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許瑋甯|ART SPECIAL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角子專欄】多年後,「遺憾」會變成「感謝」

讓每一份不再有心的感情,在它該凋謝的時候凋謝;讓每一個不再同路的「情人」,成為記憶裡曾經陪妳一段的「朋友」。
【角子專欄】多年後,「遺憾」會變成「感謝」

農曆假期,在大陸工作的美甄回來台北過年。她今天的時間排得很滿,早上陪媽媽去拜拜,下午去送禮,傍晚還要參加同學的聚會。這會兒,她來早了,距離同學的聚會還有一些時間,她在附近的公園坐下來,這曾經是她很熟悉的地方。曾經在這裡甜蜜,在這裡傷心,現在也已經可以,隨興坐下來。

這條長凳,是她從前跟偉翰最常聊天的地方。因為凳子不長,所以他們總是坐得很近。她知道那應該是愛,不然偉翰也不會那麼常跟她一起出來。好像都是那樣,比較愛的人,總是著急著要確定那是「愛」,一旦得到確認了,我們便使盡全力,把所有可以給對方的「好」都給對方,然後最後才在對方的一句「對不起」裡詫異地懂了,原來「是」也可能在下一秒就變成「不是」,而妳當時在他眼中的「好」,也可以在後來都變成「不好」。

也是在這條長凳上,偉翰跟她提分手。他明明說了好幾次「抱歉」,但是為什麼聽起來錯的人還是她?是她不應該要這麼多,是她不應該在每一次美好的相聚之後,還希望他在生活裡也能像她一樣記掛著彼此;是她不應該在每一次的快樂之後,還貪圖著要把這一刻走成一生。

「讓我們做『朋友』就好了」偉翰在最後安靜地這麼說。

他們後來也沒有成為「朋友」。感情是只能前進而不能後退的,不能繼續前進的感情就是散了。他永遠不會懂的,朋友是要能夠互相「安慰陪伴」的,然而那不就是他一直對她最做不到的事情嗎?!

那是後來美甄在這條長凳上,總是一個人來了,又一個人走了的場景。離開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被丟下的人,後來得花多大的力氣,才能從害怕,又重新走回到這裡。離開的人,一步就跨入了新的時空,又何曾在乎被留下的人,後來又是漂泊了多久多遠,才在那一次次的「回過頭」裡,看清了、看懂了,終於用「遺憾」封印了那段感情。

巨大的魔獸,最終總是被降伏在一個小錦囊裡,終於那場悲傷也在妳的記憶裡被淡成一個小點了,沒有再提起的必要,沒有再被紀念的意義,妳以為它將永遠地過去了……然後就在一個安靜的下午,在一個曾經熟悉的場景裡,突然又做了一次的轉身,終於看見了那份感情最美的角度:

讓喜歡就只是喜歡,不要再有後來傷心的勉強;讓快樂就只是快樂,不要再有後來踐踏自尊的強留;讓每一份不再有心的感情,在它該凋謝的時候凋謝;讓每一個不再同路的「情人」,成為記憶裡曾經陪妳一段的「朋友」。

「真開心,妳後來都走到這裡了。」美甄在長凳上對自己說。那條路,在多年後看起來,就好像是從這裡開始的,妳本來只想離開,卻完成了更美的到達;

本來只求復原,生命卻永遠會讓勇敢的人,又長出更多的收穫。  

那是美甄在多年後,終於有的感觸。那是每一個在當時的「回過頭」裡,刻意逞強過的人,後來更自在的體會。那是上天會給每一個努力向前的人,最後再一次「回過頭」的明白。

美甄今天的時間很滿,這是一場意外的聚會,她跟自己的,從前的跟現在的,這是她最愛的一場,風吹得她很舒服,她想起當時的那個春天,那個兩個人的畫面,她應該要走了,而這是她臨別的肺腑之言: 

我曾經很喜歡你,我曾經很「遺憾」那個人不是你,但是多年後那變成我的「感謝」。謝謝你讓我知道,不被珍惜有多痛苦。謝謝你沒有繼續浪費我的真心,所以後來我才能繼續往前,遇見了真的幸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