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閱讀

那些有愛、有自我、有人格魅力的女人,不是靠隱忍去維繫婚姻,不是用犧牲去留住男人,她們本身就鮮活迷人。

女人都該好好學學!

photo/IMDB、寶瓶文化

1 / 5

文/李愛玲《此生聚散,你要敢愛敢當》 出版社/寶瓶文化

聽了兩個故事。

A太太十二年前隨丈夫從農村到城市打拚,十幾年裡吃過苦受過罪,好不容易拚到他們的小廠子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產值連年翻番。一夜暴富的丈夫開始不務正業日夜嗜賭,眼看苦心經營步入正軌的一切又將被男人賠進賭場,她依然篤信「男人是天」,每月專門留出款項供其揮霍,只為丈夫豪賭歸來讚她一句「賢慧」。

另一位朋友是婦科醫師,曾接診過一個女患者,長年患婦科炎症,反覆感染無法根除。醫師明確告知患者,這種情況一定要注意衛生。

女患者終於吞吞吐吐解釋,丈夫長年外遇,對象不只一人,導致她被交叉感染。她曾懇求丈夫潔身自好,男人卻斥責她不夠「賢慧」,「怎麼就你有問題,別人怎麼就沒事呢?」

不得不說,我第一次聽到「賢慧」這個詞被黑得這麼慘。

什麼是賢慧?

百度解釋為:指婦女有德行,態度和氣,善良溫柔而通情達理。而到了現實裡,不同的人有了不同的解讀。

傳統觀念認同的賢慧是勤儉持家,恪守婦道,洗衣做飯樣樣都會。舊式婆婆眼中的賢慧是聽話,懂事,生兒子;吃苦,耐勞,毛病少。直男癌理解的賢慧是不吵不鬧,家務全包,你在家中紅旗不倒,我在外面彩旗飄飄。《魔鬼辭典》的解釋是閒在家裡,什麼都不會。

如果非要選擇,我寧可接受最後一條的諷刺,也不接受前三條的讚美。曾經,舊式女子的賢慧,是侍奉公婆的克己守禮,是日夜勞作的忍辱負重,是養兒育女的奉獻犧牲,還要有接納丈夫三妻四妾的大度寬宏。

如梅蘭芳的原配夫人王明華。十八歲嫁給尚未成名的梅蘭芳,先後生下一子一女,成為梅蘭芳的賢內助。他的演出服裝、頭飾假髮,所有內務皆由她打理。他們曾是一對相敬如賓、互助互愛的模範眷侶。不幸幾年後,一對子女相繼夭折,王明華因過度悲痛患上肺結核。

為續家族香火,梅蘭芳續娶福芝芳。而福芝芳亦是恪守傳統女子的賢良淑德,生下孩子後,第一時間交由奶媽抱給王明華。王明華亦深明大義,滿月後即將孩子送回,並親自為孩子做了衣物鞋帽。她怕將病傳染家人,主動提出離家,至天津醫院長住。

一九二六年梅蘭芳迎娶孟小冬之前,特意帶一行人至天津,欲請王明華作媒。她欣然應允,當場將自己的戒指戴到孟小冬手上。眾人皆為她賢慧開明所動。王明華自始至終,孤身在天津養病,直至病逝。子女夭折,病痛纏身,丈夫新歡一任接一任。她心中是否有過痛?

識大體,明大義,端莊持重,克己奉禮,是舊式女子的生存法則。

即使潑辣強悍如王熙鳳,依然要故作賢良佯作親密迎回尤二姊,「我今來求姊姊進去和我一樣同居同處,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諫丈夫。喜則同喜,悲則同悲,情似親妹,和比骨肉……」男權時代背景下,她們並無多少選擇。

賢慧本身不是貶義。

現代女性的獨立自強,也不是一定要跟賢慧作對到底。

只是,作為一個新時代女性,還要用舊時代的賢慧去綁架自己,壓抑、降低自尊,自我貶損。很遺憾,這便是媒體業名女人洪晃說的:「中國女人倒霉,全是『賢慧』鬧的。」\

賢慧這個詞,歷久彌新後完全可以有更寬泛的定義和更開闊的格局。何為賢?有德行,多才能。何為慧?心慈,仁愛。

如果當下的賢慧,如百度釋義──德行貴重,溫良和善,通情達理。

那麼,這不只是對女人的要求,男人也需要具備。如果當下的賢慧,是直男癌標準──做家務,帶孩子,忍辱負重奉獻犧牲。很抱歉,我們不接受它作為現代女性的標準配備。

生活壓力重重,前路道阻且長。我願把精力體力,用在與伴侶共同建造婚姻大廈,溫暖家園。我願把腦力心力,用在與愛人共同抵禦塵世雨雪,危機風險。但是,請別把刷不完的碗碟、洗不完的髒衣、無休止的家務、無限度的包容、無自尊的忍讓,視作天經地義、理所應當。

比起舊式婚姻要求的「賢慧」,女人更願意賺錢和變美。做妻子,我們與男人並肩前行。當媽媽,我們為孩子樹立榜樣。

另外我還貌美如花,讓全家賞心悅目光耀門楣了呢。家和萬事興,靠的是共同經營,而不是女人的單方犧牲。我也喜歡那些在廚房熱熱鬧鬧煙火氣的女人,但我更相信,那是她們發自內心地熱愛,而不是為討對方一句首肯,悲悲切切囿於三尺灶台,絞盡腦汁地蒸燜燉煮。

那些有愛、有自我、有人格魅力的女人,不是靠隱忍去維繫婚姻,不是用犧牲去留住男人,她們本身就鮮活迷人。

男人別拿「賢慧」綁架女人,女人別拿「賢慧」禁錮自己。

好的婚姻,靠的從來不是舊式的賢慧,而是雙方的智慧。還有兩個人給予彼此的那些千金不換的情義、溫厚如水的慈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