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蔡詩芸|New Adventures

SUBSCRIBE

RELATIONSHIP 聊心事

在愛裡面,我們需要的不是「我愛你」,而是「我只愛你」。

怎樣的曖昧才值得更進一步?怕付出的心力到最後又成為泡沫?暢銷作家萬特特在《這世界很好,但你也不差》中,告訴你該如何分辨並拒絕不對的愛情。

Photo/JTBC Drama、幸福文化

在愛裡面,我們需要的不是「我愛你」,而是「我只愛你」。

文/萬特特《這世界很好,但你也不差》、出版社/幸福文化

聊到拒絕,我還想說說關於愛情裡拒絕曖昧這件事。

朋友羅伊單身32年,上週介紹男朋友一位,叫一眾好友週末去她家小聚。

她男朋友在廚房忙著準備晚飯時,手機剛好響了。他一邊翻炒著剛下鍋的菜,一邊叫羅伊:「你幫我接一下電話,就說是我女朋友,問問是誰。」她男朋友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自然,沒有半點猶豫。

直男們常常覺得,女生的安全感來自房地產,但其實那種被偏愛、被堅定選擇,並願意為她拒絕一切的安心感,才是最重要的。

羅伊的前任就沒有給她這樣的安心感。

起初兩人是很甜蜜,戀愛必備道具,鮮花、氣球、燭光晚餐樣樣不缺。

漸漸地,羅伊發現前任總是背著自己去陽台打電話,一聊就是半個鐘頭,男友解釋說是談工作。到了週末,偶爾還會關機玩消失,前任的解釋是不小心按了關機鍵,自己也不知道。半夜偶有女生發來語音視頻,前任說是一起打遊戲的,邀他組隊打戰隊賽。

比起任性和無理取鬧,女生更擅長敏感。她們既能輕易被你對她的好感動,也能輕易地察覺到你對她態度的反常。

至於那種博愛的情感,我們無法認定是善良周到,還是到處撒網,在複雜的心意中辨別一份獨屬於自己的愛太費神了。

女生對於愛情是貪心的,就只想要百分之百的愛,問心無愧的愛,穿過了大雨傾盆、義無反顧奔向自己的愛。

晚餐後,羅伊的男朋友下樓買水果給我們吃。聊到剛剛接電話的事,閨密們紛紛表示給羅伊現任加分。

羅伊說,她從前以為男生是不懂女生的,如果自己要求得多了,擔心會被當成無理取鬧。但遇見現在這個男朋友後才知道,其實男生真的什麼都知道,知道怎麼才能讓你安心和開心,問題在於他想不想去做。

在確定關係的第一天,現任就將合照發在了朋友圈,還認真地在簽名裡寫了一句:我的女朋友,羅伊。朋友聚會也會帶著羅伊一起,介紹給大家認識。她男朋友會彈吉他,空閒時會錄歌放在抖音上。有女孩留言要微信,他都會回覆:我女朋友很可愛,我給你她的微信吧。

都是成年人了,面對別人拋出的曖昧時,說絲毫察覺不到真的太假了。

花花世界誘惑叢生,姐姐妹妹又嗲又正。具有招蜂引蝶體質本身並沒有錯,或許還能證明自身魅力無限,但面對那些花花草草,以一個怎樣的態度去面對和處理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把尋找愛情比喻在沙灘上撿貝殼,有的人不僅喜歡這個也喜歡那個,甚至還想擁有整片沙灘;有的人不撿最大的,也不撿最好看的,而是撿到最喜歡的以後,便再也不去沙灘了。

在愛裡面,我們需要的不是「我愛你」,而是「我只愛你」,只有這份偏愛才會讓人感到安心。

只有足夠愛時,才願意為一個人定心。也只有足夠愛時,才願意為了對方拒絕一切曖昧。

世界上有那麼多美好的肉體和靈魂,有好感和傾慕是正常的,但絕不能越界。好感和傾慕不是愛,而你愛的人,只能是我。

在這個速食愛情的年代,從不缺花心的人,只缺專一的心。變心是本能,忠誠是選擇。懂得拒絕的男人,加一萬分。

有一次我的一位大學同學來這邊出差,打電話問我是否方便來我家留宿兩天。我是獨居,家裡剛好有一間空房,於是爽快地答應了。

沒想到,當天她來時還帶了一個女孩。她私下對我說,女孩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得知她來這裡想一起住。我想了一下,覺得家裡人多會影響彼此休息,於是告訴她,由於我長期自己住,沒有準備多餘的枕頭和被子,恐怕她們不能在我家住了。「在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有個CP值很高的酒店,我已經幫你們預訂了。我可以送你們過去。」

同學雖面露尷尬,但也就順水推舟地答應了。

如果自己的理由正當,不要害怕拒絕他人。理解自己不拒絕的理由,也敢於承擔拒絕的代價,是一種強大和成熟。

當一個成年人開口提出要求的時候,他的心裡根本預備好了兩種答案。所以,給他任何一個其中的答案,都是意料中的。接受和忍受被拒絕,是每個成年人應該具備的基本心理素質。

他人對你的尊重,從來不是因為你的順從。

相反地,懂得拒絕才能讓別人看到你的原則和底線,也才能讓你從人情世故中得到解脫。

有些人不敢拒絕他人,而有些人卻是不會拒絕他人。拒絕他人需要一定的技巧,有時利用簡單直接的方式讓對方死心,而有時採用婉拒的方法會使對方好受一些。

拒絕雖然會讓人失望,但婉拒卻將失望降到了最低的限度。它既沒有讓他人覺得很不舒服,也能夠讓對方理解你的不得已。在你確實是不便幫忙時,直接拒絕是最有效、最正確的方式。

我很喜歡前段時間看到的一段關於蔡康永的採訪,他說:「其實我是鼓勵大家做一個比較冷淡的人,我不認為過於溫暖是一個和別人維持良好關係的立場,如果被溫暖兩個字給綁住,就更吃力了。」

當然,冷淡也不是冷漠,只是充分給自己說「不」的權利。讓別人知道你的界線在哪裡,才能換來真實的、將心比心的關係。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