的秒針中。在所有的歲月裡。在所有的那些時刻,我會用盡所有我的時間愛國妍秀。」在浪漫的12集中,崔雄帶著延秀前往欲辦凌晨畫展的館場,他訴及希望來看的人知道這時間整是他作畫的時刻,而這寂寞的時刻,卻也是最思念國延秀的時間,此時崔雄正把這份對延秀動容的對白,藏於心中。

該劇最為精妙動人之處,在於對白也在於剪輯與運鏡手法的細膩,看似隨機寫意的鏡頭下卻一再捕捉起現代人的寂寞心緒,時空的來回交錯反而更為清晰地看見兩人相互愛有多扎實。

而每集的主題,更在惆悵、等待、嘗試、挫敗後各有所悟,深濃淺淡各不同的情感的時間軸中把這部看似小情小愛故事串成了愛情長河。不過12集的甜蜜與吻戲大合集下,也難保接下來剩餘兩周的集數會不會再次反轉令人虐心的舉動。但回過頭再回味,也才發現如同我們過往,雖深切戀情的逝去產生瓶頸,但卻也各有美麗的珍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