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專訪】她練習開放式關係、和同性做愛、當美屌大賽評審....超喜歡做愛的女人,不行嗎?

性與愛,女人難道不能全都要嗎?她是田小姐,超愛做愛,在打炮中建構身體的自信,用心練習著開放式關係。她不知道自己夠不夠算性解放,但她很快樂,因為在探索情慾的路上,知道前方有一處人人歡愉共享性與愛的烏托邦。

採訪撰文/林侑青 插畫/Mosswater

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性需求很高?從頭到尾都知道啊。我國小就會看BL漫畫跟小說,光看文章就能高潮。我國中完全不修邊幅,高中念女校,大學念社工系,男生只有個位數,去掉gay又更少。第一次性經驗是大學畢業後,對象是社會系的好友,每年會環島買春進行社會考察,經驗很豐富。那次經驗非常美好,他很溫柔,先用手指擴張,雞雞再進來,因為前戲很夠完全不會痛,只有隔天腳呈現重訓完的走路姿勢,我這輩子都會感謝第一次是自己選擇的。

開放式關係,來吧

破處之後,我有過大概九個約炮和約會對象。三、四年前和前前男友交往後便不約了。只是,我跟他的性需求落差太巨大。我在網路上看到《波栗打開開》,一個同志的開放式關係社群,又從那連結到給異性戀的《拆框工作坊》。我當時努力找很多相關資訊,一直想實踐,看能不能挽救關係。前前男友很不甘願地讓我外找,但我暈船愛上了炮友,而他已經無法再讓步,選擇了分手,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他。

和前男友交往後,他跟我去參加開放式關係的聊天會,也很認同這個理念,人本來就很難有另外一個人能100%符合情感跟性的一切條件,我們也一起去泡裸湯認識社群裡的人。後來,男友遇到可發展的對象,我們開始練習開放式關係。他去約會前,會跟我約定不會做什麼,約會完會打電話給我,報告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到自己男友親口說跟別的女生擁抱,接吻,心情是走下游泳池的感覺。心臟一緊,揪在那裡,然後說「可以的可以的」,慢慢放鬆肌肉,發現水其實是溫的,柔軟的,包覆的。他信任我,所以告訴我。他快樂,那我也快樂。我們約定好互為主要關係,在外面發生什麼都要告訴彼此。他的新約會對象是一個單親媽媽,而我的新約會對象是一個單親爸爸。但三、四個月後,我依然無預警被分手了。

早點會假高潮就好了

每個和我交往的男人,一開始都會很熱烈地和我做愛,從來不會被我拒絕。然後他們會發現自己沒辦法讓我高潮,他們會努力嘗試,但會在我說「來嘛」的時候發現硬不起來,對男性尊嚴感到脆弱,最後我的求愛變成了壓力。

前男友看我打炮完又用 LELO 按摩棒自己來,總是很挫折。我到很後來才知道,原來每個女生都會假高潮。為什麼我出生沒有這種標配告訴說:「嗨,你現在出生成為一個女性囉,你要學習如何假高潮,未來遇到每個男人這樣做就對了,感情之路就會更順喔!」

我看很多書,我去諮商,還看性福門診,想知道我是不是哪裡荷爾蒙出錯,導致性需求那麼大?當時去檢查,醫生為了幫我抽血,給了我躁鬱還雙極性人格的診斷。在檢驗室的時候,我看著疾病名稱,哈哈哈大笑被抽了一管血,再也沒回去看過報告。那些性成癮的量表我都做過了,我的性需求不是病態,只有在看到喜歡的對象時才會勃發,我的性慾不是病,是我肢體的一部分。

只是,這社會有個框框,這個長出來的肢體卡住了我。是不是得拿刀把自己截肢,才能通過?如果有什麼按鈕,可以一鍵閹割掉所有我過盛的情慾,那我會毫不猶豫接受,就不會讓我愛的男生難過。

重生!解開道德拘束器

我的靈魂有一個大大的電池,平常可以放出很多能量給別人,讓我做助人的工作,但它也需要很多很多電才能充飽。前男友說,當我高度期待他一直愛我,他覺得很累做不到。他以為可以透過開放式關係解決問題,讓我透過跟別人談戀愛來得到愛與性的資源,但他發現我和單親爸爸越走越近,對我的愛消失得越快。

可是他也不想回到一對一關係,因為跟我交往壓力太大。但他從沒說出口的是,包括他一回家我叫他去洗手、叫他不要吃吻仔魚,也讓他壓力很大。我現在學到很重要的一點,有時雙方經歷了一模一樣的事情,但很可能你跟對方的感受截然相反。當時為了開放式關係溝通,我們一天講兩三個小時電話,我還寫會議紀錄寄副本給他,但終究沒用。我很努力了,我問心無愧。

和前男友分手後,我簡直解開道德拘束器。我跟單親爸爸打炮、第一次體驗跟女生做愛。如果一般男性手指戰力是7,那長髮姊姊手指戰力就是70。她不是只用手,而是背肌、腰、二頭、前臂輪流使用。我親吻她的耳垂、胸口、乳頭、腰側,一路往下到陰唇,啊啊,我人生還沒幫女性口交過,嗯嗯,真的是昆布水沒錯呢。雖然心境上常會抽離地想「原來男人從背後幹我視角是這樣喔」,但和女生做愛這種身體的滑順愛撫跟心情的穩定感,確實是很獨特的感受。

前陣子我報名當「美屌大賽」評審,20個女性像在逛雕塑博物館一樣,逡巡翻弄十位參賽者的陰莖,進行觀察評分。除了靜態評審,還有羞辱區跟動態表演,用上了刺輪跟馬眼棒。原來,真的會有人因為痛苦感到快樂,這世界真的好大喔。

這裡有一個樂園

雖然開放式關係加速了我跟前男友關係結束,但我覺得這個練習帶給我的是精神上的自由。如果你不會因為這個人喜歡上別人就跟他分開,那你跟他的感情就更純粹到、你離開他只是因為不再愛了,這多浪漫啊!我覺得開放式關係會讓彼此的羈絆更緊密,是更強烈的愛情。

佔有慾,是剛開始練習要一直處理的議題,你要問自己或對方發生了什麼事,會讓你產生這個情緒?光釐清這些就很麻煩了。要先整理好自己的需求、要怎麼跟對方溝通,協商出兩人都能接受的版本,整個開放式關係的過程很像一種靈修,要花上比平常多四、五倍的溝通時間。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這麼用力,有些人不用討論這麼多,兩人都很直接,約好各玩各的。

我想過,如果真要建立一個「家」,很期待家裡不是只有一個自己的伴侶,可以有很多彼此的伴侶住在一起,有點像六○年代嬉皮那種多元大家庭,那樣好棒,我們才會是一個支持系統,不然只有兩個人真的很容易吵架或走到後來死床。人多至少熱鬧,我可以煮很多好料,大家一起吃。

沒有比戀愛更棒的事了

大學的時候,我對自己身體超沒自信,這超政治不正確,但我真的是開始約炮之後才建立起身體的自信心,我雖然胖,可是那麼多人想幹我,還可以射出來。所以我好喜歡戀愛炮,做愛時看著對方眼睛,一邊擁吻一邊抽插,對方射了之後抱著他,摸著他柔軟的頭髮說好喜歡你。這個人把你裡裡外外都看過了,那是一種被無底限包容的感覺。

最近我第一次對人一見鍾情,是姊妹的炮友,我是他開放式關係中的五分之一。這感覺好強烈,我主張不婚不生,但連跟他的小孩要取什麼名字已經想好了,好失控。如果多巴胺這種東西,可以從後腦勺抽出來,我現在家裡就像多巴胺倉庫,捐出來能拯救半個台灣的憂鬱症患者吧。

現在這樣單身很好,又不是一定要交往才能打炮。我還有好多事沒嘗試,想練習跟自己做愛、報名譚崔瑜伽、和姊妹一起3P、把身材練到像 Jessicababyfat。跟身邊同溫層姊妹相比,我覺得自己還沒性解放完,情慾的世界真的很有趣,真想邀請大家一起來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