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為地球做一件小事】你喝,我幫你洗!好盒器,用好設計提供愛地球的選項

兩個七年級女生李翊禾和宋宜臻,組成「人嶼物團隊」,推動「好盒器」容器租借服務。正因為原本是環保麻瓜,她們更想發揮工業設計的專長,找到讓懶人也很難說不的環保良方。

採訪攝影/林侑青 攝影/林韋言 數據資料提供/綠色和平基金會

一定遇過這種時候吧?好想喝飲料,啊,今天忘了帶環保杯出門。這種時刻,你會摸摸鼻子放棄購買,還是再度選擇便利的一次性容器呢?如果有人幫你準備好更方便的環保台階,甚至不用出一毛錢,你會願意試試看嗎?

二年多前,台南正興街出現了「正興杯杯計畫」,到商圈消費可以免費租借使用玻璃梅森罐,不用證件,也不須押金,飲料喝完直接把杯子還給回收點的店家就好。「好盒器」幕後推手李翊禾說,「起因就是我們自己很懶惰,就是會忘記啊,就是會不想帶啊,總是有種種原因使你沒辦法達成自備容器這件事。」於是她和夥伴宋宜臻異想天開,想設計出符合消費者、店家、後端清洗三方需求的容器,塞進消費流程的一環,建立讓再懶的消費者都能「無痛做環保」的系統。

打倒飲料杯大魔王

她們想要的不是做出美美的文創環保品就好,而是用務實的產品設計和工業化思維,不斷累積經驗優化「好盒器」這個容器租借服務。她們自行開發App,有店家地圖和集點系統,目前也可以直接用 Line 加入使用。綜合各方回饋從設計、物流、堆放、清洗等層面著手,開發更合適的容器,目前主打單一PP材質、易於回收的「大器」「小器」及餐具。

曾有消費者希望能購買大、小器,但她們寧願把杯子留在系統裡,服務更多人。
曾有消費者希望能購買大、小器,但她們寧願把杯子留在系統裡,服務更多人。

從玻璃回歸塑膠,她們心中也有過是否打臉自己的掙扎。但以工業設計的角度務實思考,玻璃容器的缺點是太重、易導熱、占空間,物流堆疊不易,且目前生產數量太少難以找到配合的手工玻璃廠量產。「我們試過了,現階段我們還做不到,也只能斷念,先退回塑膠,培養大家的使用習慣。畢竟我們想要對抗的洪流是一次性飲料杯,那是幾億的量,我們得往工業化的方向邁進。PP最終還是會走入焚化爐沒有錯,但我們希望儘可能在這個過程中讓它多循環幾次。未來如果有更好的環保材質出現,我們會很開心。」

除了在台南在地商圈推廣,「好盒器」也輸出租借服務模式到台大商圈,近期更努力前進如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曙光祭等大型活動。看著容器使用量從十幾個、慢慢進展到幾百個、幾千個,她們眼中滿是驕傲。宋宜臻說,「如果我們一直在生產紙杯、塑膠杯,但又一直叫人不要用,就好像一直在生產毒品卻叫大家不要吸一樣。一次性容器被大量製造使用,當年有其公共衛生的環境背景,養成了一批習慣使用它的人,與其一直批判,不如找出能夠取代的選擇。從源頭的製造端,去讓整個產業鏈出來的東西是好的,讓社會上不同階級角色的人,都能使用到好東西。」

身為設計師的一念心,就是希望自己千錘百鍊設計出來的產品,能被廣泛喜愛使用,不會輕易成為「丟掉也沒關係」的選項,「我們的企業理念是,希望在這座島嶼上的人跟物件,能夠有健康長久的關係。」

Q:你給自己日常生活的「環保程度」打幾分?

宜臻:我超級不環保欸,但做了好盒器之後,買飲料會盡量不用外帶杯,還很初階啦,不過現在買東西前都會想一下,這個東西最後會去哪裡,消費行為降低很多。

翊禾:我做環保的動力就是我不喜歡倒垃圾,現在比較努力在不製造垃圾上面,如果這間店只使用一次性容器就不去。我也推廣女生使用月亮杯,生理期不用再製造很臭的垃圾,用了就回不去了。

Q:消費當道的時代,人們為什麼該追求環保生活?

宜臻:大家生活在地球上,資源是共享的,本來就應該去思考生活中的一舉一動,自己的這個行為到底會為環境帶來什麼影響。有沒有可能未來製造出的任何產品都很 Eco-friendly,不管消費者選哪個都能友善環境,還蠻希望能達到這種境界。

翊禾:這個世界的價值觀逼著我們去擁有很多「需要」以外的「想要」。每一次消費,其實就是在為世界投票。學生時期我也愛撿便宜99大賣場狂買,現在會挑真正愛的東西再買,進家門看到都是喜歡的物品就很爽,連掃把都好可愛,東西越來越少生活也越來越清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