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FASHION 時尚放大鏡

Chanel米色金、Tiffany六爪鑽戒、VCA隱密鑲嵌...11個珠寶品牌經典工藝

從珠寶作品的細節裡,看見真功夫。以下帶你看懂寶格麗BVLGARI、CHANEL香奈兒、卡地亞CARTIER、HARRY WINSTON等11個品牌展現美學的經典工藝。

撰文/Kate Tu 圖片/DR

Chanel米色金、Tiffany六爪鑽戒、VCA隱密鑲嵌...11個珠寶品牌經典工藝

品牌


Boucheron 寶詩龍

問號項鍊(The Point d’Interrogation)

1978年問世的孔雀羽毛造型問號項鍊,以簡約流暢的不對襯輪廓,為當時講究「玩美和諧」的年代,帶來創新的珠寶賞析視角,另一項特點是半開放式線條的項鍊本身沒有搭扣,不需旁人幫忙只要輕輕扭動即可直接穩固戴上,也頗有解放、自由的意味,再加上獨家「Trembleur顫動」工法,透過一個個無數微小精密元件的組合,打造出能呼應穿戴者動作的輕盈活力,即便是現代新款,整體造型及工藝概念與首件作品相去不遠,由此可證,問號項鍊是從未停止熱度的標誌性設計。

延伸閱讀:


BVLGARI 寶格麗

凸面蛋型切工(Cabochon)

可能沒有品牌比得上 Bulgari 對凸面蛋型切工的偏愛。這項早在十五世紀便開始蔚為流行的車工手法,不強調以刻面來折射、發光,反而呈現寶石本身的透亮與色度,創造出更為內斂的光暈效果,風格復古質樸還有點可愛。向來,欣賞 Bulgari 的作品,尤其是更為講究工藝價值的頂級系列,凸面蛋型寶石的能見度往往為要點之一,像是糖果般的圓潤輪廓,以撞色、對比或漸層等調色手法呈現,讓人一看就愛上,再搭上 Bulgari 的大器金屬結構,兩兩相得益彰共組十足存在感。

延伸閱讀:


Cartier 卡地亞

水果錦囊(Tutti Frutti)

帶有異國情調的水果錦囊自從1920年代中期起,逐漸成為Cartier 創作重要風格之一。辨識特色在於藍寶石、紅寶石、祖母綠的絢麗色彩組合,及每顆寶石以源自印度的古老工藝雕出像是葉脈的紋路,並以葉片、果實、花朵或花苞等,對印度傳統文化來說具有象徵意義的植物造型來車工,再取鑽石作為點綴。至於為何與印度有關連?Jacques Cartier在20世紀初曾多次遊訪,將當地珠寶製作特色注入品牌創作。Cartier在1970年代將這樣的風格叫做水果錦囊, 1989年將此名稱申請註冊。


Chanel 香奈兒

米色金(18K Beige)

金屬的鍛造是製作一件珠寶作品的首要步驟。百分百的純金硬度不高,穩固度不足以直接用來創作,於是,為純金加入其它金屬,鍊出高硬度的合金是必要手段。最常見且廣被接受的標準值是18K(將純金分為24份,18K代表純金含量為24之18,換算為百分比即為75%純金加上15%合金),「合成」的用料會影響呈色美感,比如黃金加銅的玫瑰金,當然也能藉由比例的改變來創造變化,像是 Chanel米色金,就獨家秘方調出裸膚質感的雅緻金色,小小細節將創意無限放大。

延伸閱讀:


Chaumet 尚美

刀鋒工藝(Fil-couteau)

由約瑟芬皇后欽點皇家御用的 Chaumet 向來與法國歷史緊密相連,曾為多位皇宮貴族量身打造珠寶珍品,品牌獨具的優雅風格DNA,來自浪漫主義、自然主義、裝飾藝術等美好設計靈感,精緻的技藝當然也是一大魅力所在,像是刀鋒工藝可以說是 Chaumet 頂級系列作品中能見度最高、最具代表性的經典工法之一。其製作概念是追求鑲座與鑲座之間金屬連結構造的薄度,以藉此凸顯寶石之美,穿戴在肌膚之上,就能創造出寶石漂浮在空中的視覺效果。


Chopard 蕭邦

滑動鑽石(Happy Diamonds)

鑽石不只閃還能跳動,Chopard 獨家滑動鑽石的靈感故事超可愛:品牌聯合總裁暨創意總監 Caroline Scheufele 某天在森林散步時經過一道瀑布,看到水滴在太陽光下閃閃發光、灑落的她,突然靈光乍現想到可以把鑽石放置在上下兩層透明藍寶石玻璃之間,這樣一來只要配戴者的身體有擺動,鑽石也能像水一樣跳躍。至於這項創意工藝的命名來自 Scheufele 的媽媽,當時在工作坊看到第一個原型時,就說出了「自由無羈的鑽石是最幸福快樂的(Diamonds are happier when they are free)」的評語。

延伸閱讀:


Harry Winston 海瑞溫斯頓

錦簇鑲嵌(Cluster Setting)

錦簇鑲嵌講求最少量運用鉑金或金屬來打造,為不同花式車工鑽石,如馬眼型、圓形、水滴型等提供鑲座,目的在於不讓金屬擋住光源,確保每一顆鑽石都能有最好折射表現,也藉由不同形狀鑽石所散發出不同調性的火光,呈現出閃亮地更加細膩有深度的鑽石珠寶,而如何拿捏各種輪廓寶石的選用比例、排列的高低層次、鑲嵌角度、以至於鑲爪的造型和形式…各種細瑣而關鍵的影響元素的平衡,就是 Harry Winston 這項獨家鑲嵌手法的學問所在。


Louis Vuitton

路易威登車工(LV Cut)

以經典 Monogram「老花」四瓣花朵圖騰為靈感,所發出的兩種獨家鑽石車工法—圓角花形 Flower Cut 與尖角星形 Star Cut 切面鑽石,一眼即可辨識出自品牌之手。花形鑽石共有65個切割面,星形77面,與傳統圓形明亮式的58刻面更多,具有表現更難以忽視的璀璨火花,美麗鑽石背後代表的是,精準掌握對稱性、拋光及比例的工藝技術難度當然更高,近年也多次現身頂級系列,擔綱作品細節亮點,是鑽石控、Louis Vuitton 粉都愛不釋手的個性風格珠寶。


Tiffany & Co.

六爪鑲嵌(Tiffany Setting)

1886年,由 Tiffany 先生主導的首創,並具有專利的設計—Tiffany® Setting 六爪鑲嵌,以六個整齊排列的鑲爪,把中央鑽石高高舉起,也因此讓主鑽能夠全方面吸收、折射光源,火光效果之無敵,高調醒目程度讓人無法忽視,畢竟在 Tiffany & Co.,沒有什麼比得上鑽石戒指背後象徵的愛與信任,更值得讓人看到;自此,Tiffany® Setting 帶動了一股潮流,成為無數新人在邁向人生新階段的夢幻首選,多次現身電影、藝術與文學創作,也幾乎是現代婚戒的經典代名詞。

延伸閱讀:


Piaget 伯爵

馬眼型車工(Marquise Brilliant Cut)

馬眼型切工的技術與特殊美感不是秘密—獨特的橄欖造型比例,切起來的耗材率相當高,不過,也因此才有比起它類車工寶石更加出眾的折射與發光。Piaget 可說是一眾珠寶品牌中,馬眼型車工的頭號粉絲,原因不難理解:對於光的捕捉與描繪,向來存在於 Piaget 的設計DNA之中,也是品牌重要的歷史傳承特色之一,而馬眼型車工的光線表現,對每年要篩選多至500萬顆鑽石,座落瑞士日內瓦的 Plan-les-Ouates 工坊工匠來說,就是為作品提升生命力、流動感的絕佳光源。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寶

隱密式鑲嵌法(Mystery Setting)

不見金屬鑲爪、鑲座,微型車工的寶石與寶石之間緊密貼合,一格一格地如馬賽克藝術般手法拼組,隱密式鑲嵌自1933年取得專利以來,始終是 Van Cleef & Arpels(VCA) 最引人注目的獨家頂級工藝,再加上它的技術性與耗材成本門檻很高,每年的產量相當稀少,只要一推出肯定是藏家必爭之作。隱密式鑲嵌的原理是把每一顆寶石側腰位置精準鑿出凹槽(值得注意的是,因應設計圖案,每顆寶石的切割形狀與擺放位置都不同,凹槽線條各有不同,需要一顆顆各別處理),再依序推入由18K金線組成金屬軌道之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