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超有事的90後女藝術家!倪瑞宏,「我的東西太繽紛,長輩看不懂。」

倪瑞宏,1990年生,台北人。自小游於藝,喜於東西方美術館、各色教堂廟宇(或小北百貨)汲取精氣。擅長複合媒材拼貼,創作多以自我經歷出發,反映青春男女對時代的無奈叩問。開創「仙女流」畫風,FB加IG信眾八千人等。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妝髮/Hecker Huang

倪瑞宏真的很有事。去年底,她舉辦《我以為我很特別》個展,把志怪小說中男女主角邂逅私會的小橋亭榭,找木工師傅做成有16盞光明燈的奈何橋,及附情人雅座的透明櫥窗六角亭。前年,她出版小誌(Zine)《螢光粉紅仙女成仙之路》,畫七仙女一起貴婦下午茶,也畫天堂電音趴。畫如其人,她洋氣又台味,渾身洋溢某種掉漆的時髦,帶點渾然天成的ㄎㄧㄤ。

上窮碧落下黃泉

小時候,她從奶奶那邊聽聖經故事,隨阿嬤去廟裡拜拜,著迷於壁畫上仙人收妖、二十四孝的情節;教藝術史的媽媽常把孩子們帶去國內外美術館、博物館放生,她流連展間把古畫、古文物、甚至木乃伊等古人一看再看。她迷戀那些人獸神鬼的傳說故事,越邊緣越好奇,什麼蛇郎君、仙女跟靈芝草、麻豆代天府的十八層地獄花燈、基隆中元祭的電動紙紮人,都能激發創作的感應。

〈觀音客服〉,倪瑞宏。
〈觀音客服〉,倪瑞宏。

她也愛老派時代感,高中開始聽披頭四,家裡有像《現代女性》雜誌、《中國古屍大全》《胡適和他的朋友們1907-1948》等藏書;大學到台南念書,沒事就騎車亂晃,遊廟宇、逛五金百貨行,找老眼鏡店。她作畫喜愛刻意描邊,「我有一點在追求古早卡通、以前童書跟課本插圖這種風格啦。」

〈台北台北〉,倪瑞宏。
〈台北台北〉,倪瑞宏。

時間非線性,空間無邏輯,什麼界線都 Let it be,從小亂吃的藝文養分和生活(甚至夢境)裡的荒謬情境,都變成她創作裡的符碼,「我喜歡把看到的影像跟無關的事物串聯在一起,平常畫作裡面都是各種影像拼貼。我們活在21世紀,又超級後現代,所有東西都可以一直被挪用,20世紀就是我們的大寶庫。」


妳知道妳很自由嗎? 

她的創作主題多半是對世間男女的社會觀察,「每五年就一個世代,我會從街上女孩子的穿著、最近流行的顏色,去研判當下這個時代在追求什麼。有人說我好像都在處理感情,但我覺得從感情也能微觀時代價值觀,反映當下政治現況。像我最近很迷瓊瑤小說,因為我想知道瘋狂的韓粉大媽在想什麼。」

〈美睫接嫁_當代女子儀式行為〉,倪瑞宏。
〈美睫接嫁_當代女子儀式行為〉,倪瑞宏。

無論穿仙女衣,復古洋裝,還是袒胸露乳很清涼,她畫中的女體都有一種坦然的直白解放,輕鬆做著自己的事,自拍、游泳、梳頭髮、剖開某個負心人的肚腸。這是90後女藝術家獨享的任性權利,「上一輩會以比較陽剛、中性的姿態,去對抗女性受到的壓迫,好像要這樣才能活下來;我覺得現在可以比較女性化,邊界也更加模糊了。」免吶喊,免衝撞,也別管什麼歷史傷痛了,被觀看就看回去,眾女子只要歡鬧地活成一個「好」字就行了。

〈蓬萊仙山辦事處〉,倪瑞宏,2014。
〈蓬萊仙山辦事處〉,倪瑞宏,2014。

仙女卡卡的部分  

她很常做些很「鬧」的事。好比大學時,她去參加鹿耳門天后宮舉辦的「仙女甄選」,透過擲筊決勝負,獲神明認證第八名;還有彰化縣政府辦的「花 Young 仙子」選美比賽。其實背後的理由很正經,「我爸教新聞傳播,耳濡目染下,我覺得應該把自己整體形象包裝起來,品牌化多角經營。太多人在畫畫了,要特別一點才會被記住。」

也是那個時期,她決心往「藝術家」邁進。這些年,她的作品前進誠品、松菸,到新加坡參展,去年爲金曲獎製作「最佳女演唱人」過場動畫也頗受好評,但她心中一直有股委屈困惑,「其實我在藝術圈常有一種碰壁感,因為會被嫌棄是插畫,不夠『高級』。我的東西好像太亂、太吵、太繽紛,長輩看不懂,像我有些畫在諷刺網紅,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誰。我常在家裡一直為這個問題苦惱。究竟是誰評斷它的價值在哪?」

〈在天堂等我吧〉,倪瑞宏。
〈在天堂等我吧〉,倪瑞宏。

她自身的無奈也隱喻了台灣某種處境,「台灣有一個特色是很努力想做好,但都做不好,比方說工匠很想把老虎畫好,但最後就是會歪掉。我覺得我也是,很努力想獲得認可,卻卡在那裡。」

洩氣歸洩氣,她可沒忘記做為藝術家的野望:想代表台灣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在很厲害的國際大舞台,做超巨型的垃圾」;想蓋一間私人美術館,像達利那樣具象化畫作裡的空間;還有一個終極夢想—「我國小就希望,未來課本上會有我的名字,代表某個派別,或對時代有重要性。」

〈在家裡畫台灣遺民圖〉,倪瑞宏,2016。
〈在家裡畫台灣遺民圖〉,倪瑞宏,2016。

難怪她在身上刺了間燈具行,胸前是檯燈、壁燈,手臂上有路燈,背後有蓮花燈,她想啟蒙的可是一整個時代。藝術路漫漫,祝願仙女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