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金馬57/2020金馬獎】《怪胎》導演廖明毅專訪:「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喜歡電影,我就超脫了吧。」

廖明毅說,叫他廣告導演,還比稱呼他電影工作者更貼切。但實在很難不期待他拍的電影,誰叫他第一部長片《怪胎》就那麼厲害,又奇幻又奇葩,不僅是亞洲首部完全由 iPhone 拍攝的電影,更將他帶進了2020第57界金馬獎的殿堂。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Jessie Ho 妝髮/亮亮 Shane 編輯助理/陳維婷、曾冠樺、蔡淇竹

12歲的廖明毅跟一票同學跑去戲院看電影,他說要看《青少年哪吒》,出來同學把他罵得要死,幹嘛不看朱延平?「我就覺得很好看啊,這是我的啟蒙電影。」從小愛畫畫的他,後來學了西洋繪畫,大學畢業後開始接觸影像,拍MV、拍廣告、拍短片,擔任《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阿嬤的夢中情人》《六弄咖啡館》《吃吃的愛》的執行導演與剪輯。戲棚下蹲久了,他終於有機會拍一部自己的電影。寫劇本時他只決定了三件事:要用 iPhone 拍、片名叫《怪胎》、男主角是林柏宏因為合作很愉快。

技術流的偏執 

「我應該是技術流派的啦。」廖明毅酷酷地說明自己不太一樣的創作脈絡,「我常常是想到某一場戲可以怎麼拍,那個形式對我很有魅力,才會以此為中心去發展故事。像《怪胎》一開始的梗概,其實只有兩個強迫症的人相遇,當他們熱戀的時候,卻有一個人強迫症消失了,那另外一個人怎麼辦?我覺得讓這兩人相遇是有趣的,但我不知道後面故事要幹嘛,就先寫,寫下去故事的核心會自然跑出來,我再去放大那個主題。」

身為王家衛、大衛芬奇、史蒂芬索德柏(真的沒有魏斯安德森)的粉絲,他也養出了對某些電影形式的偏執。「我就喜歡大逆轉,然後我很喜歡旁白,像明年我有一部電影也會有旁白跟逆轉,後面20分鐘逆轉三次,就是幹喔喔!然後又說幹喔喔喔!然後又說幹,不是這樣!然後又喔喔喔。」

他想為自己的創作設計個人化的標記,「我想要塑造未來的創作風格是這個路線,就是說你來看我的電影,你知道你要期待什麼,就好像你看《奪魂鋸》就是要看它結局怎麼轉。」

做到極致就會被看見 

《怪胎》是他的試金石,他在裡面放進反轉,放進旁白,用輕巧的 iPhone 開發許多特殊鏡頭,力有未逮的部分就以大膽色塊、對稱講究的構圖,和穩定的攝影運鏡補足。實驗的結果,《怪胎》以2,000萬台幣的成本,收穫近4,500萬的票房,也一舉入圍金馬最佳新導演、攝影、男主角、女主角、視覺效果及美術設計六項大獎。

「我是覺得很誇張啦,我們片子規模這麼小,真的可以進到金馬殿堂嗎?看來認真做到一種很像極致的感覺,原來是可以被人看見的。」讓他最開心的,莫過於兩位主演也獲得了入圍肯定,「說真的,要在 iPhone 裡面演戲多難你知道嗎?你把你的 iPhone 錄影打開去拍拍看,剪接起來,會不會是一個成熟的電影?我選了一個超難突顯他們表演的媒材,在那麼單薄的畫面裡,他們可以演到這樣,幫劇本裡比較沒有血肉的角色,增加了蠻多屬於自己的東西。」

羊就羊,不要裝老虎  

廖明毅坦言《怪胎》是很自我的作品,他沒有逼自己往商業靠攏,「我在追求的東西,跟大家給這部電影的評價是兩件事。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某個程度是背對所有人,想玩一個我覺得好的東西。我想測試,如果我背對觀眾創作,我會離他們很遠嗎?我做我喜歡的,若你剛好也喜歡,那我就是靠近觀眾的創作者,那我後面只要寫很像我的東西,他們就看得懂。」

他的火眼金睛看得很明白,「不要逼自己去做不擅長的東西。假設現在吹起一股藝術片風潮,你說這些拍商業的都要去拍藝術嗎?那就不是你啊,幹嘛硬要拍一個長鏡頭,用不會的東西去騙觀眾。你是羊就是羊,幹嘛把全身畫成像老虎一樣,跑進老虎群說我是老虎?」

他真的很不會假掰,就像到現在他還是很懷疑自己算不算電影工作者,「廣告界認為我是拍電影的,電影圈認為我是拍廣告的,我其實在哪裡都不是。如果我這種廣告拍一拍、幾年才來弄一下電影的人,叫做電影工作者,那些跟焦師、燈光師、每天出門工作都是在拍電影的人又算什麼?這對他們太不尊敬了。」

不過啊,他欣賞的北野武,不也是搞笑藝人、演員、主持人、導演各種斜槓跨界到亂七八糟嗎?他聊起一個北野武的訪問,有人問他第一次執導電影難嗎?北野武說,「我覺得很簡單啊。」走過《怪胎》這一遭,廖明毅的心得是,「如果好萊塢拍電影是3D列印,在台灣就是手工雕琢,要很多人一起慢慢捏出那個維納斯的頭像。做電影真的很痛苦欸,你知道嗎?」說是這樣說,但我想對他來說,拍電影不僅是「很簡單」的相反,大概也有著「很討厭」的相反吧。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 人生目前最愛的三部電影?
《鬥陣俱樂部》《花樣年華》《春光乍洩》。

最想跟哪個導演喝杯咖啡? 
大衛芬奇吧,他叫我去幫他剪腳指甲我可以。

看最多遍的電影?
《少年吔,安啦》,看了有沒有200遍,把錄影帶都看爛了。還有《機器戰警》第一集,暴力到炸裂,我也看了100遍。

如果流落荒島,想找哪個電影角色陪伴? 
《一代宗師》裡面葉問的老婆,要找一個不會跟我說話的人。如果荒島是圓的,我待在這頭,知道另一頭有人就好。

想跟電影說的一句真心話?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喜歡電影,我就超脫了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