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李維菁專欄】同事

吉修總要我們去他家火鍋聚會,約很多次只會成一次,去的人愈來愈少。只有三四人,都是女生,我看這景況已經好幾次。

1 / 4

Text/李維菁 Photo/電影劇照

我們這群女生剛出社會時,媒體景況還在末世繁榮,我們嘰嘰喳喳地進入了這個社會,當社會前鋒文藝尖兵的媒體工作者,同事吉修約大我們十歲以上,已經是有點經驗,人生正在積極物色求偶配對,想走入婚姻的年紀。吉修喜歡和我們這群女生混,也沒女生真的把他當前輩看待,其實還是因為吉修雖然年紀比較大,但並不是什麼真正的官,說文人也不是真正文人,是個扎實的編輯。他個子矮小,膚色偏黑,五官往臉部中間集中,嘴唇嘟嘟,喜歡像媒體內常見的大咖文人那樣,闊談自己的淵博知識與文化圈小道。而且他求愛求偶的渴望,總在我們這群女生身上來回迸發。我猜想不只是吉修,其實我們當時眼中所謂的大咖文人,本質上也是這樣的,只是當時的年輕的我們不懂。

吉修先是追求眼睛細細咪咪的丸子頭,丸子頭不理他,十分嫌惡。吉修又追求另一充滿藝術氣息,穿搭很有藝術感的飽滿額頭女生,人家淺淺笑笑,幫吉修挑挑衣服用品,笑說願幫助吉修提升品味好追女生,她身邊早有設計家男友。他又追一位眼鼻大器,端莊穩重,其實性子古怪好奇的高材生。他對我說,常送女生禮物,但對方反應普普。我問他,都送這些女孩什麼禮物。他說,送書。

我恍然大悟,吉修非常節儉,因擔任媒體編輯關係,當年適逢出版業正盛,媒體還很大,常有出版社大方贈書。他便把自己收到的大量書冊,當成禮物,放在帆布書包,這自然也是出版社的贈品,一包一包送給女孩。我問他,你送贈書追女生有什麼用,偏偏你喜歡的女生都是個個頭上長角,文青高學歷,看的書還少嗎,個性強烈,溫順平凡的女又看不上。你這些不花錢的書一直送一直送,哪會有女生理你?吉修問我,那要送什麼?我說,追女生,送小飾品,小東西,窩心的漂亮的。

他說,那些很花錢吧。我沒吭聲。

吉修於是送那個大器女生各種保養品,那女生笑笑地,來一瓶收一瓶,來一組收一組,那保養品之昂貴,讓我咋舌。吉修送那女生小首飾,來項鍊收項鍊,來手環收手環。吉修一直打電話給女生,手機不通便打家裡,女生也不接,上班時間他問女生怎麼沒接電話,女生說在樓上媽媽家,沒有子母分機,不知來電。吉修次日便送了子母分機的電話,女生收下了。

我有點忐忑,問那女生,如果對吉修沒意思,也許不要他的禮照單全收,讓他誤會自己有希望。女生說,她從沒答應和他約會,不和他單獨見面,應該意思很清楚,至於禮物,他要一直送,自己為什麼不能收。

吉修比我們年長,又這麼省,終於在板橋買了房子,買的是和他母親同一社區新大樓,換句話說在原住家社區增買一戶,搬出作為獨立也為成家做準備。吉修應覺得在條件上進了一階,十分高興,邀大家去他家慶祝入遷。大家覺得有點為難,因為當時捷運尚未通車,去板橋很遠,而且那是個不分晝夜工作的媒體工作者難得的周日休假。但是大家還是勉去了,畢竟那是喬遷之喜。眼前所見,吉修請的人,就是我們這群比他小十歲的同公司女生,唯一的男客是一位缺牙,比他年紀大又黑的翻譯工作者,言語倒是誠懇討喜。吉修的媽媽在我們之前就備好了午餐,是火鍋,打掃好兒子的房子,我們到時已經不見蹤影。大家有點尷尬地吃了飯,很快就散了。

之後,吉修總要我們去他家火鍋聚會,約很多次只會成一次,去的人愈來愈少。有一次他又約,看他那樣子,我覺得不忍,便說好。去到他家,照例是經濟大方的火鍋,來的只有三四人,都是女生,我看這景況已經好幾次。

我忍不住氣,問吉修,你請客開趴,就是希望招待朋友歡歡喜喜,為什麼約的都是年輕女生,一個男生也沒,這是開趴嗎,大家開心嗎,連上次那個人很好的缺牙翻譯家,算是你人生少數的男性朋友吧,你也不肯再請,你做人不能這樣,女生也不會喜歡這樣的。

吉修嘟著嘴,咪著色眼不答話,只笑。我怒極了,重複剛剛的話,再說一次。他說,我賺的錢,我買的房子,我買的食物,為什麼要花一毛錢在男生身上?

後來他怎麼約,我都不肯去了。

跨年夜他在午夜十二點,狂打七八通電話,我不接。他竟換了個其他號碼手機,我沒料到這招,便接了。他好像沒事一樣,從那頭說,祝可愛的你新年快樂。

 

【李維菁專欄】同事 【李維菁專欄】同事 【李維菁專欄】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