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桂綸鎂,男孩與女孩的巴黎邂逅(上)

她像二○年代的小男孩,也像21世紀的小女孩,兩種不同的性格,卻在塞納河畔偶然相遇。百無聊賴地走進老書店,遇見扉頁裡的《丁丁歷險記》;拿起旅人的皮箱,獨自去旅行,這就是桂綸鎂的。

她像二○年代的小男孩,也像21世紀的小女孩,兩種不同的性格,卻在塞納河畔偶然相遇。百無聊賴地走進老書店,遇見扉頁裡的《丁丁歷險記》;拿起旅人的皮箱,獨自去旅行,這就是桂綸鎂。

2012年10月4日,早晨十點鐘,巴黎北站裡盡是人潮,穿著吉普賽的媽媽、西裝筆挺準備去另一個國度開會的男士、賣花的年輕小姐,還有坐在咖啡座裡等待前往倫敦班車的桂綸鎂。

時間往回轉到兩天前,Chanel 的春夏時裝秀上,她才梳上一頭有些龐克的髮型、穿著率性的軟呢西裝外套、皮褲,蹬著高跟鞋去看秀,就在秀開始前的五分鐘,她接到電話,知道入圍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看完秀回飯店的路上,她興奮地大叫,說「這是我十年來第一次入圍!」。

兩天後,我們卻要一起搭車到倫敦。她戴上一頂小男孩似的假髮(這是拍完照以後髮型師留給她玩的),素著一張臉,穿著深藍色大衣外套、一雙皮革靴、牛仔褲,手上拉著一個宛如裝大提琴的皮箱,沒有360度的輪子(據說原來好用的旅行箱讓男友給借走了)。

本來,我們好整以暇地一塊坐在露天咖啡座喝咖啡,正當啓程時間將至,談笑風生地一塊前往閘門時,卻發現搞錯歐洲之星入口,於是最後一幕,是三個台灣人(含小鎂在內),枉顧一旁認出她身影的華人耳語,以可比擬○○七式奮不顧身的手刀跑步法,滑壘跑到海關櫃台前。

時尚、流行、金馬獎、文藝女星、戴立忍,這些關鍵字在我們上氣不接下氣的間奏之間,都無所謂。在英國海關前面,她只是一個正要獨自去旅行的女孩-桂綸鎂。

她是小男孩-La Garçonne

若我們再把時間倒轉一百年,Victor Margueritte 曾在1922年寫下小說《La Garçonne》,在敘述一個有些男孩氣的女孩,離開家庭,決定開始過一段自由自在的生活;然而在剛進入20世紀之初,Coco Chanel 卻把這個革命性的思維帶到服裝裡,讓束縛在馬甲之中的巴黎女人,脫下禁錮,穿上自由與自主。

其實,妳在桂綸鎂身上也能找到這樣有點男孩氣的性格,她就像21世紀的 La Garsonne。頑皮,皮到童年時要阿公拉著她的手、拉高高走路,玩到手都脫臼了得打石膏。有時突然就在車上亂唱起兒歌(她常唱成「媽媽說我年紀小,騎馬出王國」)、喜歡一個人旅行、沒什麼購物慾、不太需要人貼身照顧(經紀人跟化妝師根本放她一人,歡樂地去捷克度假了)。

看「小女孩桂綸鎂」的獨家專訪,她就是喜歡談戀愛!

她可以玩得很瘋。《女朋友。男朋友》在香港宣傳時,小鎂與張孝全、鳳小岳一時興起,決定要不醉不歸,三個人要每間Bar都喝一杯 Shot,整個晚上跑趴,也不要理會狗仔有沒有跟拍。小鎂笑說:「其實我到後面就已經有點茫了,跑到廁所清洗一下以後,走到舞池中間,就整個突然沒力,跌得狗吃屎,全部的人都看到我跌在中間。」十杯 Shot 以後,很慶幸地,沒被偷拍到跌倒的模樣,但是後半段小鎂完全腳軟,是孝全跟鳳小岳輪流背她,爬著中環的小山坡,送她回飯店,沿途她半睜著眼,直碎唸「對不起啦孝全,對不起啦小岳」。

她也可以獨自旅行,無所畏懼。小鎂緩緩說:「我很不喜歡麻煩別人、依賴別人,大家常常叫我『不好意思小姐』。之前在法國讀書,我都是自己去南法小鎮玩,後來去冰島跟倫敦本來也都計劃自己去,只是剛好碰上旅伴。去年七月自己去義大利的時候,當然也會緊張、有危機感,那是個未知的地方,但是總覺得,該是自己去走吧,旅伴比朋友還難找,旅行有時是自私的,我不希望旅行要遷就。」

她甚至不像一般女星那樣的缺乏安全感。桂綸鎂有一種叫人咋舌的傻氣,走在路上不太偽裝,連自己的手機電話都大方留給編輯與攝影師。剛到倫敦的第一天,小鎂頭上的假髮戴得歪歪的,就和我們一起租 City Bike 夜遊,天冷了,她直接跑去買了件男裝毛衣便上路,不管上坡下坡,永遠首當其衝。隔一日,我們相約去看《李爾王》,那天下了滂沱大雨,她戴著一副像丁小雨的大眼鏡,素著一張臉,拿了厚厚一疊衛生紙把頭髮擦乾,也遞上一疊給我。

有那麼一秒,妳會忘記她幾天前才跟 Karl Lagerfeld 握手致意,才跟珍妮佛羅佩茲一起坐在觀眾席上看秀,才做了金馬影后。不管是她遲鈍大眼鏡上的水珠,映出了什麼光影,或者是攝影師打出什麼強光,照出的,都是這張清清白白的臉,怎麼沒防備,也原來沒設限。

關於桂綸鎂的延伸閱讀
桂綸鎂,拿出凝視自己的勇氣
桂綸鎂寫給自己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