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ENTERTAINMENT mc愛電影

《游牧人生》法蘭西絲麥朵曼:我的聲音就在劍中,劍就是我的工作,而我熱愛工作。

法蘭西絲麥朵曼憑《游牧人生》三度取得影后殊榮,向來關注女性與弱勢平權的她,將自己的意念都化作表演動力,以實力派演技表達自己對多元女性的支持。

IMDB、nomadlandfilm、20th Century Studios、探照燈影業

美國女星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以電影《游牧人生》(Nomadland),勇奪第2021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這也是她第三度封后,還是發表得獎感言時,她都以充滿「力量」的語言表達,贏得全場熱烈掌聲。法蘭西絲過去獲獎時也曾以極有力量的語言,邀請全場女性幕前、幕後工作者起立接受掌聲,更呼籲電影業界要讓各種弱勢族群「平等的被看見」。

跳脫性別刻板印象


法蘭西絲麥朵曼過往接受《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訪問,她說自己曾在廣播裡這麼自我介紹:「我的自我認同為異性戀白人垃圾,我的養父母不是白人垃圾,但我的生母是。」這個帶有貶意的詞,意指美國(尤其南方鄉村)較低的社會階層,通常是指涉生活型態會被視為和違法、犯罪事情脫不了干係的危險份子,或至少是社會邊緣人。


由於法蘭西絲麥朵曼是棄嬰,後來由身為牧師與護士的養父收養,曾遭遺棄的事實讓她在成長過程中,總有股揮之不去的心理壓力與怒氣,但她把這股怒氣轉化成表演的動力,在演出各種小人物時,即便那是帶有性別刻板印象的角色,她也總能加入自己跳脫性別刻板印象的詮釋。


法蘭西絲麥朵曼也曾為各種對她外貌的批評感到自卑,但她選擇從這些審美標準中掙脫,長相、身材、年紀不再是她的桎梏,在演繹各種社會邊緣角色時,呈現更多未曾被注目、刻意遭忽視的女性多元樣貌,也由於她實力派的演出,讓這些躍然於螢幕上的女性多元樣貌被關注,她說:「我相信女性主義隱然影響我的職涯走向。」

延伸閱讀:

Inclusion Rider!真正的「平等」

法蘭西絲麥朵曼2018年以《意外》二度拿下奧斯卡影后,她在片中演出愛女慘遭性侵殺害的憤怒母親,有別於過往該類角色的柔弱、悲情母親形象,她演繹出一個心有不甘、怒氣破表的堅強母親,堅持追查真相的草根角色,讓她時隔20年再獲殊榮。


上台領獎的法蘭西絲麥朵曼,邀請在場所有女性影人起立並接受掌聲,更希望電影業界多重視女性在產業上的付出,最後她留下「Inclusion Rider」兩個字,博得滿堂彩,更引起許多好奇,讓這兩個字成為奧斯卡當天的熱搜關鍵字。


「包容性附加條款」(Inclusion Rider)是Annenberg 包容計劃創始人兼董事Stacy Smith,在2016年TED演講中提出,希望電影在片中的時代背景裡,忠實反映族群分佈、性別比例、政治傾向、語言、年齡等,該條款同時保障女性、LGBT族群與身心障礙人士獲得公平的招募就業機會。


延伸閱讀:

充滿力道的影后感言

法蘭西絲麥朵曼憑《游牧人生》脫穎而出,拿下第93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更以同片製片的身份拿下「最佳影片獎」,法蘭西絲上台致詞時,期待觀眾看完電影和「狼」一樣充滿活力,還現場示範狼嚎。


法蘭西絲拿下影后二度上台時笑言,在典禮現場有這麼多會唱歌的人,「今天應該要來個卡拉OK」,幽默風趣態度引起現場笑聲,她隨後引述片中台詞:「我沒有話要說,我的聲音就在劍中。『劍』就是我們的工作,而我熱愛工作。」她想表達自己透過工作發聲,將自己的思想、看法都放在表演中,簡短、大格局且充滿力道的影后感言,呼應了她從以前到現在對女性多元角色的詮釋角度,貫徹她表達各種女性面貌的意志與堅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