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防疫宅在家回顧這些年日劇話題作 !《如果30歲還是處男》、《極道主夫》、《昨日的美食》外,還有那些禁忌情愛片單可開追

早期日劇經典不論是《東京愛情故事》或《愛情白皮書》等作品,皆是不斷重看也不會膩的時代,不僅創下高收視,也刻劃無數人的青春記憶,但在韓劇襲來後,日劇已沉寂了一陣子,不過這兩年卻開始不斷注入不同劇種的新鮮感,不論職人、漫畫改編、愛情等類型,都重新挑戰另一視野並營造話題,也重回備受關注的影劇市場。
防疫宅在家回顧這些年日劇話題作 !《如果30歲還是處男》、《極道主夫》、《昨日的美食》外,還有那些禁忌情愛片單可開追

LINE TV為近期防疫宅在家的觀眾推選出幾部具有話題性之日劇作品,包括《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極道主夫》、《昨日的美食2020跨年特別篇》、《Guilty這個戀愛有罪嗎》、《桃色杏色櫻色》、《前男友狂》、《Life線上的我們》等劇,各部作品在播出期皆獲得觀眾青睞與討論,不同的故事取向下,也創造不同的時代熱度,我們就來看看這些作品帶來哪些值得重溫的視野。

男人之戀爆熱度,純愛生活感最引共鳴

話題熱作《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是去年秋季日劇最大贏家,這部作品所打動人心之處在於愛情中的純粹,與許多觀眾心之嚮往的愛情觀。該故事描繪在文具公司的安達,在30歲到來時因保持了處男身份而獲得了「閱讀所觸及之人內心」的超能力,並透過超能力得知同期同事黑澤優一對他的愛慕之情,進而開始引發兩人不同的情愫。兩人在片中輕觸愛火的橋段也引起不少腦補,包括玩國王遊戲而被黑澤親額頭的安達、黑澤幫安達圍圍巾的溫柔、黑澤對病倒的安達做公主抱,甚至在練習約會的遊樂場都一再令觀眾砰然,對於保守了童真而擁有的魔法技能,儼然成為傳達愛情觀的橋梁,獨樹一幟的療癒小品,算是該階段重溫首選。

而西島秀俊宇內野聖陽演出的《昨日的美食2020跨年特別篇》,除了延續2019《昨日的美食》劇集的原有的特色外,最大看點之一就是宮澤理惠也加入演出,她將詮釋西島秀俊劇中一直憧憬的女偶像「三谷麻美」,也因此讓兩位大叔原本的感情出現變化。這部作品拋開青春戀曲模式,以生活感與不同家庭料理打中人心,兩位中年大叔之戀貼近寫實感,在婚姻般的同居生活下,不論爭執或相依情境,都給予高分的共鳴度,是一部滿滿踏實感下的溫暖小品。此外,也推薦另一部改編自「常倉三矢」BL漫畫的《Life 線上的我們》,該劇集描繪兩位男主角從17歲少年時期到40歲的愛情故事,在短短四集中細膩刻劃的真摯情感,把男孩銳變成男人的愛情張力鋪排夠味也夠虐。



玉木宏反差萌黑道系主夫,笑點滿格的暖心之作

去年另一具話題之作就是由玉木宏演出漫畫改編的《極道主夫》,該角色為前黑道成員阿龍,為了另一半退出黑道界,並華麗轉身成專業家庭主夫。在突兀又趣味滿點中看見這位黑道系主夫從打掃、煮飯、洗衣各種家事都一把罩,但在殺氣下卻又呈現一股反差萌,光是騎腳踏車送出愛妻便當也能被警察關注。滿溢的黑道氣質中,在超級賢慧,除了做菜外,還有許多主婦小秘訣,算是一位意想不到的全能主夫。

尤其玉木紅劇中造型被觀眾力讚該角在漫畫還原度上簡直「百分百相像」,不僅是臉上的刀疤和戴上有色鏡片外,還穿上可愛的熊熊圍裙,光這些點綴就有趣。劇中他更與主婦們合組「家事團」的玉木宏,在違和感十足下帶動起療癒作用,如同常看日劇的觀眾就會知道,往往在越笑鬧節奏中,越會隱隱帶出故事主軸,而該故事重點看似誇張的喜劇,但每集尾端呈現的溫馨感卻豐厚了角色笑鬧的層次。兇猛又可愛的行徑中,傳達起如何在認真過生活的換位思考中奮力一搏,這位金盆洗手並成為專業主夫的角色與劇情,也完全切中現在的疫情氣氛,鬆緩之中也可跟這位「極道主夫」學習如何成為家事達人。

複雜情愛的禁忌戀曲,帶出純愛的掙扎

韓劇在「上流」系列中鋪排各種灑狗血感情橋段而開展熱度,日劇其實早在各種禁忌愛情的戲劇裡不惶多讓,但日劇更擅長的是寫實度,同時從複雜情愛人設去帶出角色對純愛與禁忌的掙扎,《Guilty這個戀愛有罪嗎?》、《桃色杏色櫻色》、《前男友狂》三部作品就用了不同的角度來討論。其中今年初播映的《桃色杏色櫻色》,被定調為「成人愛情」日劇,除了揭露職場男女四角戀愛中的愛與性外,角色也在酸甜感的又愛又虐中找到砰然的心動。該劇呈現尺度之大,在上映時收視還一度超越了綾瀨遙的《天國與地獄》,讓觀眾也撇開心中的純愛觀,入坑討論起性與愛的先後順序。

《Guilty這個戀愛有罪嗎?》則以不倫戀的元素,拋出震撼彈給觀眾,除了男主角揭曉自己在外的小三是老婆的好朋友外,其實女主角也重遇已為人夫的初戀男友,在看似恩愛的夫妻生活中,其實各自都有了對象,其中所被探討的是從不倫的婚姻關係中是否能繼續享有愛情,在相安無事的狀況下,不倫戀愛是否就不是人性的原罪,這尺度引出正反討論,抨擊之下也反映價值觀的角度該怎麼平衡。

此外《前男友狂》是描述女主角對前男友念念不忘下,除了幻想對方仍在自己身旁,也時時關注著對方。但該劇雖名為《前男友狂》,編劇卻也在劇中也開啟前男友與前女友的對照組,讓觀眾可以對應不同的心態。這些仿彿遊走在禁忌邊緣的愛情戲劇,在不同主題下給出了三觀的重整,也使我們在追劇中享有另一層的自我辯證,高漲情緒起伏下,在對愛探索的同時,也表達在勇於追求自己內心的嚮往情愛下,是否該墨守錯與對認知的框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