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追劇

雷/《四樓的天堂》謝盈萱和黃秋生結局是?范少勳最終回讓網友狂嘆息

《四樓的天堂》播出第9集與最終回,張琪(謝盈萱飾)對天意(黃秋生飾)的情愫會有什麼樣的結局?宇宙(范少勳飾)和小綠(王真琳飾)逐漸走出陰霾,能夠開花結果嗎?

圖/公視提供;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雷/《四樓的天堂》謝盈萱和黃秋生結局是?范少勳最終回讓網友狂嘆息

療癒劇集《四樓的天堂》6日播出第9集與最終回,上回劇情停在天意(黃秋生飾)被惡夢驚醒,驚慌失措地抓著張琪(謝盈萱飾)的手,困擾了他多年的惡夢,最終能獲得解決嗎?宇宙(范少勳飾)和小綠(王真琳飾)的關係終於漸趨明朗,他們的人生又會走向哪個方向呢?


以下含有劇情內容,請斟酌閱讀

▲天意被同樣的惡夢困擾。(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天意被同樣的惡夢困擾。(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延伸閱讀:


從未過去的過去

天意從惡夢中驚醒,自述長年畏寒、胸口痛,自己都無法解決。他告訴張琪,自己的師傅就是當年小弟阿祥(范少勳飾)的父親,師傅教他推拿、打拳等各種技藝,但他當時內心充斥怨氣不滿,鋌而走險跟在傑哥(太保飾)身邊,帶著阿祥一起到台灣,不料傑哥與人結怨火拼,腳也被打傷,阿祥為拖延時間擋槍慘死,天意則倉皇逃回香港,原以為師傅會責怪他,但師傅卻什麼話也沒說。


等天意再回台時,老婆秀枝已帶著女兒離開,只聽說女兒那時候發燒燒壞了,但他找尋十多年,也找不到母女倆的下落,這成了天意的心結,更讓天意詫異的是,原先在夢中哼歌哄女兒睡的是老婆,近來卻變成是張琪的臉,他慨歎:「我可能沒辦法再幫你推拿了。」張琪聞言反而主動推拿天意手掌,兩人相視而笑,天意更喊她:「張師傅。」情感在動作中傳遞。

▲以莉的琴音充滿悲傷。(圖 / 公視提供)
▲以莉的琴音充滿悲傷。(圖 / 公視提供)

沉浸在悲傷中與走出過往

劇團的視障大提琴手以莉(盧以恩飾)即將公演,她邊走路邊留言給媽媽,希望媽媽來觀賞她的演出,不慎被道路施工絆倒摔傷,路過的小綠趕緊攙扶她找天意。以莉一心擔心借來的琴受傷,天意卻勸她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家裡有沒有人幫你?」以莉欲言又止的說:「我媽……我眼睛還看得到光,一個人可以。」


推拿過程中,以莉想起從前演出時總有媽媽陪伴在身邊,演出前的緊張,都被媽媽溫言鼓勵所安撫,但某回等她演出結束,卻遲遲等不到媽媽來接她,就在焦急的時刻聽到外面出車禍……想起往事讓以莉忍不住哭泣,聞到天意用的紅豆熱敷枕香味,熟悉的味道讓以莉又想起媽媽,她拉琴確認身體恢復狀況,琴聲卻充滿悲傷,天意提醒她:「悲傷留在裡面出不來,音樂就不是一種藥,是一種癮。」被問起媽媽的狀況,以莉說:「她又不可能照顧我一輩子,而且我又沒有全盲,她希望我獨立一點。」語氣中似在迴避些什麼……

▲以莉想起媽媽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往事。(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以莉想起媽媽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往事。(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宇宙拿著詹老師(陸弈靜飾)的食譜燉香菇雞湯,詹老師的心血終有用武之地。宇宙對天意做推拿練習時,發現他的背部僵硬,他詢問天意平常練功,「是不是為了宣洩內疚跟罪惡感?」天意反笑罵他:「三八!你沒有藥,就不要告訴別人他有病。」更寓意深遠的表示,如果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就交給時間。


師徒倆上山找傑哥,天意說在天堂的心境像在坐牢,但最近有要「放監」的感覺。傑哥看到和阿祥面貌相似的宇宙,笑說以為見鬼,天意則趁機說出傑哥父親病重,勸傑哥回家,傑哥氣得拍桌,天意拿過酒杯和他對飲,「人走了,以後證明給誰看?」傑哥被說動,思來想去後決定回香港見父親。

▲傑哥最終決定回香港。(圖 / 公視提供)
▲傑哥最終決定回香港。(圖 / 公視提供)

快樂與遺憾

張琪在自己的講座上談「溝通」,卻發現在場的都是女性,而且看起來都不快樂,她帶著大家互相按摩放鬆,彼此藉由身體對話,現場氣氛一起變得開心了起來。張琪再度跟天意到山上尋求平靜,她送出自己的新書《療癒者的療癒》,天意稱讚她,「你已經很勇敢了」。

▲德瑞克很欣賞以莉的表現。(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德瑞克很欣賞以莉的表現。(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以莉在劇團練習,再度留言給媽媽表達自己目前的困境,「調整姿勢好像就不會拉琴了」,導演德瑞克(陳家逵飾)聽到她的疑惑後停下腳步,要以莉聽一段大自然雷鳴與風雨交加的聲音,以莉用純粹、不帶情緒的琴音加入大自然的聲音中,讓德瑞克大讚她的表現。


到了公演這日,天意、張琪、宇宙、小綠阿嬤和反迫遷聯盟都到場看演出,以莉收到天意特意送上的紅豆袋備感窩心,更再度勾起她對母親的回憶,留給媽媽的位置上擺著一束花,她對小綠說:「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來,第一次表演她不在,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

▲以莉公演時為媽媽留了一個座位。(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以莉公演時為媽媽留了一個座位。(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想起媽媽說過的話,以莉拉起了小時候媽媽哼來哄她的歌,天意驚覺那就是老婆秀枝用來哄女兒的同一首歌,情緒激動的他眼眶含淚,直接闖進後台要找以莉,「你媽媽是不是叫秀枝?」父女倆終於相認,原來以莉母女改過名字,難怪天意總是找不到她們,他問起秀枝的情況,以莉終於說出媽媽半年前車禍逝世的消息,天意愣住:「想不到遲了半年……。」

▲聽到以莉的琴聲,天意眼眶含淚。(圖 / 公視提供)
▲聽到以莉的琴聲,天意眼眶含淚。(圖 / 公視提供)

到了天堂的宇宙發現,自責的天意關在房間裡,許久後才願意出來,他要求宇宙幫忙打背的過程中,想起師傅說的話,不只阿祥的事情,天意還有太多事情藏在心中,因此背部僵硬總好不了,師傅提點:「氣自己沒用,要原諒自己,不然會跟著你一輩子。」

▲宇宙協助推拿的過程中,天意想起師傅的話。(圖 / 公視提供)
▲宇宙協助推拿的過程中,天意想起師傅的話。(圖 / 公視提供)

找回依靠與動力

收到重劃通知的小綠家,阿嬤早已簽字答應拆遷,更說自己要去住安養院,因為那裡有老朋友和老鄰居,她知道小綠十分孝順,但兩人不可能永遠陪著彼此,小綠向宇宙訴說自己的心聲,宇宙則幫她按摩,小綠說:「我在想,我是一個無法離開的人,只能被離開。」宇宙吻了她,接著告訴她:「我也怕你像媽媽一樣突然消失,但現在不怕了。」


宇宙幫阿嬤收拾搬家物品,找到阿嬤親手縫給小綠的娃娃,阿嬤說起往事,說小綠父母當年過世時,日子萬分艱辛,甚至想過帶孫女尋短,但小綠總會用娃娃自己說故事,「我留下來是要陪阿嬤」,讓阿嬤咬牙撐到現在。宇宙聽完後,為當初突然離開小綠向阿嬤道歉,阿嬤反而笑說:「小綠不會養動物,常常撿回來養死。我那時候覺得,你就像她撿回來的動物一樣。」

▲阿嬤希望小綠過自己的生活。(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阿嬤希望小綠過自己的生活。(圖 / 翻攝自公視PTS臺灣 YouTube)

宇宙拿小綠做推拿練習,問她拆遷以後的打算,「要不要去我頂樓那邊住一陣子?」小綠好奇問為什麼,宇宙說:「我想要有個家。本來不想活超過30歲,因為覺得沒有依靠,但我現在有了。」兩人開心依靠彼此。

▲▼宇宙和小綠相互依靠。(圖 / 公視提供)
▲▼宇宙和小綠相互依靠。(圖 / 公視提供)

想「好好過生活」,卻傷重昏迷

蒼哥想參與塗鴉展,宇宙堅持塗鴉該跟被拆遷的牆一起拆毀,蒼哥說自己以前曾經心高氣傲,什麼合作都不做,最後差點活不下去,還是向現實低頭,「要過那種生活需要付出代價」,宇宙若有所思,兩人的談話卻被走進來的琳琳(黃姵嘉飾)打斷,她告知山腳埔的豆漿店確定遭拆除,讓他們都十分訝異,蒼哥和琳琳趕緊到現場聲援,但宇宙卻不願親眼見到悲傷的景象,一個人進了秘密基地,開始畫媽媽的臉。


宇宙以最後一次夜噴做告別,他說自己要「好好過生活」,卻從階梯跌落、失足昏迷。宇宙的重傷,讓迫遷的抗爭被看見,政府終於同意保留其他幾戶,宇宙的作品也即將展出,蒼哥和琳琳展出前到場參觀,兩人默默決定遵從宇宙的願望,夜噴把展品全部蓋圖噴白,只留下他的簽名。


小綠來到秘密基地,看到宇宙的母親像終於有了五官,她想起宇宙說的話:「我還是沒有想起媽媽的臉,但不重要了。」天意來看宇宙,為他推拿,小綠則找來大家一起在病房為他慶祝30歲生日,希望不想活過30歲的宇宙,能在這天「重生」,天意、琳琳和蒼哥都對他說話,鼓勵他快快醒來。很多觀眾都對宇宙的結局感到惋惜,但也有人認為生命就是如此無常,明天會發生什麼難以預料。

▲張琪和天意相處融洽。(圖 / 公視提供)
▲張琪和天意相處融洽。(圖 / 公視提供)

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天意探班以莉,她面對失而復得的爸爸有些緊張,天意想付她以後的生活費,也希望她搬來和自己住,以莉則說自己能照顧自己,更何況從國中開始,媽媽就要她學習獨立,婉拒了天意的好意。


天意看得出以莉多了個爸爸有點困擾,張琪勸他:「只要還活著就能彌補。」天意嘆息,雖知道這個道理,可知易行難,仍需要交給時間。天意帶張琪到山上小屋,說當時是為了成家買了這房子,「有小孩之後,自己就不重要了,每天回家都想看到小孩」,張琪表示不懂這種感覺,她認為生來死去都是一個人,為自己負責就好。


天意表達對當前的工作和生活有倦意,張琪詢問:「那我的失眠要怎麼辦?」天意再度強調不再幫她推拿,張琪笑問:「你確定?」兩人眼神交會了一陣,天意笑答:「不太確定。」他們搭上公車,在車上談論人生,問起為何天意的工作室要叫天堂,天意說:「天堂是客人取的,走進來像換了身體出去,但我只是把每個人該有的樣子歸位而已。」

▲盧以恩演出視障大提琴手相當逼真。(圖 / 公視提供)
▲盧以恩演出視障大提琴手相當逼真。(圖 / 公視提供)

盧以恩揣摩角色超逼真!

盧以恩這回挑戰在劇場中演出的視障大提琴手,為了揣摩角色,她在開拍前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學習大提琴,但是拍攝現場常常當天才拿到最後確認的音檔,坦言要在這麼多人面前拉大提琴壓力很大。另外她也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揣摩視障者的生活;一開始是在住家附近的公園練習、包括使用手杖,後來則是隻身前往超市練習揣摩,因為太逼真,現場的客人全部都信以為真,還有媽媽現場以此給小朋友機會教育說「你如果一直玩手機你的眼睛就會像那個姊姊一樣」,讓她哭笑不得。黃秋生也讚賞盧以恩很聰明、很有天份,有時候台詞講完了導演沒有喊停,我繼續接著講她也可以接得上,非常好。


本週其中一場戲是黃秋生與謝盈萱進劇場看表演,視障大提琴手盧以恩拉琴的旋律,恰巧就是黃秋生夢裡讓他夜裡百轉千迴、魂牽夢縈的那首歌。在黑暗中的觀眾席裡,黃秋生用眼睛演戲;只見他眼裡先是從驚訝與不可置信、轉至淚滿眼眶與激動,快速但混亂地眨眼與胸口越來越大的起伏,最後起身快步離開,精準表演一氣呵成。坐在黃秋生旁邊的謝盈萱坦言有被嚇到,她分享說,自己不是一個演哭戲有技術性的人,要瞬間掉淚很難做到,「秋生哥跟我說,哭戲不是講求技術性,也不是為了哭而哭,重點是那個從內而外的運作。那場戲,角色是沒有台詞的,只有看著舞台的演出,接著情緒湧上來,忍不住衝向後台。坐在他旁邊可以感覺到,他的啟動非常快速,是內在跟技術都一起到位的,當下是有被嚇到,覺得到底怎麼把兩件事情都在不到一分鐘內的時間辦到。」

延伸閱讀:


《四樓的天堂》第九集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