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秀場直擊

【東京時裝週】高級時尚品牌AllSaints令人興奮的創意,讓時裝周格外有個性

陸續在韓國和台灣展店之後,AllSaints 今年前進日本,除了先在東京裏原宿 Cat Street 開設了 Pop-up Store 外,更首度離開歐美,移師亞洲舉辦秋冬系列全球發表會,讓這一季的東京時裝周格外有個性。

Text/Daisy Hsiao Photo/AllSaints

AllSaints 成立於1994年的東倫敦 Spitalfield,那年代的東倫敦還很「地下」,不像現在這麼時髦、商業化,但旺盛的生命力和有別於倫敦其他區域的獨特性格已經生根,落腳在這裡的是還沒混出名堂的年輕藝術家和設計師品牌,作品不見得有大品牌那種殿堂級的精緻工法和訂製美學,但對於剪裁、面料和款式的堅持並不馬虎,甚至有大品牌少見的創意和個性,不走高調、不賣弄,也沒有大眾品牌的通俗性,只吸引真正懂得的人買單。AllSaints 就是這麼一個在東倫敦文化滋養下成長的品牌,22年過去了,它從「地下」躍上「地面」,從小眾文化發展成布局全球的高級時尚品牌,今年更前進東京開店、辦發佈會,以西方視角探索東方的流行文化符碼。

八〇年代的遠端遙控

秋冬系列命名為「Remote Control」,起源自創意總監 Wil Beedle 對於日本文化及美學的高度興趣,他將時間軸回溯至自1980年代的東京,那時的日本正強盛,東京更是全亞洲最現代化的城市,「電氣化」是那年代的發展特色,遙控器則成了時代產物,於是,Wil透過這個十分具有衝擊力的時空背景,說了一個現代人沉溺於數位年代、對資訊過於渴求而產生的焦慮現象,如此抽象的概念有點讓人摸不著頭緒,但環顧發表會現場,粗糙的水泥空間底端展示著一整面電視牆,每台老電視機裡撥放的各式影片,無論是雜訊、拼湊出的照片或者流動的影音記錄,皆以極快的速度變換著,確實讓人看著看著,便有種窒息的焦慮感。

這座電氣化城市所囊括的流行符碼,轉換到服裝上則更清楚明瞭,格紋的運用象徵東京街頭林立的大樓和整齊劃一的玻璃窗;洋裝上的抽象印花來自下雨時,雨滴打在窗上,從車子裡望出去看似斑斕,實則所有物件都被暈染得模糊不清的景象;刻意亮光處理的皮革外套,則形繪夜間攝影時,以強烈閃光燈製造光源的攝影手法,靈感來自日本知名攝影師 Seiji Kurata…。

綜觀全系列服裝,除了概念有趣,許多單品也讓人驚喜,經典皮夾克之外,Wil近年來也致力於服裝的全面性,可當洋裝穿著的 oversize 針織衫、剪裁流暢並帶點波希米亞風格的洋裝、線條簡潔的羊毛大衣、收繩細節的男裝風格軍事外套、皮革短裙等,無論剪裁或面料皆屬上乘,豐富的細節處理也讓向來酷酷的品牌調性多了一些層次。比較有趣的是清一色以短版網襪搭配細高跟踝靴的組合,無形中為愛穿 AllSaints 的個性女孩添了些許性感。

Biker Portrait

發佈會上,Wil Beedle 以沙啞的聲音向全球媒體解釋新系列的概念,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已經提前抵達東京好幾天,為新一季的「Biker Portrait」進行拍攝前製,秉持品牌一貫的獨立精神,Wil領著英國來的團隊走遍東京街頭,在澀谷、原宿、表參道等處隨機找型男潮女入鏡當主角,好幾天在街上奔波,Wil因此倒嗓。有趣的是,這些街頭素人除了進棚拍攝形象照,有些甚至請來發佈會擔任展示衣服的 model,真是原汁原味地展現了 AllSaints 特立獨行的個性!

《Marie Claire》與 Wil Beedle 的獨家專訪

AllSaints 能成功變身走向國際的高級時尚品牌,最大的原因來自創意總監 Wil Beedle 在品牌文化上的向內紮根,文學和藝術底子深厚的他,就是典型的東倫敦文青,樣子壞壞痞痞的,很瘋狂很愛玩,但聊起文化,滿腹學問和經驗,談起設計和藝術,則比別人都正經、嚴肅。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 M.C.):選擇東京時裝周發表秋冬系列的原因?

Wil Beedle(以下簡稱 W.B.):東京是 AllSaints 最新進駐的亞洲城市,我們一直喜歡做些不一樣的嘗試,在新的城市舉辦發表會便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

M.C.:新系列以八〇年代的東京為創作背景,您很喜歡日本?

W.B.:是的,我很幸運地在過去十年間經常在亞洲生活和旅行,好比台灣、東京等,每座城市的文化差異對我來說都是難得而有趣的經驗,我尤其著迷於東京的天際線,那些大樓在天空的映襯下永遠是閃閃發光的樣子、給人很有力量的感覺。

M.C.:你並不是設計科班出身,大學讀的更是與時尚毫不相干的英國文學,再進入 AllSaints 之前,你就對時尚很有興趣嗎?

W.B.:我一直對於視覺創造和任何有關創意的領域很感興趣,記得我還是青少年的時候,最愛九〇年代的倫敦音樂並且得到許多的啟發,也交了很多做 Fanzine 類雜誌的朋友,旅居巴黎時從事的是視覺設計,回到倫敦後則成了 AllSaints 的設計師,對我而言,這些不同的領域在與人溝通的本質上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只是溝通的媒介,而無論音樂、藝術、Fanzine 或者服裝設計,我都只是將我在生活中所得到的訊息,以不同的創意模式傳遞出去,在什麼領域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令人興奮的創意和的溝通。

M.C.:投入服裝設計之初曾經遇過困難嗎?

W.B.:我是一個追根究柢的人,對於任何新的領域都抱持著求知的心態去理解,無論在巴黎做視覺設計時、當服裝設計師、拍攝形象影片,其實都不是我的專業,但我就是會一直問、一直鑽研,直到我完全搞懂並且將這門領域成為我擅長的。好比這次以東京為背景的新系列,我也研究了非常多資料。

M.C.:比起大部分的品牌愛打名人牌,AllSaints 似乎比較喜愛素人,原因是?

W.B.:我們和很多名人有良好的關係,但獨立的個性一直是 AllSaints 強調的精神,素人毫無束縛的自由態度和真實感,對我來說更有說服力也更迷人。

M.C.:請推薦秋冬系列裡必備的三件單品?

W.B.:嗯…(思考了15秒),我不喜歡做推薦。我認為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喜愛東西的理由和自由,而這些選擇是很個人的。

M.C.:那麼你最喜歡的秋冬系列單品是?

W.B.:亮光處理的皮革外套。

M.C.:你對音樂、電影、文學都很有興趣,可以分享最近喜歡的作品嗎?

W.B.:音樂部分,我永遠會聽的是 Post Punk,至於電影,最愛的當然是我們這幾天在東京拍的「Biker Portrait」紀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