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金馬57/2020金馬獎】《親愛的房客》準影帝莫子儀專訪,「 真的愛過、失去過,才會懂得愛是什麼、付出是什麼。」

1996年演舞台劇出道,2000年第一次入圍金鐘獎,總與獎項擦身而過的莫子儀,2020年終於以電影《親愛的房客》獲得台北電影節影帝,並首度入圍2020第57屆金馬最佳男主角。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造型/YuyuKwen 妝髮/簡偉文@美少女工作室 編輯助理/陳維婷、曾冠樺、蔡淇竹

小莫是這樣與電影相遇的:「我家以前住在福和戲院旁邊,小時候第一次看電影是我爸爸帶我去的,它是一間很大很大的二輪戲院,我一直到高中都還會翹課去看電影。後來那個地方慢慢比較破舊,影廳很大,人很少,各種人都有,螢幕前有小小的舞台,舞台上就會有老鼠啦,貓啊,狗啊,跑來跑去。然後坐著翹腳這樣看電影,那時戲院還會有人抽菸,它一、二樓是菜市場,所以裡外會有菜市場的酸臭味,那個地方對我來說,是充滿記憶跟情感的地方。」

黑色襯衫、明黃領帶、鉤織混紡毛衣、咖啡色尼龍長版風衣、黑長褲、厚底紳士鞋,all by Prada。
黑色襯衫、明黃領帶、鉤織混紡毛衣、咖啡色尼龍長版風衣、黑長褲、厚底紳士鞋,all by Prada。

1999年,福和戲院歇業走入了歷史;而那個據說18歲以前活得很狂,蹺課、打架、抽菸、染髮、喝酒樣樣都來的少年,像是交棒了命運,差不多在這個時期接觸了演戲,走進了劇場,從此把自己安放在戲劇裡深耕,生根。

經過了,放下了

小莫18歲認識了鄭有傑導演,兩人上回合作是2006年的《一年之初》。時光荏苒,血氣方剛的小夥子都緩緩步入了不惑之年。二年前,他們在聚會相遇,小莫有感而發對有傑說,「可以找我拍戲了吧。」鄭有傑當時正在籌備《親愛的房客》,就這樣找到了飾演林建一的不二人選。

愛人死了。原本住在頂樓加蓋的房客林建一,選擇留下來照顧愛人的兒子與老母親。他煮飯,他打掃,他接送小孩,他陪老人上醫院,他毫無怨言扛起家務,每天把殘餘的愛和愧疚和遺憾,像一件永遠曬不乾的 T-shirt 般穿在身上,他的靈魂也溼答答的,每個眼神、每個動作、每一回張口或不說話,都滲出了孤獨。

小莫說,「如果再早個十年,我可能沒有辦法詮釋好這個角色。我到這個年紀,更能感受林建一所承受的。你經歷過人生各種情緒、各種經驗,你才會知道那是什麼,而且不能是在那個當下,還得經過了,放下了,才有辦法好好去詮釋那樣的情緒。愛到底是什麼,我們可能這輩子都會一直問自己。你真的愛過,真的失去過,可能才會比較懂得一點點愛是什麼,付出是什麼。」

內心裡的小法官

對小莫來說,孤獨已經是很熟悉的練習。「一直到現在,我都有一個很核心的信念,就是批判自己。」從高中開始他就在心裡開起小法庭,「你一定要經過重,才知道輕是什麼,相對的,我完全知道放鬆跟隨便是什麼。所以我會一直質疑自己,我必須對我的存在負責任。雖然我本身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但是我要求自己要冷靜,要理性,要抽離,包括做任何事的選擇,和不做任何事的選擇,我都會去思考。像是身為一個演員,我對這個社會有什麼貢獻,同時我也可以不做什麼,以維護某一些價值或尊嚴。」

黑色襯衫、明黃領帶、鉤織混紡毛衣、咖啡色尼龍長版風衣、黑長褲、厚底紳士鞋,all by Prada。
黑色襯衫、明黃領帶、鉤織混紡毛衣、咖啡色尼龍長版風衣、黑長褲、厚底紳士鞋,all by Prada。

該說他像「Actor X」嗎?除了表演,其他與表演本質無關、只是要把「莫子儀」形塑成商品的事情,他一概都不想做。「我真的不知道我在這個圈子裡有什麼優勢,太任性,太我行我素,20幾年來都是這樣。現在有進步一點點了,不像以前這麼衝動反叛,也會想也許有柔軟或更溫和的方式,去帶給大家不同的樣子。」

平等與真實之必要 

他從大學到30歲,因為收入不穩定一直都在打工,做過義大利麵餐廳,咖啡廳,酒吧,日式料理,「曾經有一整年不做表演,每天都在洗碗感受身體上的勞累,感受每個月賺一萬多塊的真實生活。可能也因為經歷過這些階段,我才能更懂得每一個人在社會角落的感觸,包括那種匱乏、空洞、對生命的不知所措,到谷底之後發現還有更谷底。因為這些過程,現在我才能夠更懂得,我作為演員的價值跟意義,是透過表演去幫助、去陪伴其他人。」

說到底,無論表演帶領他去了哪裡,他心底仍有個在福和戲院看電影的少年,那裡眾生平等,真實不虛。就像他所愛的劇場,「我最喜歡排練結束,大家一起搬椅子,掃地收拾的時刻。就像一家人,大家都是一樣的。」

懷著擁抱40歲的心情,小莫為下一階段的自己許了心願,「我希望可以消失一年,為接下來的20年養精蓄銳。我想讓自己放長假休息,然後繼續到60歲再休息,再演到80歲再休息。」但願小莫偶爾也能准許內心的小法官休個假,就像《親愛的房客》主題曲〈在夢裡〉的歌詞,輕聲問問自己:「你會很快樂嗎?」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 人生目前最愛的電影?
《一一》吧,我是在楊德昌的電影感受到生活的真實,多變,無奈,和純真。       

最欣賞的導演?
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之前是阿姆斯特丹劇團的駐團導演,他的作品很真實地反應現在社會的狀態。

如果流落荒島,想找哪個電影角色陪伴?
小叮噹啊。

最想跟哪個演員喝杯咖啡? 
我不想,演員很難相處,真的。我自己一個人喝咖啡就好。

印象深刻的約會電影?
高中的時候有要追的女生,所以請她去看《鐵達尼號》,我記得她一直哭。

想跟電影說的一句真心話?
希望這個世界上的人,都可以看到你真正的樣子。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