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許瑋甯|ART SPECIAL

SUBSCRIBE

LIFESTYLE 閱讀

奈良美智新書《小星星通信》:「審視過去並非為了為過去下定義,而是為了讓現在活得更好。」

奈良美智新書《小星星通信》除了是本人親自撰寫,還有許多藝術家的畫作和手稿!

《小星星通信》奈良美智/大塊文化 THE LITTLE STAR DWELLER © 2004 NARA YOSHITOMO / Rockin’ on

奈良美智新書《小星星通信》:「審視過去並非為了為過去下定義,而是為了讓現在活得更好。」

奈良美智正在台灣舉行盛大特展,造成一股「奈良旋風」。這位以大頭娃娃畫作魅力席捲全球的藝術家,如今在新書《小星星通信》中以文字書寫娓娓道來生平點滴,溫暖親人的筆觸猶如他的藝術作品。

(延伸閱讀:藝術大師奈良美智親自來台,2021最療癒的特展!9則你必須知道的奈良美智小秘密


在新書自序中,他也接露著親手執筆的契機,粉絲們終於可以藉由《小星星通信》,更接近日本藝術大師的溫柔內心!

延伸閱讀:

奈良美智新書《小星星通信》自序:


「怎麼說呢⋯⋯輾轉一路走來,回頭一看才發現我已在這個小小星球上生活了四十四個年頭。以後,應該也不會上太空,還是會繼續在這個星球上生活。這個星球上有一個國家叫日本,我現在正在這個國家內一處名叫東京的地方寫著這篇文章。


各位現在所讀的,就是我個人至今為止在這個星球上生活故事的點點滴滴。我的故事現在依然持續發展中,我寫下昨天之前發生的事,藉以回顧自己過往的旅程,也可以說,這是我的個人史。將過去的事情寫下來,一方面是想以客觀的角度來檢視自己,另一方面也想表明我今後依然會一步一腳印前進的決心。


被稱為歷史的過去,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還不太明白。但是,重新審視過去,並非為了在眼前這個當下為過去下定義,而是為了讓現在活得更好,我是這麼認為的。」


奈良美智《小星星通信》內文節錄:


1959 -78

CITY : HIROSAKI, COUNTRY : JAPAN

『日本青森縣弘前市 1959 ∼ 1978』

廣闊的天空和遠方可見的連綿山峰⋯⋯

從出生到高中畢業,每每憶起這段我成長的小鎮歲月,首先浮現腦海的是大片遼闊的天空。天空隨著四季幻化成各種不同的表情。站在天晴雪明的銀白色原野上,望著全黑的夜空,沐浴在無聲無息飄落下來的雪片中,落下的雪花融在臉上的感覺,依然十分熟悉,永不褪色。至今一看到堆滿夏季天空的積雨雲,就讓我想起暑假從游泳池回家時,在路上買的便宜冰棒融化在嘴裡的味道。


北國的春天有點朦朧,感覺雲霧就在身邊流動。長長的冬天結束,雪開始融化了,等待已久的孩子們開始蠢蠢欲動,脫掉長靴換上短靴,迫不急待地拉出腳踏車,避開剛從冬眠中甦醒的青蛙在水窪裡產下的卵,在還留著殘雪的原野上來回奔馳。


黑色的大地飽含水氣,到處可見冒出芽的蜂斗菜。在我的孩提時代,那時還留存著許多原野,那些野地都是孩子們的遊戲場。鋪好的馬路還不多,到處是小河川,我們常在小河裡捉魚。5月連休假期,正是盛開的櫻花開始飄落的季節,新芽爭相冒出頭、新綠開始覆蓋山頭的時候,此時到來的北國短暫夏天,早已在心裡盼望好久好久了。才想著夏天終於來臨,但一轉眼,夏天就像煙火綻放似地「咻∼∼」,沒留下什麼痕跡,一下子就結束了。然後,楓葉開始轉紅,不久就進入一片白雪皚皚的長長冬季。回想起來,北國學校的寒假比其他地方多了一星期,但也因此暑假少了一個星期。


1978 -1980

CITY : TOKYO, COUNTRY : JAPAN

⋯⋯但這些還不足為奇,旅行中都住在YH,和來自各國的年輕人同住。相遇交談中,才讓我感覺到,其實美術什麼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生長在不同的國家、說著不同的語言,但同樣喜歡搖滾樂和電影、文學的人就在自己眼前,這件事真的是很棒、很重要。我的英文不用說也知道很遜,無法表達很艱難或太深入的事,但是只要談到喜歡的話題,就像遇到好友一樣,用中學生程度的英語也能說個不停。這種感覺可以用「現在我和世界一起活著!」來形容吧?


總之,國籍和人種是無法成為界線的,如果要說來自哪裡,好像應該可以這麼說吧─「現在,我們是生活在這個地球上的同一個時代,有著世代共有的感覺。」我們甚至還會拿出女友的照片給彼此看:「這是我心愛的女孩!」即使是這樣也好(但是,當年的影中人如今已是三個孩子的媽⋯⋯不,這也很好啊!)總之,志趣相投的人到處都有。即使同樣是日本人,討厭的人就是討厭。語言即使不通,好人就是好人。雖然我的英語說得支離破碎,比起和YH裡話不投機的日本人聊天,還不如和語言不通但同樣喜歡音樂和電影的外國人在一起要愉快多了。


舉例來說,抵達的城鎮剛好有某樂團的現場演出,我的第一選擇當然是和同樣喜歡那個樂團的秘魯人一起去看。當我正納悶:「為什麼南美人會知道這個樂團呢?」,他也在心裡思忖:「為什麼日本人會知道這個樂團呢?」但是下一刻兩人突然了解:「原來!你也知道他們!也喜歡他們!」然後,兩人突然變成靈魂上的兄弟(soul brothers)的感覺⋯⋯這種感覺真的很難用言語表達。但是,我想大家能夠理解吧?


在這種經歷和感覺中,我漸漸認為比起去各地的名勝古蹟巡禮,在YH遇到志同道合感覺的人,對我來說更有意義。這也對我的繪畫產生了影響,如果不能描繪出自己現今生活的世界和瞬間的感覺,那麼自己生活在現在這個時點,不就沒有意義了嗎!那時也發現了這個「理所當然的事」。


奈良美智《小星星通信》購買連結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