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恐怖室友全記錄》:租屋者與房東的惡夢,全在這些真實案例裡,化為可能就在你身旁的恐懼

只要是有過租屋經驗的人,不管你是房東或租客,勢必都會有段自己的故事可說。至於收錄了四起真實案件的Netflix紀錄片影集《恐怖室友全記錄》(Worst Roommate Ever),不僅有可能喚醒你相關的不快回憶,甚至還像恐怖片一樣,讓你在瞠目結舌的同時,更慶幸那些駭人事件沒發生在自己身上……

Photo / Netflix

《恐怖室友全記錄》:租屋者與房東的惡夢,全在這些真實案例裡,化為可能就在你身旁的恐懼

如果你喜歡恐怖片,同時也會留意相關電影新聞的話,應該都曾聽過布倫屋製片公司(Blumhouse Productions)這個名字。

這間公司以2009年的《靈動:鬼影實錄》(Paranormal Activity)打響名號,憑藉僅僅一萬五千美元的成本,便拿下了將近兩億票房,不僅成就了「鬼入鏡」系列,也在後來透過「陰兒房」(Insidious)與「國定殺戮日」(The Purge)系列,進一步奠定他們在影壇的聲勢,如今已成為好萊塢最具代表性的恐怖片專門戶。

延伸閱讀

而Netflix於前陣子上架的影集《恐怖室友全記錄》,則正是出自他們之手,因此這部以描述真實相關罪案作為主題的紀錄片影集,得以讓人在觀賞時浮現一股彷彿在看恐怖片的感受,似乎也就沒那麼讓人意外了。

基本上,罪案實錄的這類題材,幾乎已成為當前的一種娛樂主流。就算案件經過再怎麼離奇,也會由於它是實際發生過的事,帶給我們一種難以言喻的陰沈感受,尤其案件的相關元素可能會讓我們聯想到自己的生活時,則不免更讓人覺得怵目驚心,卻也同時更受吸引。

也因為這樣,專講這類題材的Youtuber在近年可說是大行其道,至於不少影音串流平台,也針對這類主題推出越來越多的紀錄片,透過實際採訪那些與案件有關的人士,就這麼帶來了不少Youtuber所缺乏的第一手資料。

舉例來說,像《恐怖室友全記錄》第一集的〈叫我奶奶〉(Call Me Grandma),其實就是一則曾被不少Youtuber說過的知名案件,描述一名看似親切、熱心公益的老奶奶,其實是個詐欺慣犯,她之所以收容那些無家可歸的人,全是為了伺機殺害他們,然後向政府詐領他們的社會救濟金。

這起案件的駭人之處,不僅是那種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可怕,更在於這件事讓制度上的善意,竟然就這麼成為了某些人行惡的動機,讓人有可能對真正的良善因此多了一分疑慮,甚至還使得原本心懷善念,因此把一些社會邊緣人送到那裡的社工,最後卻落得了一個無比愧疚,不斷責怪自己的下場。

但在《恐怖室友全記錄》裡,〈叫我奶奶〉這起案件其實算是比較特別的情況,接下來影集所介紹的三起案子中,內容則更貼近一般租屋狀況所會出現的情形。

舉例來說,若是房客租的是非獨立的套房或雅房,那麼則往往會與房東或其他住戶共享客廳與廚房之類的公共區域。而〈當心話少的人〉(Be Careful of the Quiet Ones)與〈通緝室友〉(Roommate Wanted)這兩起事件,則在這樣的情境下,讓我們看見事情有可能會惡化到什麼程度。

在一般的狀況下,我們可能會因為公共區域的整潔、東西與食物的所有權,又或者是深夜時分的吵鬧等問題,因而與室友發生程度不一的爭執。但在上述的兩起案件裡,其中一起最後衍伸為駭人聽聞的情殺案,而另一起則是租客利用法律上的漏洞,就這麼佔著房子不走,甚至還為同住的屋主帶來各種精神上的壓迫與折磨,因此順利地鳩占鵲巢,不斷反覆對不同屋主重施故技,直到最後迎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為止。

至於〈跑馬拉松的男人〉(Marathon Man),則把同住這件事,延伸到背包客旅遊時,可能會住上一段時間的那類共住式青年旅舍,講述了一起以詐騙為始,後來卻跨越國境,演變為殺人未遂的離奇事件。

這些不同的情境,讓《恐怖室友全記錄》因此以各種角度告訴我們與陌生人同住的危險,展現出惡魔可能正隱匿在看似無害的外觀下,讓我們既有可能自投羅網,又或者是邀請他們登堂入室。

也因為這樣,只要是你有過相關經驗,哪怕相似程度只有一點點的話,也會在看《恐怖室友全記錄》時被喚醒回憶,接著在心生共鳴之際,也被憤怒與恐懼這兩種情緒給反覆拉扯,知道好的室友得來不易,而遇到壞的室友則彷彿跌落地獄,讓你在理應讓你放鬆的空間,竟也總是戰戰兢兢,甚至是難以喘息。

但無論如何,在租屋的情況下,實在有太多時候根本輪不到房客抉擇,就連房東也可能會因為經濟需求而趕著將房子出租。也因為如此,這才使得《恐怖室友全記錄》格外嚇人,在既讓人覺得無奈之際,就這麼衷心地期盼著,像是裡頭的那些情況,將永遠永遠,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