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留學女孩海歸歷險記:「我也很怕成為防疫破口!感謝我的國家讓我回家。」

在倫敦學插畫的洪如意 Louise,是之前「海歸」留學生之一。她為《美麗佳人》撰文記錄下英國的疫情,她決定回國的原因,以及從登機到返台後的種種經歷。這場 Covid-19(武漢、新冠肺炎)的驚魂記,讓她更加感同身受台灣是多麼安心且溫暖的存在。

撰文/洪如意 插畫/洪如意 圖片提供/洪如意

留學女孩海歸歷險記:「我也很怕成為防疫破口!感謝我的國家讓我回家。」

歐洲疫情大爆發,英國還是很 Chill

從三月初歐洲疫情大爆發開始,陸陸續續有大學自主宣布取消面對面課程,國際學生開始搶機票回國,然而當時似乎只有亞洲學生有這股恐慌感。早計畫好3/9到紐約戶外教學參訪的我,在家人強烈反對下,3/6忍痛取消了這個不可退費的行程。向隨行老師說明退團原因時,當時他們還是認為英國和紐約的疫情並不嚴重,就算真的感染 Covid-19,我們都還年輕健壯,不會有什麼影響,亞洲人的反應有點過度了,當時還有另外三個中國學生也取消行程。老實說,那時的我,在大家都很 Chill 的狀態下,我跟他們一樣覺得「死不了的啦」!

只有亞洲學生恐慌,大家都還是很 chill
只有亞洲學生恐慌,大家都還是很 chill

什麼時候開始想回台灣呢?印象深刻,3/12

在英國首相說出 “Many more people will lose loved ones to coronavirus.” 之後,陸續發表了讓眾人心慌的言論。包括群聚免疫,以及政府對疫情的態度與作法相對其他歐洲國家消極,同時,學校裡的中國學生發起了停課請願、班級群組開始有人關注是否停課的問題,再加上,戶外教學的46位師生,將從已經宣布進入警戒狀態的紐約市返回英國,系上只要求他們需自主隔離7天,我的心情是:「天啊!我不想死在宿舍裡!」

早已規劃好的紐約戶外教學行程,我只能忍痛取消
早已規劃好的紐約戶外教學行程,我只能忍痛取消

另一個心結點是,跟我同樓層共用廚房的當地生,防疫概念低落,清潔衛生習慣更是不能自理,基本上是溝通無效的地步,加上當時我自己和同層樓友都有咳嗽的症狀,心情上,不太好過。

宿舍廚房髒亂的冰山一角
宿舍廚房髒亂的冰山一角

該回台灣嗎?家人要我自己選擇。

幾乎每個留學生都很糾結到底該不該回家,有好多的不確定圍繞,心是忐忑不安的。學校不停課、師長更可能不諒解、簽證問題、作業問題、房租問題、搬家問題、機票問題、學籍續存問題、下學期回得來嗎?還有像是飛機上的機艙環境更危險、自己會不會已經染疫了、會不會成為台灣防疫破口等等。我的好友因為有先天性氣喘,二話不說馬上買機票回日本,健康疑慮的壓力,已經讓她無法專心學習;另一個好友則是因為父母年紀大,回去也沒有其他地方能夠隔離,擔心父母健康,所以選擇不回去,獨自待在英國等疫情退去。

班級群組開始討論要怎麼要求學校停課
班級群組開始討論要怎麼要求學校停課

 母親告訴我,不是回台灣就等於防疫,有沒有確實做對防疫在個人,染病風險在外出時接觸的環境、在交通的路上,待在英國不出門一樣可以安然度過。家人希望我把課業、簽證、住宿等問題都安排好的前提下再返台。到時候真遇上英國或台灣封國,就平常心留在英國長期奮鬥。

學校防疫措施=加強公共區域消毒? 

不同於其他自行宣布停課的大學,以及已經有人確診必須停課的學校,我們學校一切遵照政府指示辦事,「政府沒說停課沒確診就不會停課」。但這個規範底下,有著很讓人擔憂的疑慮,英國採「不是重症不篩檢,輕症者先自己待在家裡自我觀察的政策」,所以,很可能已經有人染疫了不自知,或者症狀輕微而來學校上課。學校對大家提出疑慮的回應是,會加強公共區域以及電腦鍵盤的消毒。這樣輕率的防疫對抗方式,實在讓人哭笑不得,當時英國確診人數每日破百地增加。連原本不敢回韓國的同學,都覺得英國太可怕了,應該趕緊返韓。

趁學校還沒完全關閉前,我和同學保握時間使用學校設備做作業
趁學校還沒完全關閉前,我和同學保握時間使用學校設備做作業

在改變政策,正式宣布「停止面對面課程、非必要不出門、關閉超市外的商店,進入緊急狀態」之後,3/23學校宣布停課了,接著藝術學院的設備工作坊全部關閉,只剩圖書館還開著(三月底正式全部關閉)。課程及作業繳交皆改線上,對於延期繳交作業的申請資格也放寬許多。

這裡也有超市之亂!韓國超市是小確幸

疫情大爆發以來,最有感的絕對是超市,罐頭、麵包、衛生紙、雞蛋、糖、麵粉、保久乳,能買多少就買多少,我認識的當地媽媽說,二月份就開始買不到尿布了;朋友跑了3間超市才買到衛生紙。同時,除了超市,最多人的地方是公園。三四月是倫敦最美的季節,滿街櫻花盛開,更是這個雨城少有能天天艷陽高照的季節,就算疫情嚴峻、政府宣布不要出門,也阻止不了英國人遛狗、曬日光浴、踏青的慾望。雖然人民好像不太重視防疫,但大家都很敬佩在前線的人員,3/26晚上八點,大家一起開窗為前線人員鼓掌,Clap for NHS, Clap for Carers.

三月底開始,為嚴格實施保持安全距離,超市採排隊入場制。一早到超市,隊伍已經圍繞整個停車場了。我選擇到相隔500公尺的韓國超市買菜,不用排隊入場,室內的亞洲人、收銀員幾乎都配戴口罩、貨源充足,跟當地超市有截然不同的景象。

母親託友人從上海寄口罩給我,東西寄了好久都沒有來,個資反而外洩了。三月底我接到了中國口音自稱是DHL快遞公司的電話,說有人用我的名義偷寄了三本護照和八張銀行卡到上海,包裹正被海關扣押,我需要自行向上海公安報案。我嚇得一身冷汗,還好當時太緊張,不小心掛斷電話結束了這場鬧劇。

很幸運,我沒有遇到嚴重歧視

從西方疫情還沒嚴重爆發開始,亞洲人不分國籍被歧視、被欺負的案例層出不窮,身邊同班台灣同學分享,一月底時因為個人因素需搭機返台,至藥局詢問購買口罩,被以極差的態度對待,並諷刺的說:「沒有口罩,以後也不會有,線上也不會有,不是都被你們中國人買光了嗎?」。他解釋再多也沒有用。後來,他只能帶著防護力低的防塵口罩搭飛機回台灣。他在倫敦租屋處往機場的路上,還遭到了計程車司機的拒載,解釋了好一番,司機才勉強接受他。

每天都要自己仔細消毒帶出門的物品
每天都要自己仔細消毒帶出門的物品

東西方對於口罩的認知不同,西方人見到戴口罩的亞洲人,多數不會欺負或辱罵,但會有閃躲、摀住口鼻或盯著看的反射動作,我能理解也遇到過,是不好受,但這不算歧視。以前的英國人室友告訴我,她這輩子還沒戴過口罩,口罩是重症的人在戴的。英國確診人數破萬後,陸續有本地人戴起了口罩,也有一些人開始在社群媒體宣導戴口罩、分享如何製作布口罩,這時在路上戴口罩壓力也就不會那麼大了。

返台那一天……我的#OOTD是雨衣人

關於宿舍合約的問題。宿舍的租約到7月中,而這一走,估計大概9月開學才會回英國了,所以我必須把東西先清空搬出宿舍。因為疫情,房屋仲介取消了看房服務,未來要住的地方還沒有著落,住附近的英國籍同學,一家人好心的收留了我的家當,真的非常感謝。他們不收錢,我只能以超市被搶光的漂白水、衛生紙,還有母親託友人從上海寄來的50個口罩等防疫物資回報給他們。

從決定回台灣那刻起,彷彿進入備戰狀態,家人每天都在幫我研究搭飛機的自我保護裝備,無奈的,跟防疫相關的物資都很缺乏,幾乎是有錢買不到。

從宿舍搭公車到機場過完安檢登機,我採兩階段式穿搭。因為只有一件雨衣,第一階段,身上套了一個大垃圾袋、戴了刷洗廁所用的手套以及僅存的兩片戴了會安心的 Made in Taiwan 的口罩,頭髮綁好並噴上定型髮膠,不讓任何一根露出浴帽外,過安檢前再把塑膠袋直接從身上撕掉。

相較於其他留學生,我返台比較晚,機場非常空,工作人員也不多。希斯羅機場航廈的工作人員,全數都有戴手套。有些工作人員有配戴口罩,但奇特的是,有些工作人員是將口罩拿在手上互相聊天。聽聞在其他機場航廈工作的人說,他們公司禁止員工戴口罩。順帶一提,過安檢時要求脫鞋檢查,工作人員看我將雙腳套上塑膠袋,覺得沒這必要,因為看我不是光著腳丫子是有穿襪子的……。

上完最後一次廁所,丟掉浴帽、穿上雨衣、戴上雨衣帽並綁緊、兩層手套,外層是繽紛的打掃長手套,準備登機了。我搭乘的長榮航空,取消曼谷轉機,直飛台灣。登機前,機場人員幫大家量體溫,發燒是禁止登機的。同班機有兩個英國阿伯,什麼防護都沒做,也沒口罩就登機了,真的好勇敢。一上飛機,大家開始瘋狂噴酒精消毒,每個角落都不放過。我在機上10幾個小時不吃不喝不去廁所,基本上很多人都這樣。

回台灣後,很多朋友跟我說辛苦了,其實我並不覺得辛苦,不吃不喝睡一下、看部電影就熬過了;穿著雨衣是有點悶,但睡著就沒感覺了。真正辛苦的是,機上的人員們,穿著防護衣、戴手套、N95、護目鏡,走來走去不停為大家服務,隨時噴酒精消毒。但在需要廣播時,為了讓乘客聽清楚,還是拔了口罩,辛苦了在機上和機場的所有人員,祝福你們平安健康!

從下飛機開始,感受到政府滿滿的用心

海關機場人員不停消毒、在轉盤上的行李濕濕的,已經被噴過消毒水。檢疫人員很有耐心、篩檢流程讓人安心。(我因為過去14天有咳嗽和痰,保險起見去做了篩檢)。因為疫情的緣故,入關動線有些調整,機場保安人超好,全副武裝,直接帶著迷路的我走到防疫計程車登記處。

上防疫計程車前,司機讓我繞圈圈,很仔細的幫我全身噴酒精,噴超多,噴到我覺得冷!鞋底、包包、行李全噴好噴滿。防疫計程車全程開窗戶,保持空氣流通,司機全程配戴口罩,不交談。從桃園搭到嘉義原跳錶價6,000多,自付1,840元,其他由政府補助。我到家下車後,司機馬上進行全車消毒。

回家的車程上,鄉公所阿姨打了電話關懷,問我一些問題,什麼時候到家等等。回到家大概3分鐘,鄉公所馬上打來,並且叮嚀我換衣服,趕快洗澡,那時已經晚上10點左右了,好多人為了防疫,加班了。

嚴格的居家檢疫生活開始!與世隔絕,但心暖暖的

為了做好防疫,家人沒有跟我待在同一個房子,媽媽事先買了食材存放冰箱,把家裡的車庫前院畫出位置,貼上紙條,擺放了資源回收袋、垃圾袋、廚餘袋、行李箱、穿回來的衣物、鞋子等的位置。補充物資時,則先掛在門口後再讓我去拿。為了當一個「防疫模範家庭」,家人要求我多隔離一個禮拜,對,他們也很怕我成為台灣的防疫破口。家人曾經開玩笑說,我一抵台,就要把我裝到大塑膠袋裡防止病毒擴散。

家人提前準備的箱子和紙條
家人提前準備的箱子和紙條

第一天一早衛生所的人員打了電話關懷,問我的身體狀況等等;過了一個小時村幹事打了電話關懷宣導並提醒今天會把防疫包送達。鄉公所、衛生所、村幹事人員都非常的和藹,還詢問需不需要調整關懷時間,怕我有時差,吵到我睡覺。

接下來每一天,都有兩通電話分別是衛生所與村幹事詢問體溫和身體狀況,也通知了我在機場篩檢結果為陰性,還會關心有沒有飯吃、需不需要幫忙送飯。我家的訊號很差,連續兩天收到訊號異常已離開檢疫地點的簡訊,過10分鐘,警察就來了,連警察都關心我有沒有飯吃,真的很暖。

我收到的防疫包
我收到的防疫包

經歷了這場驚魂記,我最大的改變是…

在這一切還沒發生前,我其實不是個會在社群平台為國家發聲的人,但自己經歷了這些,深深感謝我的國家讓我回家、讓我感到安心。之前英國疫情爆發時,我到宿舍櫃檯領包裹,櫃檯一看到我,口氣不佳劈頭就問我是不是來自中國,我說不是我來自台灣,他說「泰國」?我說不是,是「台灣」,他又問那是哪裡?如果再重來一遍,我真的很想跟他好好介紹,我來自一個防疫做的很好的國家「台灣」。

回來後,我因為WHO而憤怒,因為 #TaiwanCanHelp、#TaiwanIsHelping而開心,我開始用自己小小的力量,盡量分享台灣的好給外國同學知道。分享自己每天經歷的防疫過程給國外朋友,知道的人都說I wish I could be there.

希望以後除了珍珠奶茶王國,台灣在國際上也能有「防疫王國」這個廣為人知的頭銜。

洪如意,目前就讀英國倫敦 Kingston University,插畫動畫系二年級。

Faceboook:去倫敦上插畫課
Instagram:redlouise_illustratio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