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旅行

【南極旅遊】企鵝、冰山、探險船!探索世界盡頭 ,停留在大自然最風光的冰藍景色

南極探險船的票價,至少10,000美金起跳。自從知道這件事,這張船票就成為心中最想要得到的東西。每位前男友提到要送禮物,總是想都不用想地說:「我不要鑽戒,我只要南極船票。」

編輯/劉哲學 撰文、圖片提供/唐宏安

為什麼想去南極?因為它遠,因為它難以到達。這塊大陸總面積1,400平方公里,被海水圍繞孤立在地球最南端,雖不利於文明生長,卻在一片冰藍中孕育出無垠生態風光。

南極之旅出發地—阿根廷火地島烏蘇懷亞

有南極夢的旅人都知道,前往南極就是由阿根廷最南方火地島的這個小城市出發。一般來說,只要登上南極探險船,最便宜的三人房搭配最簡易的十天行程,基本價就是10,000美金起。十年前還聽過有些人在烏蘇懷亞等到了 last minute 船票,以四折價上船,然而近十年陸客瘋南極,每班船都銷售一空。

烏蘇懷亞(Ushuaia)絕對不只是個出發的港口,當所有旅人都把目光放在南極大陸上,這個早年跟台灣的綠島一樣,是關犯人的小島,反而成為最不可或缺的存在。在這個小小的城市裡,最多的三樣東西是:旅行社、旅行用品店以及紀念品店。 這裡的旅行用品店,不但品牌好,品質佳,款式超多,價格又划算。就算什麼都不帶,來到烏蘇懷亞的主要街道逛一逛,肯定能買到前往南極大陸的必備用品。特別是冬季的各項保暖用品,都有台灣見不到的漂亮花色。而讓你手滑的絕對不只服飾店,滿街的紀念品店,各式各樣的企鵝、海報、冰山相關小物,光是這類紀念品也讓人買到失心瘋。

登船啟航

所搭乘的是垮克 Quark 公司的海洋鑽石號,197位乘客陸續登船,加上近200位的船員、工作人員、探險隊員,所有人將會在船上共度15天,從南美洲大陸前往南極大陸,在停經南喬治亞群島、福克蘭群島,繞行一圈至少15天的航程,是相當特別的旅遊經驗。

長長的船程會不會無聊?這完全是多餘的擔心。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船上的豐富講座,總是讓人每天行程滿滿。就在這艘124公尺長的船上,沒有登陸的日子乘客就像是趕上課一樣的大學生,講座時間開始前15分鐘就要衝去演講廳佔位置。每場講座都是由這船上的探險隊員們輪番主講,內容包含各種動物的基礎介紹、南極大陸的史地背景。原來,全世界只有16種企鵝,而每天經過船邊的海鳥、鯨魚、海狗等動物,都會在講座中一一說明。

在歷史講座中提到,人類直到20世紀初才真正的確認了地球最南端有個大陸存在。更早之前所留下的都是不清楚的紀錄,或是毛利人的口述歷史。時至今日,其實我們對這塊大陸的了解依然不多。而由於近年使用中文的旅客大增,這些課程都有中文口譯員同步翻譯,也代表著很有機會在船上遇到來自台灣的探險隊員。

迷人的探險隊員們 

探險隊員其實就是船上的「活動組」,負責安排一切客人的活動。在船上的日子就安排講座及活動,包含安全演習、及為了登陸做準備的課程,登陸的日子則要負責所有旅客的安全。在南喬治亞島的斯伯利平原登陸時,不但下著雨,風浪又大,探險隊員們為了確保所有乘客的安全,下半身泡在冰冷的海水中,把每艘衝鋒艇拉上岸,以方便我們登艇。 

這些隊員們各有來頭,Justin 來自哈佛歷史系,替我們講了多場歷史講座;來自美國 NASA 的研究員 Ema,在南極大陸上各個科考站待了12年的經驗;來自法國里昂大學的教授 Fabrice,則是全世界知名的企鵝專家。Silvia 薛仁君則是來自台灣的女探險隊員,中山大學海洋生物學系專業的她。靠著深厚的雙語能力及海洋專業,成功地成為探險隊員,一年之中有五個月在南極的探險船上,讓我們在世界的盡頭也能看到台灣人的身影。

惡名昭彰德雷克海峽

從烏蘇懷亞穿過德雷克海峽,需要兩天的航程。這個惡名昭彰的海峽,就是百年來阻止了大多數的探險家發現南極大陸的一堵高牆。它以浪大出名,船醫甚至要在橫越德雷克海峽的前一天,先替乘客們上一堂「預防暈船」的課程,以及發暈船藥給大家嚴陣以待! 

很幸運的,我們沒有遇到德雷克發怒的時刻。海浪高度低於平均,還算是平穩的度過了兩天航程。只有少數的乘客暈得病厭厭,躺在床上起不了身。雖然說是平穩的浪,但早晨起身,都要面臨著睡前放在桌面上的物品全掉在地上的場面。誰知道在深夜夢中,浪到底大到什麼程度呢?這令人在慶幸的同時,卻又矛盾地升起一絲遺憾,可惜沒有見識到德雷克海峽發威,將浪花打上船橋甲板的氣魄場面。 

有天船上的公佈欄上貼出了:「猜猜冰山何時出現?」的活動告示。原來在南極大陸呈現在眼前之前,海面上漂浮的冰山會先來歡迎我們。穿過德雷克海峽之後,氣溫頓時降了3度,海上開始出現碎浮冰,整個場景已經改變,原來,這就是南極!

重頭戲—登陸與巡航 

為了避免大量觀光遊客破壞,《南極條約》規定每個登陸點同時不能超過100人待在陸地上。船方安排乘客分為兩梯次,一半的人先在海面巡航,另一半的人先登上陸地。別以為巡航很無趣,這是最能夠觀察到海豹及鯨魚的時刻。海豹躺在浮冰上,衝鋒艇甚至可以近至2公尺的距離觀察,而人類見多的海獅,也只是抬起頭來看看又是誰來參觀,偶爾打個哈欠。 

若想看到鯨魚,就得仰賴探險隊員的眼力。他們總是可以看到遠方鯨魚露出的背鰭,瞬間判斷出是哪一種鯨魚。座頭鯨在三月份回到南極海域,我們不時會看到鯨魚揚起尾鰭,那是最驚喜的一刻!空氣中充滿興奮的氣息,然而乘客們都忍住驚呼,只有相機快門聲像機關槍般連發的喀嚓聲。

至於登陸地點則每次都不同,依照探險隊長的判斷來決定。我們的第一個登陸點是天堂灣,這也是本次南極旅行最南方的地點。登陸的重要意義,就是親自踏上南極大陸。三月份的南極冰雪已經融化得差不多了,企鵝不是站在冰雪中,而是在如茵綠草上。陸地上最能夠近距離觀察企鵝與海狗們,海狗總愛追著人跑,海狗寶寶也學著大海狗,衝著人發出吼聲;偶有巨大的海象,龐大身軀如同大型地下水管,懶洋洋地躺著不動,偶爾發出打呼的鼾聲,也別有震懾魄力。

南喬治亞島的國王企鵝 

國王企鵝是很好辨識的一種,他們身形高大,羽毛有橘黃色的漸層色。想要看到國王企鵝,就一定要前往南喬治亞島。南喬治亞島是世界上最大的國王企鵝棲息地,我們上岸的兩個地點:斯伯利平原(Salisbury Plain)及福爾圖納灣(Fortuna Bay)都有數以萬計的國王企鵝。

從船上遠眺的景色就已經相當驚人,登陸後聽到的叫聲更是不絕於耳,那是企鵝爸媽呼喚寶寶的叫聲。國王企鵝的寶寶們,長得像是巨大的奇異果,毛茸茸的。企鵝父母們輪流下海捕魚餵食,得靠著聲音分辨才能找到自己的寶寶,將辛苦獵捕來的魚餵入寶寶口中。「很不幸的,似乎有些企鵝是音痴,大約有三成的企鵝總是餵錯別人的寶寶。」企鵝專家在講座中這樣地說明。

臥虎藏龍的乘客們 

前往南極之前,在意的是南極的風光、景色,期待看見企鵝與鯨魚。然而登上探險船後,真正讓人驚喜的卻還有同船的旅伴們。除了各個身懷絕技的探險隊員,船上的旅客也同樣充滿驚喜。 

探險隊長在船啟航的時候便告訴大家:「我們來自世界的六大洲,要一起前往世界第七大洲,把握這樣特別的機會,在船上好好認識朋友吧!」每個午餐與晚餐,都能與不同的乘客同桌用餐,為的就是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旅者交流。其中有環遊世界超過三年的背包客、開車自駕環遊世界的人、美國NASA的研究員以及世界得獎的雜誌攝影師。有趣的一項調查是:這近200位乘客中曾造訪南極的,再度光臨的人竟超過30人。

詢問過一對老夫婦,什麼理由決定來南極第四次?「可能是冰的那種藍色吧!可能是寧靜的感覺,你這次行程結束就會知道了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