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閱讀

「只要我有用,我就會被愛...」藉由他人讚賞證明自己生存的價值,是極為悲傷的事情。

停止尋找在別人眼中的生存價值,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

Photo/愛奇藝、寶瓶文化

文/周慕姿《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出版社/寶瓶文化

追求成功,才能找到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價值

敏茵的父親是台商。

敏茵從小的印象,是爸爸兩、三個月回來一趟,一回來就是先確認她和弟弟的功課。

爸爸對弟弟要求十分嚴格,常常唸弟弟:「你不爭氣一點,以後怎麼繼承我的公司?」但弟弟有氣喘,時常無法去學校,成績也達不到父親的標準;反倒是敏茵,一方面爸爸對其要求較低,而另一方面敏茵很聰明努力,可以輕鬆做到

爸爸的要求,後來,爸爸轉而把注意力放到敏茵身上,提高對敏茵的標準。

有一次,敏茵無意間聽到爸媽的談話:「弟弟我看他能一輩子無痛無災就好了。姊姊倒還可以期待一下。」由於弟弟身體不好,媽媽總把注意力放在弟弟身上;而爸爸原本也只關注弟弟的表現,但最近,敏茵感覺到爸爸比較在意、關心她的表現,會因為她達到標準,而給予她更多的關注與讚美。

現在爸爸打電話回家,也不像以前一樣,只問弟弟的功課與身體情況,反而會問媽媽最近敏茵的表現如何......。這些變化,讓年紀還小的敏茵感覺到:「原來,只要我表現好,我就會有爸爸 。」

於是,敏茵開始自我要求,希望自己做到爸爸的標準,得到爸爸的讚美,讓爸爸以自己為傲。

「只有表現好,我才是有用的人;我才能得到別人的關注,我才能在這裡得到一席之地,我才是有價值的......」

這些話,成為敏茵的人生準則,影響了她,讓她成為一個為了別人的目光追求成功,將別人的期待變成自己的目標,永遠都停不下來的人。

很多女孩,在成長過程中經歷「愛的缺乏與忽視 」,為了找尋自己的一席之地,只有努力「達到權威的期待與要求」,以此證明自己「有用」,以求獲得自己生存的價值。

當女孩們努力達到權威的目標時,會得到一些回饋:被讚美、被肯定,或是關注的目光。這些被重視的感覺,讓這些缺乏被愛的經驗、被忽視而自我價值較低的女孩們,感受到安全感--「原來我只要按照別人的期待去做,做到了,就能獲得我想要的注意與愛。」

於是,有一些女孩,拼了命地用盡自己全力與血肉,只求獲得權威的一聲讚美; 只有如此,她們才能感覺到自己是存在的、是有價值的、是被愛的。

於是,努力這麼做的我們,得到一個結論:「只要我有用,我就會被愛。」但換言之,這個結論 ,其實有著反面的意義,那就是:「如果我沒有用,我就不值得被愛。」

因此,為了逃避這樣的「生存焦慮」」,為了證明自己有資格活下去,我們因而努力再努力,完全無視於自己的辛苦,盡全力想要獲得權威或他人的讚賞,以此來安撫覺得「自己不夠有價值、不值得活下去」 的焦慮,以此來證明自己有生存的資格。

「原來我這一生,這麼努力,都是為了別人......」

這,難道不是一件極為悲傷的事情嗎?

要照顧好別人,才可以做自己

面對「需要被權威肯定與看見」的生存焦慮中,「做自己」幾乎是不容易的。但有些女孩,一邊面對生存焦慮而不停鞭笞自己;另一方面,也感受到內心天賦的召喚,希望做些能完成自己夢想、成就自我的事情。但面對社會、家庭的要求與不看好,這些女孩可能會要求自己「一定要先做好什麼」,才能夠做自己。

例如,身為一個職業女性,如果希望能夠花多一點時間在工作上,更需要求自己把家裡照顧好、孩子帶好,才能夠多花一點力氣在工作上。

女性必須有好的關係、好的家庭,才能夠追求自我成就,這與男性面對的狀況完全不同。大多男性因為工作而對家庭疏於照顧,甚至出差長久不回家,這都是社會默許的行為。

為什麼有這樣的差距?這可能仍與社會對男性與女性的期待有關:男性被要求要有成就,女性被要求要關係良好。例如考慮他人眼光,對男性而言,失業所面臨的社會壓力,是會大於離婚的,因為「工作與成就」可說是男性在社會上找到自我價值、自我位置的方式。

反之,對女性而言,失戀,甚至離婚,其面對的社會壓力絕對大於失業,因為「維持良好的關係」是女性在社會找到自我價值的重要方式。

社會或許不期待女性成為高成就者,但卻期待女性能夠努力維持家庭、親子、夫妻關係,而這也是父權社會能夠更容易運作的原因之一。

因此,若要追求自我成就與實現,比起男性可以丟下一切追求夢想與成就,女性則必須在維持關係、照顧別人上付出一定的時間與心力,否則當有成就,卻沒有相對應看似良好的關係時,可能會被批評:「老處女。」「她就是因為都把心力付出在工作上,所以孩子、丈夫才會那樣。」「她就是太厲害了。才沒有人敢接近她。」反之,若是同樣的情況發生在男人身上,可能會被稱呼:「黃金單身漢。」「他很有成就,老婆好幸福,都不用擔心家計。」

提出這樣的性別角色差異,並非僅認為女性較為辛苦,男性是輕鬆的;而是期盼指出這樣的現象,能讓大家看到社會對不同男女角色的期待與壓力,所以才使得兩方其實都困在自己的文化期待枷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