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為地球做一件小事】看過澎湖的藍色沙灘嗎?O2 Lab 海漂實驗室:撿不是辦法,減才是王道

位於澎湖湖西鄉的「O2 Lab海漂實驗室」,在攝影師唐采伶的帶領下有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熱血「藝工隊」,定期舉辦大、小型淨灘之餘,也將千奇百怪的海洋廢棄物,變身成富有教育意義的藝術創作。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Cheng Chen 數據資料提供/綠色和平基金會

我拿著一小截漂流木,在沙灘裡翻攪。一支牙刷。一支紅色簽字筆。一個打火機。一個有著「浙江臨海市桃渚漁具場」簡體字樣的藍色浮標。塑膠吸管N支。侵蝕程度不一的各式瓶蓋。我脫掉棉布手套,方便挑出塑膠小碎片(前身是某種瓶罐)、分解碎裂的塑膠微粒和保麗龍塊、繩線,和幾塊不到一公分、被海水沖刷得圓潤如玉的海玻璃。

夥伴們正在集合分類今天的「海廢」戰利品:麻將。針筒。棉布娃娃。室內拖鞋。塑膠叉子。殺蟲劑鐵罐。70幾個「浙江」。數量最多的是五顏六色、奇形怪狀的各種瓶蓋、瓶罐和容器。這是O2 Lab海漂實驗室舉辦的例行小淨灘,我們十來人,短短半小時,範圍15公尺,在遠望一片白淨的沙裡找到這些東西。這片沙灘其實已經被「淨」過了,岸上一個個黑色垃圾袋,裝滿社區志工早先清理出的大型廢棄物;但埋在沙裡的小型海廢,似乎永遠也清不乾淨。「大自然真的已經很努力分解了啊。」從台灣來澎湖打工換宿的夥伴悠悠地說。

15公尺,30分鐘,我們在已經初步整理過大型垃圾的乾淨沙灘中,撿出這些海洋廢棄物。
15公尺,30分鐘,我們在已經初步整理過大型垃圾的乾淨沙灘中,撿出這些海洋廢棄物。

踏上撿垃圾的偉大航道

四年前,唐采伶從桃園海漂來澎湖定居。原本是婚紗攝影師的她,因為喜歡這座小島的碧海藍天,想來開一間小店賣明信片。關掉遊客濾鏡後,她發現澎湖的海看起來不太對勁,「以前攝影師的視角看到都是澎湖的美好,後來生活步調慢了,每天坐在海邊,看見旁邊好多廢棄物。手癢就開始撿,每天撿了兩、三百個寶特瓶,連續撿了六個禮拜,才驚覺這個問題好恐怖,那時才會思考說,是不是我們真的用太多塑膠了。」

因為愛往大自然跑,唐采伶對台灣山、海的遭遇常常感到揪心。
因為愛往大自然跑,唐采伶對台灣山、海的遭遇常常感到揪心。

她成立「O2 Lab海漂實驗室」,希望能透過「淨灘」及「把海洋廢棄物改造得很美好」這件事,讓陸地上的人看見海洋發生的事。浮球、浮標、燈泡、繩子、漂流木、塑膠碎片,這些琳瑯滿目的海廢在夥伴巧思下有了新的生命,唐采伶也利用這些藝術創作,與學校合作規劃課程,推動海洋環境教育,甚至前進中國NGO宣講。因為洋流和季風的關係,冬季澎湖的北海岸總會積滿大量中國漂來的不速之客,「十月到三月都很可怕,整個沙灘都是藍色的(浙江)。」她也曾經在沖繩海灘撿過台灣漂去的垃圾。海廢無國界,大海再包容,也消化不了人類的慾望。

每到冬季,澎湖的海灘滿是藍色的「浙東西」,因材質不佳也難以回收再製。
每到冬季,澎湖的海灘滿是藍色的「浙東西」,因材質不佳也難以回收再製。

山廢、海廢,其實都是人的廢

他們撿過的東西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台中太平漂來的門牌、假人模特兒的頭(偶爾也有腿)、情趣用品、即將湊齊的整副海麻將,甚至還撿過神主牌。「人的一輩子,幾乎都可以在海裡面撿到。最多最多的還是寶特瓶還有一次性餐具。所以我們常常跟大家講,日日『撿』不是唯一,時時『減』方稱無雙。」

快集成一套的「海麻將」,邊緣被沖刷得相當圓潤。
快集成一套的「海麻將」,邊緣被沖刷得相當圓潤。

曾經有管焚化爐的大哥對她說,「你做這些東西最後還不是會被燒掉?」也有小朋友回家告訴爸媽想自備餐具購物,結果被罵「全世界就只有你一個人做,你覺得有差嗎?」但唐采伶不氣餒,「永遠撿不完啊!但我們不會 focus 在撿完,比較像在尋寶,看找到什麼能發揮教育意義的海廢。有50幾歲的大哥參加完活動,從『反正海裡的垃圾也不是我丟的』變成『環保從自己做起』,真的很感動,那就是我們的成就感,雖然改變的人可能很少,速度很慢,但我們始終相信那一個人,會再去影響更多的人。」

Q:開始關注環保後,生活中發生的變化?

生活中改變最多的是三餐可以不用產生廢棄物。我從小到大是外食族,現在回頭去算,有時候吃一個早餐可以製造八種垃圾。現在我的包包裡會多一個餐碗、一個杯子,我真的很久很久才倒一次垃圾。

Q:你給自己日常生活的「環保程度」打幾分?

我淺爆了。我有朋友非常堅持自備環保袋去傳統市場買菜,避免超市過度塑膠包裝。我覺得自己還差很多,只是盡量少製造垃圾,必須開車或吹冷氣的時候盡量共乘或共享。

photo credit: alicein
photo credit: alicein

Q:消費當道的時代,人們為什麼該追求環保生活?

地球上還有非常多的生物,不是只有人類。當人類的消費主義一直在製造其他生物生活上的困擾,我覺得我們必須從這個方向,去思考我們的消費模式,而不是從人類的角度逼其他生物忍受。

由海洋廢棄物(浮球、塑膠碎片等)做成的地球,是唐采伶到學校進行環境教育時的好幫手。
由海洋廢棄物(浮球、塑膠碎片等)做成的地球,是唐采伶到學校進行環境教育時的好幫手。

Q:如果要為地球做一件小事,你的選擇是?

唐:我會帶著我的環保杯、餐碗跟筷子,出去快樂地吃飯,不製造任何一點垃圾,這是我最想做的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