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邱澤/吳慷仁/陳柏霖/吳青峰|Rebel with Love

SUBSCRIBE

LIFESTYLE 深度聚焦

邱宏鎰雙手翻扭優雅生命力,窗花隙縫流轉的溫度,讓鐵窗花融進生活裡

往昔開在民宅窗戶上的「鐵窗花」,如今成了懷舊裝飾和實用生活小物,承載的情感,將持續在生活中溫暖綻放。

採訪撰文/黃馨慧 攝影/Hedy Chang 攝影助理/Lil_light、Zoey

邱宏鎰雙手翻扭優雅生命力,窗花隙縫流轉的溫度,讓鐵窗花融進生活裡

「聽到女性雜誌要來採訪的時候,我們都有嚇一跳!」留著一頭長髮的邱宏鎰師傅爽朗直率地笑著。走進請作鐵木工坊,擺滿工具的桌子後方,有各式各樣的鐵窗花收藏品,暖光和冷光交錯,那裡就是邱宏鎰的工作檯,外型壯碩粗獷的他,以細膩手法切割、拗折、焊接、上漆防鏽,鐵片在他手上翻扭,突然盛開出生命力,溫潤安靜地自成一派優雅。

無人領路,自學成師

有些顧客會請託工坊老闆維修損毀、消失的家具器物部件,原先都由廠長協助製作,延長它們的使用壽命。本來是營造廠鐵工師傅的邱宏鎰,加入工廠不久後,便在老闆規劃下接手這項工作,這也是他投入鐵窗花工藝的起點,「我只看過廠長做過一次,後來他離職,我就都自己摸索,老闆給一個期限,就想辦法做,在時間內交給他」。


無人能請益的邱宏鎰透過參考網路影片模擬、研究,他說最難的都是細節,比如折十字花時,間距會縮短,他僅花兩週時間,就找到從中心點抓出間距的解決辦法,另外彎折鐵片時,會有許多細部角度,如果不先繪製草圖,做出來就容易天差地遠,即便投入鐵窗花工藝才四年,只要將圖樣交給他,他就能滿足對方需求。

鐵窗花透出溫暖

自學成師的他十分謙虛,「我到現在還在摸索製作方法」,但顧客都慕名而來。有位台灣人赴日本開店賣滷肉飯,日本設計師透過管道請他做招牌,「他們就是要那種古早味」;還有來找他做英文字裝飾、原先是樂團樂手的餐廳老闆,對他做的鐵窗花吉他愛不釋手,想盡辦法買回珍藏;而他最喜歡的作品,是有個父親親手設計了夫妻圖樣的鐵窗花屏風,送給女兒當新婚禮物。


現代的機器早已能快速大量生產鐵窗花,但間距、樣式都是制式規格,「有時候我們設計,間距可能前面大的,後面接一個小的,雖然做的速度慢,不過變化性比較強」,邱宏鎰也強調:「我喜歡用手做的,手做的比較有溫度,同樣的花每次做出來不一定會一樣。」父親親手設計的屏風,送到新婚女兒的手上,愛與溫暖從工藝品傳遞,一如透過鐵窗花隙縫閃現的光芒,耀眼卻不刺眼。

讓小物融入生活

邱宏鎰認為,鐵窗花當年是生活必需品,現在會來訂製的,不少是喜歡懷舊風格的餐廳店家,鐵窗花成了裝飾、招牌,甚至是店內主視覺,以目前需求來看,這項工藝還不至於完全消失,只是未來如何就未可知,「我們是依照客人喜歡,做客人想要的東西。我們喜歡沒有用,客人喜歡才有用」。


面對這項工藝逐漸式微,雖有知名文創市集邀請他們擺攤教學,但用來切割的砂輪機和動輒上千度的焊接器材充滿危險性,並不適合一般人體驗,也難找到人接手學習,讓傳承難上加難。自謙不懂設計的邱宏鎰,正嘗試把原本大型的鐵窗花,做成像杯墊、隔熱墊、杯子吊架等生活物品,換個方式延續鐵窗花工藝的生命,讓花朵從窗外開進每戶人家的窗內,在生活中繼續綻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