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鍾文音專欄】這世界沒有永恆,仍然相信愛情,難相信的只是際遇。

也許寺院的住持根本不相信煙火戀情,住持相信無常,但眾生需要,因而為戀人祈福永遠不分不離。

缺氧的愛情

在即將下雪的前夜,高原凍如冰箱,我的骨頭直打哆嗦地撞疼著。第一次在轉經時下起雪來,藏地高原是如此奧妙之地,那時我的心帶著很多人一起登頂,一起轉經,特別是母親,我把她放心上,帶她登上一生不曾抵達的高原。(同場加映:不會笑的女兒!鍾文音,最漫長的分手。

彷彿來到神秘世界中心的入口,但入口之後究竟通往哪個世界?我也不知道。當偉大的鳩摩羅什譯出「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那是怎樣的世界? 他不僅譯出「世界」,且譯出了「恆河沙數」「微塵眾」,如此巨大又如此幽微,這樣美的《金剛經》經文,伴隨我世界之巔的旅途,彷彿是鎮鬼之寶。

在絨布寺,五千多公尺高的稀薄空氣,十分寒冷的夜晚,我真的是抱著經典入睡。嘆世界、撈世界、捱世界、做世界,我聽見周邊有廣東人在說著話,我聽得一些,因曾在香港浸會大學駐校一段時間。

嘆世界是嘆這世界美好,撈世界是賺世界財,捱世界是撐過這個世界的困難,做世界是打劫這個世界。四周昏暗,氧氣筒大開著,冰冷異常。捱世界,捱過了冰冷的高原之夜。

隔日爬上世界最高的寺院絨布寺,許多要結婚的戀人接受著住持祈福,戀人誓言不分不離。但我想也許寺院的住持根本不相信煙火戀情,住持相信無常,但眾生需要,因而為戀人祈福永遠不分不離。當我按下快門時,覺得這誓言好輕。這裡的愛情也彷彿缺氧,必須緊緊地抱住,快快把愛吐出口,戀人那樣開心,無常之語就別掃興了。(同場加映:【鍾文音專欄】愛情最好還是一座海,如果是一杯水,很苦。

即使是恆星也注定要從閃亮走向黑暗,這世界沒有永恆,連恆星都會崩毀。但航行者會記得地球曾有過的人類與萬物的故事。銀河在高原看起來好近,遼闊的高原,很容易讓我想到淨土是否也像是另一個星球。

高原星辰照耀著我,一路沿著山路轉經,每天人群就像海裡的魚汛,總是會不小心就撞到人,千年以來物換星移,這風光看盡紅塵人帶著各自不同的願望抵達。旅人用眼睛走進高原,朝聖者是以胸膛爬進聖城。石子路烙印著無數人的胸膛,匍匐前進,五體投地,身體和土地連在一起。

《阿拉姜色》劇照
《阿拉姜色》劇照

我學著不用腳走上聖山,而用胸膛走進這座高原。專注禮拜中,外界寂寞得彷彿不存在。用身體來丈量自己的信仰,用嘴巴讚頌眾生,歙動著雙唇,神聖的呢喃。轉山一圈可以消除已經生成的業障,轉三天三生業障都消除。轉108遍可免於輪迴。涅槃是不是太容易了?

聖山難以抵達,何況要轉108回,有個堪布(住持)對我說。我笑著說那麼我的導遊肯定可以出離輪迴,他光是帶團就來了上百回。堪布又笑說不只是身體抵達,還要心抵達;不只是心抵達,心還要相信這個抵達;不只相信這個抵達,還要一心一意地抵達。(同場加映:【鍾文音專欄】流浪,是為了自己生命的空缺而出發。過盡千帆,一旦行過,就放下了。

戀人在最高的寺院接受祝福時,彷彿缺氧的愛情倍增誓言的可貴,當下是那樣真心真意,至於後來感情的變化,無非無常罷了。

仍然相信愛情,難相信的只是際遇。

我一個人在荒涼的曠野上看見自己的孤獨,發現執著如此難以去除。在旁瑪雍錯湖邊,洗滌自己的貪嗔癡。一路掛上祈福經幡,彩色旗子隨風飄盪,如跳彩帶舞的女神。我將祈福經幡掛山頂路邊,掛石頭上,掛屋子四周,掛可掛之地。經文隨風飄蕩,把佛法訊息傳遞到世界。每個願望,只盼能傳送到眾神的耳朵。

我在絨布寺點燈,放生羊睜著無辜的眼神看著我,我摸摸羊。

重生的羊,讓我看見自己登上高原之後的救贖與洗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