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Netflix《怪奇物語4》:原來直到現在,不管我們已經幾歲,或許也還是在長大的路上。

Netflix的《怪奇物語4》(Stranger Things 4)在上線後,照樣發揮了這部影集的魅力,讓許多人紛紛在第一時間一口氣看完了前七集,並熱切期待即將於7/1上架的第四季最後兩集。而正如同前三季的風格一樣,《怪奇物語4》也在科幻驚悚的劇情中,融入了讓我們深有同感的成長主題……

Photo / Netflix

Netflix《怪奇物語4》:原來直到現在,不管我們已經幾歲,或許也還是在長大的路上。

Netflix的《怪奇物語》之所以能那麼受歡迎,除了驚悚懸疑的劇情設定以外,那些描寫出色的孩子角色們,也同樣是我們如此熱愛這部影集的原因之一。

從故事內的時間來看,《怪奇物語》每一季的時間都相差半年到一年左右,因此自第一季到目前最新的第四季故事,則讓我們看到了那些孩子逐漸變成青少年,慢慢與童真歲月告別的經過。

而在本季中,最值得我們留意其變化的,應該算是由米莉.芭比.布朗(Millie Bobby Brown)飾演的伊萊雯(Eleven)、諾亞.施納普(Noah Schnapp)飾演的威爾(Will),以及莎蒂.辛克(Sadie Sink)飾演的麥克絲(Max)這三個角色。

在麥克絲的部份,由於被劇中來自上下顛倒世界的反派威可那(Vecna)所纏上,因而使她就這麼成為了《怪奇物語4》前半部最受矚目的角色。她從上一季的活潑少女,到失去哥哥後,變成本季中孤立自我的模樣。

若是我們仔細觀看她與母親相處的細節,也會發現她的母親甚至並不關心她,就連劇中少數母親安慰她的橋段,到了最後也才讓我們發現,原來不過只是威可那打算欺騙她的幌子罷了。

再加上被威可那纏上的角色,幾乎全是擁有家庭問題或強烈罪惡感的人,因此我們也可以說,麥克絲所象徵的,其實正是由於家庭關係失衡,導致她由於愧咎或害怕失去的種種因素,因而拒朋友於千里之外的動機,其實也正像是有過不快過往的我們,所可能一度陷入的困境一樣。

至於威爾這邊,則是從上一季便開始陸續鋪陳問題,讓觀眾看到他面對朋友們的改變無所適從,滿心希望大家能回到小時候無憂無慮的痛苦一面。雖然在劇情中,劇組運用一些細節上的呈現,暗示了威爾有可能是同性戀這件事,但如果讓我們將這部分暫且拋開不看,威爾所遇到的問題,其實也正是對於友情的難以割捨。

不管這種被好友冷落的狀況,是來自於對方有了交往對象、兩人搬到不同的城市等等問題,也確實正如同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曾遭遇過的情況一樣,總是讓人在想起以前一度如此緊密的友情之際,不禁覺得有點唏噓。

而在伊萊雯這裡,她除了得面對同學的霸凌,甚至也得面對失去了父親與超能力的自己。在這種內外夾攻的情況下,伊萊雯透過欺騙男友的方式,來假裝自己過得開心,但在當被麥克(Mike)問到為什麼要騙他時,卻連她自己也說不出一個準確的答案,因此也將她的迷惑與無助就這麼展露無遺。

事實上,那也正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可能會遇到的事情。隨著我們的年紀增長,開始遠離自己原本最舒適的種種環境以後,可能會發現原來自己在這世界如此渺小,幾乎難以抵禦任何迎面而來的惡意。

這種情況所帶給我們的焦慮,在那個年紀時,往往總會超過想像,到達了叫人難以承受的地步。而這樣的狀況在伊萊雯的身上,則由於她過去的特別,因此使她更難以承受,也促使她最後還是回到了那個一度讓她恐懼不已的地方,試圖找回那個曾經特別與擁有力量的自己。

如果綜合這些情況來看,我們會發現,這三個角色在《怪奇物語4》的情節中,其實所面對的都是一種由「放不下」所帶來的痛苦。而這樣的痛苦,也似乎總要經過一段時間以後,才能讓我們在回過頭時,可以用比較客觀的角度審視,知道一切總有過去的時候。

這也正是《怪奇物語》之所以可以吸引我們的原因。那不光只是刺激驚悚的奇幻冒險,同時也是一種從孩子到青少年,再往成人世界逐漸試探而去的闖蕩之旅,就算描繪的是超自然的世界,但其中所蘊含的角色心境,卻足以讓我們回憶起某個時間的自己,甚至還會讓我們發現──

原來直到現在,不管我們已經幾歲,或許,也還是一直都在長大的路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