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祕魯生物學家 Kerstin Forsberg,「如果真心希望改變發生,就要真正 be there,跟大家站在一起。」

一個人,也可以擁有改變世界的能力!秘魯生物學家 Kerstin Forsberg 是去年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得主之一,她22歲創立了非政府組織「海洋星球」,開創新模式推動生態旅遊與海洋教育,並成功促使政府通過禁捕蝠鱝(巨型魔鬼魚)的法案。她深信 Anyone can change everything!
Kerstin Forsberg 參加當地發起的蝠鱝保育大遊行
以前人們會覺得要關心環保,就要加入非政府組織,其實不是,社會裡的每個人都很重要,每個人都擁有改變的力量。
推動海洋教育有點像是一個改變社區的方式,結合所有層面把所有人拉進來。
田野調查的經驗幫助我很多,先直接目睹問題,找到之後,就會想幫忙找到解方。讓年輕人到外面去發現問題,然後想辦法解決,是很重要的事,越早開始越好。
人跟環境是無法切割的,如果想做環境保育,就一定要納入社群,讓漁村成為主導的力量。
1 / 5
Kerstin Forsberg 參加當地發起的蝠鱝保育大遊行 以前人們會覺得要關心環保,就要加入非政府組織,其實不是,社會裡的每個人都很重要,每個人都擁有改變的力量。 推動海洋教育有點像是一個改變社區的方式,結合所有層面把所有人拉進來。 田野調查的經驗幫助我很多,先直接目睹問題,找到之後,就會想幫忙找到解方。讓年輕人到外面去發現問題,然後想辦法解決,是很重要的事,越早開始越好。 人跟環境是無法切割的,如果想做環境保育,就一定要納入社群,讓漁村成為主導的力量。

Kerstin Forsberg 參加當地發起的蝠鱝保育大遊行

以前人們會覺得要關心環保,就要加入非政府組織,其實不是,社會裡的每個人都很重要,每個人都擁有改變的力量。

推動海洋教育有點像是一個改變社區的方式,結合所有層面把所有人拉進來。

田野調查的經驗幫助我很多,先直接目睹問題,找到之後,就會想幫忙找到解方。讓年輕人到外面去發現問題,然後想辦法解決,是很重要的事,越早開始越好。

人跟環境是無法切割的,如果想做環境保育,就一定要納入社群,讓漁村成為主導的力量。

採訪撰文/林侑青  圖片提供/Rolex

我從小就熱愛大自然和動物,我在祕魯利馬出生,三歲時我們家搬去加拿大溫哥華。當地環境教育很發達,爸媽會帶著我到處做環保義工。我跟海洋的關係一直很親密,我們常去海邊玩,看漁夫工作,因為我阿公也從事漁業,從小一直聽媽媽說阿公的故事。中學時我們搬回利馬,多元的成長環境讓我能夠跟完全不同背景的人相處,大學時我決定選擇攻讀生物,到動物園當義工。

地方的海洋需要關注

2006年,我到巴西參與一項海龜保育計畫,之後到祕魯北部海岸研究當地海龜面臨的威脅。我在那裡認識了許多漁民,和他們的子女成為好友。畢業後,我白天在顧問公司上班,利用午餐時間計畫創業,一到周末就往漁村跑。2007年,我22歲,辭掉高薪工作創辦了非政府組織「海洋星球(Planeta Océano)」,推動海洋生物研究,推廣海洋教育,以及社區為本的永續計畫。

2011年,我們在祕魯找到一枚厄瓜多科學家放置在蝠鱝身上的衛星標識器。厄瓜多擁有全世界數量最龐大的蝠鱝群,但每當牠們遷徙到祕魯海域,便會被捕撈,連懷孕的母魚也無法倖免。蝠鱝繁殖非常不易,幼魚要七到十年才會性成熟,每二至七年才會生一胎,被列為「易危」物種。根據「保護野生動物遷徙物種公約」,政府應該主動立法保護,鄰國厄瓜多在2010年已通過法案,但同樣簽署了這份公約的祕魯政府卻毫無作為。

雖然基本上捕捉蝠鱝是因應國內消費,為了吃牠們的肉,但我們也擔憂亞洲大量將鰓板作為藥材的貿易。雖然目前鰓板貿易並未進入祕魯,但我們很憂心政府的無作為,一旦市場得知祕魯海域有大量蝠鱝,大肆捕撈只是遲早的事。

魔鬼哪有這麼可愛



跟親戚蝠魟不同,蝠鱝尾巴沒有毒刺,完全沒有攻擊性。比起鯊魚跟鰩,牠們大腦化商數更高,非常聰明,好奇心很重。如果你在海裡遇到牠們,牠們會主動靠近你,在你身邊游來游去,用大大的眼睛盯著你瞧。牠們身形巨大,雙翼展開可達七公尺;但這個龐然大物卻很溫柔,有時候不小心離你太近,還會把鰭抬高一點怕傷到你。

我們決心保護這個脆弱的物種,開始和漁民合作紀錄捕獲數量。2013年開始,我們數度向政府提交草案,希望能立法保育蝠鱝,但永遠毫無下文。直到2015年,漁民 Cruz 捕獲一條900公斤的超大蝠鱝,全國媒體用「魔鬼」「怪物」的聳動標題大肆報導。這反而給了我們機會上節目為蝠鱝平反,呼籲更多民眾加入保育的行列。議題發酵後,我們馬上接到漁業部長的電話,希望和我們合作推動立法。



深入社區,保育紮根

當 Cruz 在外海抓到這條蝠鱝的時候,他通知買家,期待這個大傢伙能賣幾千美元,他花了一番功夫把蝠鱝拉回來,還得租起重機才能挪動,最後他只賺了幾百塊,不只沒賺還賠錢。據稱,全球蝠鱝生態旅遊的收益超過1.4億美元,每年為厄瓜多帶來200萬美元的旅遊收入,但祕魯完全錯失良機,漁村完全無法從中獲益。

我們走入漁村,邀請漁民一起討論「生態旅遊」這個新選項。我們不是要改變他們固有的生活經濟模式,只是希望能為漁村提供多元的發展方式。我相信推廣海洋保育一定會帶來轉變,但這個運動不應該由上而下,而是從底層推動,讓沿岸的漁村社區主導計畫。



我常說我們不是環保「激進分子」,而是把大家融合在一起,走入人群邀請他們一起討論解決之道,比較像社區培力,畢竟他們不會反對自己提出的計畫。所以跟真正願意為議題奉獻的社區領導者合作非常重要,他們會像種子一樣把想法傳遞出去。就算有漁民根本不關心我們在幹嘛也沒關係,再找下一個人就好,或許下一個漁民並不反對保育,而是根本不曉得這些資訊。我們的好朋友 Cruz 參加了每場工作坊,從蝠鱝終結者變身保育大使。

2009年我們調查,發現學校竟然沒有海洋教育課程,哪怕這些學校大多濱海,學生將來多會繼承家業成為漁民。我們走入校園和教師合作設計教案,讓孩子玩大風吹認識物種滅絕,玩釣魚遊戲學保育觀念,小朋友會跑來跟我說,「這是我這輩子上過最有趣的課!」

我們希望能翻轉教育系統,讓孩子相信自己也能成為改變的力量,而不是到學校演講,在牆上貼滿照片,黑板寫滿字,結果隔天沒人記得。如果真心希望改變發生,就要真正 be there,跟大家站在一起,讓他們主導計畫。如果無法讓人發自內心參與,就無法產生結構性的改變。

不斷向前的動力

「海洋星球」算是我的第一個孩子,是我一生的志業,每個環節都是挑戰,要讓各種不同領域的人真心認同一件事的價值,需要很多時間去協調、搏感情,真的非常勞心費力。三年前,我女兒出生,我跟很多女性一樣,血淚交織地在育兒和人生目標中奮鬥。當然也有想落跑的時候,但定義你的不是那些沮喪的時刻,而是後來怎麼克服挫折。我真的很愛大自然,讓孩子從小跟大自然相處真的非常重要,熱愛自然的孩子,自然也會懂得如何愛人,會長成有感的人。

我熱愛我的工作與生活,最值得的是能一直親眼目睹改變發生:一個四歲來海洋星球當志工的小男孩,現在14歲並創辦自己的生態社團;學校老師因教學有成獲獎,繼而出國分享;海洋教師網絡現在有50所學校加入,越來越多人重視海洋議題;蝠鱝從無人聞問變成動保嬌點;還有我三歲的女兒,是我最棒的小夥伴,她陪我出國開會,陪我面見總統,跟著我到漁村跟當地小朋友玩。看見這些真切的改變,督促著我不斷向前,相信我們做得到,相信我們正一點一點改變世界。



【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
1976年,為了紀念世界第一枚防水腕錶「勞力士蠔式腕錶」誕生50周年,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應運而生,支持具有領袖特質、不畏挑戰的各界創新人士,為造福人類而努力。這也是不斷追求卓越,力求精益求精的勞力士之道。

2018年勞力士「青年雄才獎」歡迎世界各地年齡介於18歲至30歲(含30歲)人士申請,不論國籍,只要其提案能突破創新,拓展世界認知,改善地球生活。大獎涵蓋三大領域: 環境保護、應用科技和探索發現。五位青年雄才獎得主,將各獲頒十萬瑞士法郎獎金,還可獲贈一枚勞力士腕錶,與全球歷屆得主、各領域頂尖專家人物交流合作,推廣其創新項目。

申請截止日期:2017年6月30日

有意參選者,請前往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網站(rolexawards.com)申請
 

祕魯生物學家 Kerstin Forsberg,「如果真心希望改變發生,就要真正 be there,跟大家站在一起。」 祕魯生物學家 Kerstin Forsberg,「如果真心希望改變發生,就要真正 be there,跟大家站在一起。」 祕魯生物學家 Kerstin Forsberg,「如果真心希望改變發生,就要真正 be there,跟大家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