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陳庭妮|Modern Vintage

SUBSCRIBE

COMMUNITY視野觀察

其實可能是最忠於原著的版本?Netflix影集《惡靈古堡》的11個有趣彩蛋

在蜜拉.喬娃維琪(Milla Jovovich)主演的六部電影,以及並不成功的重啟版《惡靈古堡首部曲:拉昆市》(Resident Evil: Welcome to Raccoon City)之後,「惡靈古堡」系列的最新真人影劇作品,則由Netflix的影集《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接力下去。當然啦,既然先前已有過那麼多相關作品,這部影集的情節,也自然擁有許多彩蛋……

Photo / Netflix

其實可能是最忠於原著的版本?Netflix影集《惡靈古堡》的11個有趣彩蛋

Netflix的影集《惡靈古堡》在上線後,引發了一些有趣的爭議。就專業影評方面來說,雖然本作獲得的成績不算出色,卻也已經是改編自本系列真人影劇中評價最高的一部。至於一般觀眾則評價較為兩極,有遊戲粉絲認為本劇完全脫離了電玩情節,但也有人覺得,本作其實暗藏了許多與遊戲有關的彩蛋及劇情要素,只要有看完全劇,才會在後面知道本作與遊戲劇情的巧妙連結。

因此接下來,便讓我們來看看這部影集版的《惡靈古堡》,究竟藏有哪些與遊戲有關的情節與彩蛋,同時還與先前的真人電影版有著哪些互通之處吧!

1:熟悉的怪物們

既然是改編自遊戲,影集《惡靈古堡》自然少不了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怪物。除了過去在真人電影中也曾出過的殭屍與利卡都有登場以外,其中的殭屍犬,甚至還在此成為了對劇情具有重大影響的要素。

此外,影集版也在稍作調整後,讓過去曾出現在遊戲中的怪物以不同的形象登場。例如影集一開始出現的巨大蠕蟲、中段的蜘蛛與電鋸男,還有最後的鱷魚,全都是曾在遊戲中出現過的敵人。



2:舊拉昆市事件

在影集《惡靈古堡》中,故事在兩個時間點不斷交錯,其中2022年,也就是主角們仍是青少年的時間點,背景是設定於新拉昆市內。但劇情內曾一度提及,舊拉昆市是在1998年時,被政府與保護傘以核彈秘密摧毀,並在後來編織藉口以隱瞞這起事件。這個設定與遊戲二代及三代的結局相符,再加上其它的細節,使我們可以知道這部影集其實頗為忠實地延續了不少遊戲中的相關設定。

3:威廉.柏金

威廉.伯金(William Birkin)這個在影集中被短暫提及的保護傘科學家,其實在遊戲裡具有重要地位,是二代中的魔王角色,也是G病毒的發明者,由於在死前將G病毒注入自己體內,這才因此變成怪物。而在《惡靈古堡首部曲:拉昆市》中,這個角色也曾登場。

4:伊芙琳.馬庫斯

伊芙琳.馬庫斯(Evelyn Marcus)是影集《惡靈古堡》中的主要反派,也是保護傘公司的領導者。劇中有提及,她是詹姆斯.馬庫斯(James Marcus)的女兒。而詹姆斯.馬庫斯除了是保護傘的其中一名創辦人以外,同時也是電玩《惡靈古堡0》的魔王,在1988年被謀殺後,由於屍體與實驗體意外融合,使其就此復活,並策劃了相關的復仇行動,可以說是拉昆市毀滅事件的元凶。

5:麗莎.特雷弗

在影集中,兩名女主角在父親的電腦上發現了一段可怕的影片,其中有拍到一名叫麗莎.特雷弗(Lisa Trevor)的實驗者。這個角色源自《惡靈古堡》一代的重製遊戲,是個無法擊敗的對手,因此曾為玩家帶來不少危機。而在《惡靈古堡首部曲:拉昆市》裡,她則成為了主角們的助力之一。

6:暴君

在影集《惡靈古堡》的2022年故事線裡,鏡頭曾多次帶到保護傘實驗室的一個大型培養皿。而從裡頭那具人形實驗體的利爪來看,我們可以判定這個實驗體很有可能就是遊戲一代的魔王暴君(Tyrant),甚至還是讓新拉昆市毀滅,使末日危機到來的關鍵存在。

7:艾伯特.威斯卡

艾伯特.威斯卡(Albert Wesker)可以說是「惡靈古堡」遊戲中最受歡迎的反派,也曾在舊版電影與《惡靈古堡首部曲:拉昆市》內均有登場。在影集裡,威斯卡的形象與過去截然不同,但隨著劇情發展,我們則會得知原來那人並非真正的威斯卡,而是他的一名複製人而已。

有趣的是,在影集的回憶段落裡,真正的威斯卡亦曾一度登場,而且裝扮正如遊戲內的造型,只是由於換成黑人演員扮演,因此反倒更容易讓人聯想起《刀鋒戰士》(Blade)這部電影。至於劇中提及這個角色後來在火山內喪命的事件,則與電玩《惡靈古堡5》的結局相符。

8:艾達.王

在影集《惡靈古堡》結局時,威斯卡的複製人給了女主角一張紙條,叫她去找對方求助,而紙條上的名字則正是遊戲內的重要角色艾達.王(Ada Wong)。這個角色最初於遊戲《惡靈古堡2》登場,是個正邪難辨的雙面諜,後來更在《惡靈古堡6》中,成為了玩家可以操作的主角之一。

而在2012年的電影《惡靈古堡5:天譴日》(Resident Evil: Retribution)裡,這個角色則由李冰冰扮演,並重現了艾達.王在遊戲內的經典造型。

9:心靈控制裝置

在影集裡,艾伯特.威斯卡本尊曾要求他的複製人更新一個「心靈控制裝置」。就故事的時間點來看,威斯卡所指的,應該是他在遊戲《惡靈古堡5》中,裝在系列要角吉兒.范倫廷(Jill valentine)胸口,用來控制她行為的裝置。而這段情節,也同樣在改編過後,被放入了電影《惡靈古堡5:天譴日》裡。

10:打字機

如果你是遊戲「惡靈古堡」系列的忠實玩家,就會知道當遊戲內出現可以讓玩家存檔的打字機時,便是可以鬆一口氣,不會出現任何敵人的安全屋場景。而在影集《惡靈古堡》的第四集中,女主角好不容易從一大群殭屍面前逃脫,來到一間可以稍作喘息的房間裡時,場景內便放著一台打字機,可說是個使忠實玩家忍不住會心一笑的小彩蛋。

11:解謎關卡

除了各式各樣的敵人以外,「惡靈古堡」遊戲中的許多解謎關卡,也是讓玩家喜愛不已的原因之一。而在影集第五集裡,劇情便安排了一連串解謎流程,讓人回憶起玩遊戲時的樂趣。其中一個需要彈奏貝多芬《月光奏鳴曲》(Moonlight Sonata)的安排,則與電玩一代中的機關類似,同時也曾出現在《惡靈古堡首部曲:拉昆市》裡。只是與前者相較,影集版的情節設計則顯然合理許多。

以上的部份,便是影集《惡靈古堡》與遊戲及過去的電影版之間的相關連結。不知道這些部分,是否也讓你在觀賞這部影集時,想起了先前的那些作品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