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邱澤/吳慷仁/陳柏霖/吳青峰|Rebel with Love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魷魚遊戲》:沒有鬥智,就連公平也只是幌子,歡迎參加一場沒有贏家可言的死亡遊戲

Netflix的韓劇《魷魚遊戲》在上線後,隨即引發了一陣熱烈討論,甚至更在短時間內拿下Netflix美國榜收看冠軍,接著又登上全球榜第一名,就此創下Netflix史上最受歡迎的韓劇紀錄,除了讓原本就頗受歡迎的李政宰(이정재)更加為人所知以外,同時也一舉捧紅了在劇中飾演警探的魏嘏雋(위하준)、從模特兒首度轉戰戲劇演出的「脫北者」鄭好娟,以及戲份雖少,卻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李瑜美(이유미)等人。究竟,《魷魚遊戲》為何能創下如此佳績?這部驚悚劇與其它類似的作品又有何不同之處?在此也稍作警告,以下的文章將會提及《魷魚遊戲》的部分關鍵情節,還沒看完本劇的讀者還請斟酌閱讀!

Photo / 魷魚遊戲劇照、Netflix

《魷魚遊戲》:沒有鬥智,就連公平也只是幌子,歡迎參加一場沒有贏家可言的死亡遊戲

不管是《賭博默示錄》(賭博黙示録カイジ)、《詐欺遊戲》(Liar Game)、《要聽神明的話》(神さまの言うとおり),又或者同樣是Netflix獨家影集的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今際の国のアリス),《魷魚遊戲》與這些同樣以「遊戲」作為主軸的驚悚懸疑漫畫或影劇前輩相較之下,最常被某些觀眾視為缺點的部分,其實也正是這部戲最為別出心裁之處──也就是《魷魚遊戲》裡的各種死亡遊戲,其實並不講究鬥智,就連主辦方口中一再強調的「公平」二字,事實上也都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

延伸閱讀:

說真的,如果你把自己假想成遊戲的主辦單位,就會發現他們選擇這些單純的兒童遊戲,除了與其中一名主辦者的動機息息相關以外,像是這種並不講究鬥智的設計方向,也同樣是相當合情合理的安排。

畢竟,主辦單位僅把這一切視為娛樂,對於那些他們得要滿足的「貴賓」來說,參賽者的性命,也從來沒被當成與他們同等的人命看待。所以,除了猜測這些參賽者究竟誰能勝出之外,甚至就連他們自相殘殺、在掙扎中逐一死去的模樣,也成為了這些人的樂趣來源。

延伸閱讀:

從這個角度來看,若是這場遊戲以鬥智作為訴求,反倒有可能篩選出足夠聰明的人來反擊自己,這樣一來則無異於是在為自己樹立強大敵人。所以,主辦單位口中的「公平」,也確實只是一種佯裝大方的藉口,甚至還是暗示參賽者繼續遊戲的說詞之一。至於劇情中那些不夠公平的「缺點」,還有各場遊戲的規則漏洞,也正好突顯出建立這些規則的人根本不在意一切究竟公平與否,只在乎看起來夠爽就好,就算某些遊戲確實具有容易取勝的攻略方式,但每一種遊戲要求的能力原本就各不相同,再加上遊戲以外刻意安排的自相殘殺時間,其實也全是一種相當明顯的暗示,告訴我們主辦單位原本就不打算讓比他們還要聰明的人,在這一連串的死亡遊戲中脫穎而出。

不過,縱使劇中那些兒童遊戲的規則並不複雜,但當遊戲的賭注變成以生命作為代價後,也讓《魷魚遊戲》透過不同角色對這些遊戲的看法及應對方式,成為了這部劇集之所以能繼續吸引觀眾看下去的主要原因。

延伸閱讀:

就身為主辦者之一,卻又潛入遊戲之中,假裝自己是個單純玩家的老人001而言,他的目的是想在生命的最後,重溫兒時那段無憂無慮的遊戲時光。但對於絕大多數的參賽者來說,他們則是因為背負著生活中再也無法負荷的重擔,這才選擇了參加這場以命相搏的遊戲,就某些角度而言,其實也象徵著他們認為就算在遊戲內死去,恐怕也好過在外頭苟延殘喘的絕望心態。

於是,這也使他們遊玩這些遊戲的過程,變成了一場向天真與夢想徹底訣別的典禮,就這麼紛紛以飽受創傷的姿態,重新投入那些小時候曾一度熱衷的遊戲,然後察覺就算那些規則還是與當年一模一樣,但玩起來的感覺,卻也有著天差地遠的區別。

延伸閱讀:

雖然乍看之下,他們像是在朝著獲得巨大財富的夢想奮力一搏,但若是稍微細心思考,我們便會察覺,與其說那是夢想,其實更像是當你深陷泥沼時,手邊唯一擁有的那條隨時都會斷裂的細細繩索。也就是說,這些人之所以參加遊戲,並不是為了要實現什麼夢想,而是為了有機會掙脫自己狗屎般的命運。因此,就連劇中看起來毫無原則的角色,也在遊戲的關鍵一刻,表現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自尊心,同時更展現出他們不過都只是孤注一擲,比起追尋夢想而言,其實只是希望解決生活困境的參賽動機。

有趣的是,在《魷魚遊戲》這部作品裡,甚至還沒有任何的贏家可言。由李政宰飾演的主角雖然在最後贏得了比賽,但卻始終背負著巨大的罪惡感,甚至長期不願意動用那筆鉅額獎金。

延伸閱讀:

而前面提到的001,他的參賽動機則是除了重溫往日時光以外,也希望自己能在遊戲中再度尋找到彼此可以完全信賴的夥伴。只是,他這樣的希望不僅在主角身上落了空,事實上,他的所作所為也正是抹殺了這些人心中善念的原因之一,所以自這點來看,他也等同於是輸了遊戲,甚至還輸了兩次之多,一次是在遊戲中寄望能找到人們的善意,另一次則是當他死去之際,已來不及發現人性的善意確實存在,使一切就這麼成為了他再也無法觸及的事物。

至於在劇情末段,才揭曉是由李秉憲(이병헌)所演出的遊戲負責人一角,也同樣在主導這場遊戲的過程中,被迫犧牲了願意為自己賭上性命的人,就算這個部分看起來另有伏筆,但就至今的發展而言,也代表他同樣成為了輸家之一,甚至就連與遊戲無關的部份角色,也都失去了自己重視的親人,使得《魷魚遊戲》就這麼迎來了一個完全沒有贏家可言的無奈結局。

延伸閱讀:

平心而論,《魷魚遊戲》確實不到神作的地步,但也的確有其可觀之處,就算你像我一樣,其實一直無法真正地認同主角,卻也無損於本劇的整體表現。

就這點來說,如果是在現實生活裡遇到主角這種人,的確會讓我感到火大不已。這個角色就像是個未曾真正長大的人,一直以孩子的角度觀看一切,包括他啃老與四處借錢的行為在內,就算他的本性並不壞,但他也從未認真地看待未來,甚至並不了解自己各種任性的所作所為,有可能會為他人帶來怎樣的負面影響。

延伸閱讀:

而他最大的改變與成長,是發生在彈珠遊戲之中,發現自己同樣會為了性命而使出卑劣手段的那一刻。就在那場遊戲之後,透過強烈罪惡感的滋生,這才帶出了這個角色根本性的改變。也因為這樣,雖然他在全劇結尾時選擇回頭戰鬥,但這個時候的他,卻也已經失去了他最後的童真,使得接下來他所要作的事,也因此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贖罪。

沒有鬥智的峰迴路轉,有的只是各種毫無理性與邏輯的相互殘殺,甚至還沒有什麼公平性可言。但仔細想想,就這方面來看,不也正是《魷魚遊戲》在同類型作品中,顯得更接近人類歷史,又或者是社會階級等問題縮影的最主要原因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