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蔡詩芸|New Adventures

SUBSCRIBE

RELATIONSHIP 聊心事

我們可以痛哭,但絕不能就此墮落!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走著走著,雨自然會晴,天也自然會亮。

從讀書到出社會,每個人都會遇到挫折,但可別被就此打倒!百萬暢銷書作家慕新陽在新書《我那麼拼命,就是不想平庸至死》中想跟你說,只要不放棄,就一定會有再站起來逆襲的機會。

Photo/JTBC Drama、幸福文化

我們可以痛哭,但絕不能就此墮落!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走著走著,雨自然會晴,天也自然會亮。

文/《我那麼拼命,就是不想平庸至死》、出版社/幸福文化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

時光,它不會忘記青春的熱血;夢想,它總會溫暖寒冷的歲月。

有沒有可能,讓我們在心裡建一座足夠堅固的牆,抵抗所有的打擊?

我相信有。

都說成年人的世界裡沒有「容易」二字,長大後,我們都承受了太多的苦楚和委屈。或許有時候,這個世界並沒有想像中的那般美好,但並不妨礙我們去熱愛它。

酷狗音樂(音樂平台)曾拍攝過一個系列短片《致不易青年》,其中一期,說的是一個女生在城市裡奮鬥的艱辛故事。這個女生,映射的就是無數個在城市裡打拼的我們。

週末要加班,女生顧不上在家吃飯。母親百般叮囑和牽掛,只有一個女兒,她要不斷地安慰。

她花了兩個星期遞交的企劃案,受到老闆大聲訓斥。作為一個專案的負責人,她要承受來自上級的壓力,同時,還要不露聲色地鼓舞團隊的士氣。

沒有休假,沒有充足睡眠的情況下咬緊牙關,當專案預算被客戶撥下來的時候,所有同事都興高采烈地要去聚餐,而她卻選擇留在公司,一個人默默地吃便當。

最觸動人心的是,她把每一筆開銷都記錄下來,交通卡兩千五百元,媽媽買菜一千五百元,超市七百六十元,甚至是花在共用單車上的五元。

當她在電腦上敲上「專案二期推廣計畫」幾個大字的時候,她的內心得到了無比的滿足。

在這個大城市裡,壓力和幸福並存。那些在別人看起來微不足道的滿足,或許要耗盡我們所有的力氣。

02.

看啊,所有可以標價的東西都在漲,交通費在漲、衣著費在漲、食物費在漲,

當巨大的生存壓力撲面而來的時候,我們只有咬緊牙關、拼盡全力。

鄭鈞(中國搖滾樂歌手)在《私奔》裡唱到:「把青春獻給身後那座輝煌的都市,為了這個美夢,我們付出著代價。」

把青春獻給身後那座輝煌的都市,為了追夢,我們都曾在深夜裡痛哭。哭過

之後再擦乾眼淚,祈禱著明天的我們會被歲月溫柔以待。哪怕是比今天好那麼一點點,那樣,所有的汗水和淚水也都值得。

時光,它不會忘記青春的熱血。夢想,它總會溫暖寒冷的歲月。

03.

去年,有一位同一個城市的阿姨找到了我,讓我勸她的兒子周周複讀。阿姨含著淚對我說,周周一直都在追我的文章,從中獲得了很多力量。家裡為了供他上學,已經一貧如洗了,所以,他想放棄複讀,打工補貼家用。

來到阿姨的住址,我被眼前拮据的生活狀況震撼。

那是鄉下的幾間瓦房,房頂漏了一個大洞,用塑膠布遮掩著。家裡沒有一件像樣的傢俱。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幾畝地,阿姨和她老公的身體又都不好,日子的艱難可想而知。

周周的成績一直很好,家裡貼滿了他的獎狀。如果不是他過於緊張,這次一定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學。

周周哭了好幾個晚上,整天把自己關在家裡,誰勸都沒有用。

本來就不愛講話的一個男生,這下更加鬱鬱寡歡了。如果一直走不出來,是很容易抑鬱的。

最令人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眼看唾手可得的東西,卻偏偏發生了意外,只留下泡影破碎般的無奈。

有的人,似乎總是無風無浪、一帆風順,順利地升學、工作、戀愛,很少為世事所煩憂。更多的人,卻要經歷迂迴、崎嶇的路途,哪怕越過幾座山,跨過幾次嶺,也不見得能看到光亮。

大概,人生的殘酷就是這樣吧。

後來,我帶周周去了他心目中那所理想的大學。當那所無數次在他夢裡出現的大學,出現在他面前時,他的眼裡閃過一道光。我們去教室旁聽,去社團交友,去

食堂吃飯,去球場打球......

這一路的開導沒有白費,周周終於開口和我說話,並和我擊掌約定,明年的今

天,他一定要考上這所大學。

後來,周周重回了學校,比任何人都要努力。看著他越來越好的成績,我相信他一定可以不負眾望。

我常常對他說,只要你不放棄,一定會有逆襲的機會,更何況一時的失利,並不能決定你的一生。

我們可以痛哭,可以忍受孤獨,但絕不能任由自己就此墮落。總有一天,我們心中的夢,會在這個世界得到實現。

04.

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顧言,初中還沒畢業就輟學了。

後來,他獨自一人去大城市闖蕩。這些年,他做過餐廳服務員、加油站服務員、油漆工人、快遞員、推銷員和搬運工。

在本該在學校裡接受教育的年紀,他卻要為了吃飽肚子四處奔波,頂著烈日和嚴寒艱辛勞作。還沒到二十歲,皺紋就爬到了他的臉上,那蒼老的樣子著實讓人心疼。

一到過年,我們就會重逢。我會興致勃勃地跟他說起學校的生活,他也會興致盎然地跟我說起打工時的趣事。

冥冥之中,我總覺得我和他的關係會越來越遠。讓我沒想到的是,這一天,竟然來得這樣快。只不過兩三年的工夫,我和顧言之間的鴻溝就已經無法跨越。從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學,我的時間大多花在了學校。而他不同,幾年的人間冷暖早已鑄就了他一身的鎧甲。我們朝著不同的方向走去,只偶爾在節日裡才會寒暄幾句。

元旦長假,公司沒有准他假期。那時,顧言在一家保險公司上班,從事著最底層的銷售工作,幾個月下來,賺的錢還不及老員工的繳稅錢。

因為家裡需要用錢,再加上自己生存,最拼命的那一個就是他。即使節日假日沒有休假他也毫無怨言。即使這樣,他的薪資還是少得可憐。

「最開始的那段時間,我的眼淚總會自己流下來。其實,我特別害怕深夜,那樣我會更孤獨。」許久沒有和我聊天,這一次的聯繫,讓顧言再一次對我敞開了心扉。

那段時間,我和顧言雖然少了聯繫,可是我們還是沒有忘記彼此。

慶幸的是,顧言沒有讓關注他的人失望。就在入職後的第三個月,他開始有了穩定的客戶,工資也漸漸水漲船高,顧言再也不是那個曬得汗流浹背都不捨得買瓶水,凍得瑟瑟發抖都不捨得買雙棉鞋的傻小子了。

我們都曾是「不易青年」,骨子裡都有一股不服輸的韌勁。即使前途迷茫,也要風雨無阻地走下去;即使被撞得頭破血流,也會堅信守得雲開見月明。

不是所有成功,都能歸結於戰勝了苦難。有一種成功,是戰勝了過去的自己。

顧言,受夠了他人冷落的酸楚,咽下了奔波的苦水,拔掉了身外所有的芒刺,拼盡全力打了一場翻身仗。他,成功了。

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走著走著,雨自然會晴,天也自然會亮。而那些曾讓你哭過的事,也總有一天會讓你能夠笑著說出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