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大尺碼超模嗆辣自白—Tess Holliday 我的美麗與你無關

在 Instagram 擁有百萬追隨者,曾登上重量級雜誌如《People》與《LA Weekly》封面,被紐約經紀公司 Milk 簽下後,她更成為史上體型最碩大的模特兒。論誰也無法想像,這位來自密西西比的女孩,在五年前還只是個牙醫診所櫃檯小姐。

採訪撰文/Anita Bhagwandas  攝影/Diana Gomez  翻譯/顧軒

我來自美國密西西比,五年前還只是個牙醫診所櫃檯小姐,現在大概是全世界體型最碩大的模特兒。

我也是個普通人

在美國,我們對於大尺碼擁有更多的包容,有專屬服飾品牌,人們也會用開放的心態去討論體型。走在路上,也常有人走近誇說,「我喜歡你的髮型」、「你的洋裝好漂亮」。然而在其他國家,他們望向我的眼神就好像我是瘋子一樣。

成為大尺碼女性的代言者,我要承受的壓力也十分巨大,只要瀏覽我的 Instagram 就能看見許多難聽批評,例如「好噁心,憑什麼鼓勵肥胖?這既不性感也不美。」就算腳踏實地工作,他們依舊會自動把我跟懶惰劃上等號。我也是個普通人,他們對待我的方式就好像我不是真人、不會感覺傷心似的。

批評的人太多了。我想,他們心底其實也想跟我上床,只是羞於承認罷了!社群網路就是我的平台,我熱愛分享戀愛時的閃照,願意談論愛與性。我的未婚夫曾在 Instagram 上傳許多綴有愛心的照片,多希望更年輕的時候有人能告訴我—會有一個人如此崇拜著我的身體。

如今我努力以普通人的態度過日子,我很喜歡去迪士尼樂園,這時就有人問,『要怎麼坐進遊樂設施?』但其實我玩得很開心。換個角度來說,我想以自己的故事,提供類似女孩一點能量。

暗黑成長史

兒子 Riley 出生後,我的體重又開始往上狂飆。我與食物之間的關係,就是一段成長血淚史。那年,我親眼看著母親被未婚夫開槍射中頭部,她死後,身邊沒有人可以給我安慰。我的悲慘是從童年累積的創傷,小時候被排擠、收過死亡威脅。高中沒有朋友,這也解釋了最終輟學的原因—從此,我靠著吃來面對一切。父親對我也沒好到哪去,他會在眾人面前譏笑說,「有這麼漂亮的臉,假使肯減肥該多好?」

有人會對我說,「你這樣不健康!」我會想,去你的,健不健康關你屁事。有人一天抽20根煙,這對身體也影響很大,只是你沒有親眼看見罷了。就算我胖,可是我還是會去健身,但那是因為我想去,與旁人無關。

沒提供你這種尺碼

近幾年,時尚設計師也開始意識大尺碼是一個有潛力的市場。我很期待能看到更多專為大 size 設計的服裝。但實際情形是,我看上一件單品、把尺寸寫上 E-mail 寄給品牌,他們會回覆說,「不好意思,我們沒有提供你這種尺碼。」如果不想賺錢就隨你!因為我們這種大 size 女性保證是你最忠實的顧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