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蔡詩芸|New Adventures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茶金》薛仕凌,職人般全情專注!奪金鐘不改初衷 盡力做好眼前工作

投入工作、享受當下,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過成了藝術,堅持初心與認真的態度,積累出生命厚度,這或許正是他抱回獎項的原因。

採訪撰文/黃馨慧 攝影/Hedy Chang 攝影助理/Lil Light、Zoey Wang、Chiu Hsin Mei、J.C. Pan 造型/蕭景引 造型助理/Yahan Chang 化妝/Albee@backstage 髮型/Flux Keanu 特別感謝/公視 影音編輯/林粟柔

《茶金》薛仕凌,職人般全情專注!奪金鐘不改初衷 盡力做好眼前工作

公視與客家委員會推出的時代生活劇《茶金》11月13日上檔,薛仕凌在劇中有十分吃重的演出,飾演小茶農家中的么子「范文貴」,當年客庄家庭的傳統觀念重,上有四名兄長的他缺乏話語權,加上個性溫吞、沒有特別高遠的志向,「只好也只能」念書,成為新竹寶山首位大學生後,覺得似乎在無意中做了了不起的事,在父親的安排下原先打算入贅張家,後來因故發生變化,讓角色從初期到後來的心境轉折極大,表演層次豐富,帶給觀眾全新面貌。

彩色襯衫,Berluti;駝色西裝外套、西裝褲,both by Sandro;咖啡色樂福鞋,Bally。
彩色襯衫,Berluti;駝色西裝外套、西裝褲,both by Sandro;咖啡色樂福鞋,Bally。

從《茶金》看見台灣之美

《茶金》透過描述1949年台灣茶在世界上的崛起,看見背後動盪混亂的時局,也一窺當年上流社會與政府官員、美軍等的往來生活。劇組在細節上十分考究,像男性常會穿上最正式的三件式西服,或是袖扣、領帶夾、眼鏡等,「那時候的上流社會很重視排頭,尤其在做生意的人,都會非常注意自己的造型、小飾品,除了裝飾的作用,還要站出來就讓人覺得『我是個大老闆』」,穿上戲服宛如走進時光隧道,置身在那樣的氛圍中,讓他很容易就入戲。


詮釋客庄子弟,是薛仕凌在劇中最大的挑戰,「我自己從道地的傳統客庄長大的朋友也不多,客庄的文化,還有客語的部分,對我來說是比較困難一點」,他從前置訓練就跟隨老師勤奮練習客語,拍攝時也會一直向前輩和學長姊請益,飾演他爸爸的道地客家人溫吉興,也會告訴他不少故事,幫助他更理解角色的背景跟客庄的家庭觀念。


因著拍攝這部戲,讓他有機會進入路途險峻的山區茶園內,「那裡不開放給遊客參觀,非常感謝茶園主人特別出借場地給我們。去過就覺得,哇塞!這個地方真的好漂亮,不知道還有這樣的地方存在」,他推薦大家看劇時,也可同時欣賞平日難得一見的美景。

彩色襯衫,Berluti;駝色西裝外套、西裝褲,both by Sandro。
彩色襯衫,Berluti;駝色西裝外套、西裝褲,both by Sandro。

不覺辛苦,只因熱愛

今年甫拿下兩座金鐘獎的薛仕凌,連連謙稱「幸運」,他開玩笑式的自認「要走下坡了!不然還要幹嘛?要拿三座嗎?怎麼可能!」他說,無論是音樂、主持或是戲劇,都是從大學就發現自己很喜歡的事,未曾覺得特別辛苦,只因熱愛,「像戲劇好了,可能以前運氣沒那麼好,沒有被大家看見,可是我看自己的話,從出道以來都是在做一樣的事情」。


他笑說自己「膽小」,不會去看網路評論,加上大家都很溫和,一直以來沒有接收過太多外界質疑的聲音,但自我質疑、檢討是他每天回家持續在做的「功課」,在現場就會把心裡的雜音關上,專注於工作上,「拍戲現場是沒有時間跟空間給你處理自己的情緒,我會希望盡量在不要影響團隊進度的情形下,提前一天把自己需要的東西,或是自己的狀態做整理一下」。


從入圍到得獎,仕凌說自己從未抱任何預設與期待,「戲開始拍到播時隔一年,所以你要我一年前想『要拿獎、要入圍』,我根本沒有想到那邊,對我來說就是只有眼前的任務跟目標,然後盡力把它做好」,他不會覺得得獎是動力或壓力來源,他說即便平行時空的他沒有入圍、拿獎,「我也不會因為這樣就改變自己做事情的態度跟方向」。

皮夾克,AllSaints;彩色高領針織衫,Berluti;牛仔褲、黑色短靴,both by Sandro。
皮夾克,AllSaints;彩色高領針織衫,Berluti;牛仔褲、黑色短靴,both by Sandro。

藝術,就是全部

與仕凌相約的日子天候不佳,雨勢漸大的環境中,他仍一派閒適自在、全情投入,自在是源於對工作的喜愛,也是因著深信所有工作人員的努力,能夠把一件事情盡量成就到最好,「我很喜歡看到大家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後用心跟專注去做好各自的部分,當每個齒輪都是這樣的時候,機器就會開始轉動了,我很喜歡也享受這個感覺。大家可能都是覺得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可是你很認真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就會無意間幫到另一個人」。


專注並享受當下的薛仕凌,工作上頗有「職人」態度,但對生活又帶著一顆開放的心,好奇他對於藝術的觀點,他認為不是僅有穿著打扮、音樂、繪畫、戲劇等才算是藝術,「是你怎麼生活、怎麼對待店員、怎麼對待賣場用完後的手推車、怎麼對待毛小孩等,不去想到這些,很空白的過也可以,你想要細細的去試這些東西也可以」,只要願意把感官打開,這些思考可以延伸到方方面面的生活層面,他說:「藝術對我來說,是全部的東西。」

皮夾克,AllSaints;彩色高領針織衫,Berluti。
皮夾克,AllSaints;彩色高領針織衫,Berluti。

五金行老闆長這樣?做工的人原來這樣演?薛仕凌超鬧入戲大挑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