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為地球做一件小事】醜蔬果又怎樣!Pick Food Up扌合生態廚房,不浪費每一分的美味

在「扌合」你沒有辦法預定任何東西,廚房裡收得什麼食材就出什麼品項,但這些利用「剩食」和「格外品」製作的點心,卻也因為食材受限,反而呈現特別的美味驚喜,兼顧環保,吃起來更覺放心。

採訪撰文/林佳蕙 攝影/Cheng Chen 數據資料提供/綠色和平基金會

招待來客的甜點盤上,裝著兩塊精緻的小點,南瓜柳橙蛋糕的原料是市集農夫給的醜蔬果,而紅豆艾草糕的紅豆原料則是有機進口商的即期品,加上朋友從日方友人那裡獲贈、卻不知如何使用的艾草粉,便成為一道風味特殊的甜點。Pick Food Up扌合生態廚房的創立者黃宣尹,堅持使用別人打算淘汰的即期品或醜蔬果作為主原料所製作出來糕點,十分好吃,卻因每回拿到的東西都不太一樣、無法使用固定的食譜,得絞盡腦汁,對食材搭配非常有興趣的她倒不以為苦,她說:「面對食材我不是去試,而是去感受。」

上不了餐桌的醜蔬果 

味覺敏銳的她,因大學離家外宿,開始發現同樣的菜式,不同店家所呈現的風味竟有大相逕庭的表現,帶著好奇探究,才發現食材的味道與環境大有關聯,進而深入了食品的領域。前往義大利攻讀慢食碩士返台之後,她把歐洲非常流行的Disco Soup這種招集社區民眾一起處理醜蔬果且共同食用成品的概念帶進了她的廚房中。她分析一般賣場為了收益,常在保存期限到期四分之一的時間之前,就會把貨物退還給廠商,但那些食品其實還常有兩、三個月的可用期間,而醜蔬果除了難處理、不美觀,營養價值並沒有差異。她認為「不習慣」或是對食材保存的不了解,常是大家未能利用「剩食」或「格外品(食物分級後難以賣出的產品)」的主要原因,但她也不是全盤皆收,「最初想做這件事情的原因,不是想減少食物浪費,而是為了友善環境而做。使用慣行農法的東西,其實是治標不治本,那些東西吃起來對環境和身體都不好,而我用量沒有那麼多,就盡量選擇友善環境的食材。」

家人從難以理解到逐漸支持,她認為環保不是一種補救措施,得走在所有事情的前端,「為什麼要等到看到環境被破壞的時候才要覺得要認真做?我比較是那種看到一件事情很珍貴,便想努力保留的那種人。」

Q:選擇過更Eco的生活後,體驗到最大的變化是?

我從小就蠻注重環保,會強迫爸媽資源回收,但因為堅持,跟人發生太多衝突,就覺得算了。做資源回收很麻煩,是很容易放棄的事情。後來有一陣子進了日愣咖啡館打工,發現這些人還是這樣生活,才把以前的習慣叫回來,堅持做環保。生活裡如果遇到跟你想法不一樣的人,是會有點痛苦,但放下對物質的堅持,我覺得生活會變得比較輕。

Q:消費當道的時代,人們為什麼該追求環保生活? 

我覺得消費和環保這兩件事不是相互悖離,而是互相磨合的。我覺得這兩者本來就是彼此牽動的,當越來越多的人想要使用在地或以永續農法生產的東西的時候,就會出現越多提供這樣東西的人。

Q:你有欣賞的 Eco 生活典範嗎?

我曾經拜訪過一個農場,農場的夫妻有三個女兒、九隻狗,養鴨養雞也養羊,還有自己耕作的田地。他們住在義大利的深山裡,會去山下認識的菜店和肉舖拿商家賣不完或是不想賣的東西,除了拿有蟲蛀的蔬果,也會拿人可以吃的肉邊,或是狗可以吃的碎肉,也會利用脂肪做成肥皂。為了過冬,他們會變化出很多保存食物的方式,讓生活、吃東西這件事不會變得很無聊。小女孩知道下雨天的時候可以去採香菇,也知道什麼季節在山裡的哪個地方可以吃到什麼。

一般人覺得那樣叫做物質匱乏,但心靈其實是很飽滿的。一般都市人可能很難感受到什麼叫心靈飽滿,但為什麼我們還是想去海邊看海?為什麼想去森林公園走走?我們覺得那好像很靈性,但其實所有地球的生物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演化來的,那其實是我們真正需要的東西。

Q:你給自己日常生活的「環保程度」打幾分?

我給自己打80分,我洗碗很省水,會把需要沖洗很多遍的東西放在最下層,也會把除濕機的水拿來沖馬桶、澆花。在我經濟能力許可的時候,也買了一台 Gogoro 代步。接下來的挑戰就是突破同溫層、推廣這樣的飲食,面對不同類型的人一直都是新的挑戰。

Q:如果要為地球做一件小事,你的選擇是?

我覺得出門自備容器太重要,大家真的太容易順手買吃的東西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