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陳庭妮|Modern Vintage

SUBSCRIBE

COMMUNITY視野觀察

Netflix《那年,我們的夏天》塑造純淨愛情故事,崔宇植與金多美所戀戀不捨的,都是我們曾經放手的愛

《那年,我們的夏天》於年假前完美收官了!最當我們從角色故事中脫離後,會讓你不經意地墜入情境所設下的美好,甚至想要支配眼前的角色成為故事中的一部分,那些對愛的期盼、失望、爭吵、懊悔、等待,甚至到最後回歸單純的美好,都如此赤裸真實且戀戀不捨。

Photo / Netflix

Netflix《那年,我們的夏天》塑造純淨愛情故事,崔宇植與金多美所戀戀不捨的,都是我們曾經放手的愛

《那年,我們的夏天》最後集數尾端中,崔宇植演出的崔雄畫下於高中時與金多美演出的延秀首次相見的剎那模樣,原來一直只畫建築物的他,留下唯一想畫的人物即是長達10多年,卻仍保持鍾情初衷的國延秀,最後那幅畫中顯見愛情的萌芽,皆是源於單純的對望。

這部劇集裡,眼神總是被鏡頭強調。他們不論落寞、雀躍、美好或甜蜜的眼神,皆流露愛至銘心的千言萬語。然而,更多的是單方的凝視。二人不約而同隔著對方沒注意到的視角看著對方,抽空了自己的存在,進入那個以對方為核心的青春記憶。並從清淡的青春生活拉出兩人從曖昧、交往、分手到再度復合的不同階段中不與人知的心事回憶。導演剪輯的手法在各自對位連結下,精準俐落清洗了崔雄與延秀擦肩而過的青春惆悵,甚至把周遭人物,不論志雄、延秀奶奶,崔雄養父母等人給予了酣厚尾勁。

生活哪怕有許多不得已,人生的主旋律該由自己去創造

劇中崔雄與延秀長期存於分裂與不安的情感,最大的心結處其實存於延秀的成長背景中,那些所想隱藏的不堪與自卑讓兩人感情多了幾份擔憂。但是當那奶奶對延秀說著不要扛下所有責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這也才讓延秀真的開啟了不顧一切開始要過自己人生的念頭。卸下自己加諸的包袱下,也才讓她知道原來過往的傷痛並非孤軍奮戰,「我從來不是自己一個人,我以為自己人生不值得一提,但其實都有著精采,讓我看起來黯淡無光的是我自己」。

她坦然的面對了藏於心中的心緒,頭一回感受了原來自己是喜歡這樣的人生,這段心事鋪排,不論是否崔雄給予安心的佔比極大,但也才顯見黑夜與白晝相會的悲與喜,都是自己該給予自身的信心,而這段從自責到自醒的過程,也安慰到觀眾心中,並揭起動人的波瀾,讓現實也想看清未來路途的我們,知道哪怕生活有許多不得已,人生的主旋律該由自己去創造。而以為最不願度過現在,也可能是真正想要的人生。

寫實金句是療癒在生活中泛起困頓的解藥

《那年,我們的夏天》所追求的春春世代中愛情與生活的質感,豐厚了劇集寫實勁力,與我們生活零距離的愛戀刻痕,凝聚起巨大的真實重量。同時劇中不斷出現的寫實告白,皆一再療癒在生活中泛起困頓的解藥,同時也造就人生縮影。

好比徘迴在對延秀單戀,另一邊卻是與崔雄有兄弟之情的志雄(金聖喆飾),對著也單戀崔雄的NJ(盧正義飾)說出一段煎熬心聲「單戀一開始是難受,接下來會更難受,然後難受到快死,到最後,反而就習慣了,雖然還是無法放棄,但就是會習慣那份單戀的痛苦,感覺會變得遲鈍,隨後那種煎熬也變模糊了」。心碎的話中彷彿看透世態的滄桑透徹,當有了解當痛覺遲鈍後,也渴望著那份單戀能到盡頭,但是終點到那呢?

記憶無法被吹散,但可以轉化成一種祝福,放手是對自己也是對兩位好友的愛,金聖喆所演出的志雄在悵然若失下沒有挫敗,NJ那怕頂著偶像的光環,也不因單戀而負向與退縮。該劇在兩位配角的成功架設下,使人性多了體貼的思維,於以退為進中看見似減實加的重量。另外演出崔雄與延秀好友的經紀人恩浩、小酒館老闆娘率伊也在打屁磨蹭的細節裡,埋伏了友情間的溫潤相挺,讓看似平靜愛情故事,顯現抨擊於心並共感無比的振動。

隨著崔雄的畫筆把青春愛情描繪得令人驚喜而雀躍

延秀說「越幸福時刻越要小心,因為世上的不幸往往總是頂著幸福的樣貌接近我們,看似順遂同時,也不能掉以輕心」。編劇將人性細膩的寫實觀點切換到各個角色身上去看見我們的人生,混沌孤單的時刻也能夠不顧一切追求現實包袱中所誤會的愛情,正視自己犯過的錯誤。到了一切取決於某一方心意的關頭時,終究共同第一次勇敢追求自己內心的嚮往,這個快樂結局在把陳腔濫調的青春愛情描繪得令人驚喜而雀躍。

同時該劇值得一提就是在音樂輔助下,觀眾更能伴隨角色的情感一同沉浮、變化,在崔雄追求中感受一種幸福的酸楚,在延秀的陪伴中感受一種酸楚的幸福。偶爾穿插配角的情感線也不覺冗長和枯燥,循序漸進看見角色們具有成長的層次表現,並演繹得不落俗套,算是形神兼具,在舉手投足間釋放故事魅力。

尤其於愛情橋段裡,眼神帶有絲絲渴望及隱隱的憂鬱,對白折射着彼此內心的憧憬,讓該劇就算沒有華麗鋪張的色彩,但情緒卻也如同隨著崔雄的畫筆一同壓在觀眾的內心深處,塑造了這段純淨的愛情故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