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鍾文音專欄】妳不需要「寂寞候補者」,失去時,就該學習放手。

年輕時談感情,確實很怕被棄或失去,一旦失去就會隨感情的潮波逐流,不小心就會談起一場爛感情,成為彼此感情的「寂寞候補者」。

恐失症者的生命黑洞

由於當年父親病發到辭世的時間比一朵玫瑰花的花期都還短,因此年少時經歷過這種乍然失去的踩空感,此後這種感覺彷彿如黑洞般,一直在我心中悠盪如鬼魅。

以至於後來我有一種奇異的怪癖,那就是只要我非常喜歡的東西(特別是那種會經常用或經常穿之衣物),常會重複買一模一樣的,唯恐不慎掉了或壞了其中一件時,還有另一個。

連感情後來也是,一個走了,會想要快速尋找很相似的客體以填補生命的黑洞。

當然再怎麼一樣或相似的人事物,也會少了最初的心境。包括物件也是,如果掉了壞了第一件,即使取出另一件一模一樣的物品要使用的時候,怪的是心境卻不一樣了。因為第二件已經被心中定義為「候補,備份」,即使不是候補,也會因個人隨著時光的異動,或個人生命或美學觀的改變,使得物品蒙上不同的光彩,或增色或黯淡。

更糟的是,有的重複之物,還沒啟用,就已經移情別戀了。故也常聽到朋友說整理衣服時發現很多連吊牌都還沒剪的衣服躲在底層裡。

我們不禁想著到底是甚麼樣的生命黑洞會使一個人的慾望潰堤?檢視起來多半那時候不是感情有創傷而以購物填補,就是生命當時沒有核心,因而亂買東西以打發時間,或者是天生有恐失症,就像當年父親突然驟世時帶給我的恐懼失去感,恐失症最後內化成習慣,因而就常買備份的東西。感情客體則未必會出現備胎,畢竟感情可遇不可求。但年輕時談感情,確實很怕被棄或失去,一旦失去就會隨感情的潮波逐流,不小心就會談起一場爛感情,成為彼此感情的「寂寞候補者」。(同場加映:【角子專欄】妳不是離開一個人,妳是正在離開一種人生。

候補是一種奇怪的位置,比如文學獎或考試經常有所謂的入選之外的候補人選,以免公布之後,發現得獎者身分資格不合或作品有問題時可以順利有候補者遞上。但通常有問題的狀況不是沒有而是少之又少,所以候補也通常不補。

感情的候補位置就更奇怪了,候補不是指小三,候補在我的意思裡是指寂寞時能夠填補空缺的人,不只是身體的,還有精神上可聊天的對象(甚至相濡以沫),但感情一旦找到正宮就又瞬間會被遺忘的人。某種程度,許多人的感情生命裡大約都有過這種過渡時期,常有個喜歡你的人等著你召喚他,你會不小心或故意利用了他的喜歡而把他放在寂寞時才候補的位置上。

候補的人甚麼時候會離開?就是絕望感升起了,發現永遠也不會遞補了,或者自己的感情也出現正宮了。(同場加映:【角子專欄】對的人,不會讓你迷失,而是找到更完整的自己。

年輕父親驟逝,現在臥床母親則啟動一場漫長的告別,好像為了治療女兒的恐失症。雖然沒有太多欲望,但我仍然非常興味地看著這個大千世界。欣賞這這世間美麗的事物,為美而耽擱。不僅恐失症被矯正,也讓我學習在極端的兩種境界裡如何切換開關。比如我把母親的病房酒精味變成香水味,把藥味變成麵包香,把尿屎味轉成咖啡香,在美麗與腐朽之間,彷彿走來了張愛玲,華麗與蒼涼,生命的雙重奏。

退隱山林和滾入紅塵,不相違背,可以統合為一,既能融入而不亂,也可以抽離而不遺憾。

現在無須備胎,因為失去時,也就就該學習放手。

當然如果有機緣獲致多出一個的備胎,不論物件或感情,則視為生命的餽贈,將之好好珍惜,感謝備胎經常被束之高閣的時光,感謝提供我們內心安全感的安慰,或者寂寞的解憂。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