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游牧人生》:如果你也曾心碎、失落、迷惘,甚至是好好愛過,就會被這部電影深深觸動。

《游牧人生》(Nomadland)自從2020年9月在威尼斯影展首映後,不僅拿下當屆最佳影片的金獅獎外,接著更以所向披靡的氣勢,幾乎橫掃了之後各大電影相關的最佳影片獎項,也讓導演趙婷成為了許多獎項中首次拿下最佳導演獎的女性及亞洲女性導演。而在這回的奧斯卡裡,《游牧人生》也入圍了最佳影片、導演、改編劇本、女主角、攝影與剪輯等六項大獎,並被公認為最具得獎相的電影。究竟,這部電影的魅力何在,能讓全球無數影評與影迷都為之折服?

Photo / 二十世紀影業

《游牧人生》:如果你也曾心碎、失落、迷惘,甚至是好好愛過,就會被這部電影深深觸動。

你很難形容像是《游牧人生》這樣的電影。

基本上,《游牧人生》幾乎沒有我們所熟悉看到的那套好萊塢劇情公式可言。雖然這部片確實有原著,但是其原著卻是一本報導文學,而這部電影與其說是改編自這本書,其實更像是把書視為參考資料,另行編寫出一則如同紀錄片般具有高度真實感,明明捨棄了大多數戲劇元素,卻也依舊足以打動人心的日常記事。讓人在看著銀幕時,彷彿被吸進了另一個世界,就此度過了一段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時光。

《游牧人生》沒有什麼戲劇性轉折,但卻依舊散發出極為充沛的情緒渲染力,就這麼緩緩地利用畫面,彷彿輕輕牽著你的手一樣,帶你跟著女主角四處遊走,與她一同過著以車為家的生活,就這麼在一年裡四處游牧而居。

有時,你們會由於特定期間的短期打工機會而來到某地,又或者是隨著以相同方式生活的人們一同移動,彼此互相支持。也有些時候,你們會孤單上路,讓天地之間彷彿只剩下你們與自己的內心似的。而在某些情況下,你們或許還會遇到曾經在游牧生活中巧遇的人,又或者是造訪故友或親人的住所,就這麼度過稍微停泊下來的短暫時光。

值得注意的是,《游牧人生》並沒有刻意強調這種生活的美好,而是在許多細節中都拍出了這種游牧生活的麻煩之處,例如上廁所或天氣寒冷這些事情,都會讓人苦惱不已。

但在此同時,這種生活的特殊魅力也會在片中自然而然地傳達出來,透過一種並非讚揚也非批判的態度,就這麼平實地呈現在我們面前,隨著每個人心境與生活習慣的不同,進而在每雙不同的眼中,掀起各自不同的心靈漣漪。

雖然《游牧人生》確實提到了一些社會問題,也告訴我們有些人其實是因為生活遭逢變故,因此才過著這種以車為家的游牧生活。但最為巧妙的地方在於,趙婷不僅沒有特意展現出對於社會的控訴,甚至也並未以憐憫之情來加以處理。事實上,趙婷還透過了主角與她在這一路上所遇到的人告訴了我們,其實有些人會選擇這種生活方式,未必僅是出自無奈,而是懷抱著各自不同的心情,就這麼踏上了這條「生活即旅程」的道路。

那樣的念頭極為複雜。對有些人來說,那可能是一種逃避的方式,而對另一些人來說,那也可能是追尋真實自我的作法。但也有可能,有人之所以會踏上這一條路,是由於失去的感覺實在太過痛苦,因此倒不如盡可能地讓自己少擁有些,藉此遠離可能再度發生的傷痛。

《游牧人生》不管是角色的塑造,甚至是畫面上的表現,都能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深陷其中,想像自己過著這種游牧生活的光景。全片在許多時刻都帶來了動人的畫面之美,讓無與倫比的美麗與蒼涼同時並俱,再搭配上主角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那簡直如同紀錄片般真實到驚人的演出,也讓《游牧人生》不知為何,總在不少時刻會忽然帶給人一種心碎般的感受,既滿足於眼前所見的畫面,卻也奇妙地泫然欲泣。

就某些方面來說,麥朵曼或許也確實不僅是在表演而已。為了這個角色,她實際度過了一段那樣的生活,最終成功地在《游牧人生》中,讓你覺得她就是那個人,給我們的感覺完全跳脫了扮演這回事,而是確實成為了對方,簡直只能以出神入化來形容,絕對堪稱是《游牧人生》之所以能顯得如此真實的主要原因之一。

正如同開頭所說,《游牧人生》是一部難以形容的電影,它沒有太多的戲劇轉折,比較像是透過電影銀幕,帶領你直接體驗這種生活的一扇大門,讓你不需要實際有過這種游牧生活的經歷,便能充分地體會這部電影。

簡單地說,如果你也曾心碎、開心、失落、迷惘、快樂,甚至是好好地愛過,或許就會被這部電影所深深觸動。

《游牧人生》,就是這樣的一部神奇之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