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周慕姿 療心室】你應該愛你自己,而不是找人愛你。不然就算遇到愛情,也會覺得沒資格,而丟掉這份珍貴。

情人節前夕的一次碰面,朋友聊著關於她的愛情故事。

文/周慕姿 圖片/網路

「剛開始談戀愛時,我好開心,也很害怕。對方感覺真的很喜歡我,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有人是因為『我』而喜歡我,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或是需要打扮得很漂亮、講話很溫柔。」朋友侃侃而談自己的初戀。

「他雖然和我同年,但面對愛情,態度比我成熟很多。他讓我感覺,真的有人可以無條件地喜歡我,沒有評價、不需要我很『有用』。」

朋友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中長大,父母一直惆悵著沒有生一個兒子,身為大女兒的她,便背負了父母所有的期待。「不能讓父母失望,要有用才有價值」,成為她的生命準則,也成為她一直以來的束縛與魔咒,影響著她人生的每個決定。

我知道這個枷鎖對她而言,是多麽沈重,因此也更深刻體會到:當她在這個戀愛中,感受到「不用做什麼就被愛著」的經驗,對她有多重要。

「只是沒有多久,我開始覺得不安。他各方面條件都很好,又對我那麼溫柔,我從小是被挑剔長大的,根本沒有這種被溫柔對待的經驗......」朋友苦笑了下。「就如同我剛說的,這男孩面對愛情的態度是很成熟的,他認為就算談戀愛,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應該要有自己的生活、興趣、朋友圈。

那時候我不懂,只要他沒有陪著我,把時間花在別的事情上,我就覺得非常不安,覺得他要離開我了......」

「於是,我開始挑剔他、跟他吵架,覺得他不夠愛我。那時我認為,如果他真的愛我,怎麼不如我一般,把所有的注意力、所有的愛都放在對方身上?我覺得,他一定是不夠愛我,而我對這件事非常的不安、憤怒。」朋友的眼睛開始閃著淚光。「奇怪的是,我明明很討厭我父母挑剔我的樣子,但漸漸地我卻發現,自己挑剔他的樣子,像極了我的父母。」

「然後,有一天,他受不了,我也受不了了,於是我們就協議分手。」

「過了很多年,在愛情中浮浮沉沉,我才發現:原來那時候,不是他不夠愛我,是我根本不愛我自己。

那時的我,覺得自卑、總覺得自己不夠好,一天到晚挑剔自己。即使我的表現再好、別人誇獎我,我都不相信,內心深處,我覺得我很假,覺得我表現出來的這些都是假的;如果我表現真正的我,絕對不會有人愛的,不會有人愛這樣的我。」朋友舉杯,喝了一口酒。 

「所以,我不愛我自己,但我希望別人可以如我盼望地愛著我,愛著全部的我,永遠不要離開。」朋友的眼眶紅了。「很可悲,對不對?」

 聽著她的故事,店裡突然放起了劉若英的歌,《後來》。

「那時候的愛情 為什麼就能那樣簡單

  而又是為什麼 人年少時 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因為不覺得自己值得被愛,所以面對一份如此真摯美好的感情,才會不敢相信,才會不停地想要確認:「是不是你一發現我不夠好,就會離開我?」一直擔心著這樣的可能性,於是覺得不安,而不停挑剔、衝突、懷疑。

 真正的理由,只是因為,「我不相信自己夠好,能配得上這樣的愛」。

年輕的我們,太想愛,卻又太害怕;我們都忘了,簡單真誠的愛,是很脆弱的,很容易在害怕與懷疑中被揮霍殆盡。

「後來 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你早已遠去 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朋友聽著歌出神半响,回神後她笑了笑。「後來懂了之後,我只希望,未來我能愛著我自己,而不是再找人來愛我。不然,就算找到了,我也會覺得自己沒資格,而丟掉這份我最期盼的珍貴。」

我倆相識一笑,舉杯相碰。

喝下屬於我們的情人節故事中,所有苦澀與甜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