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昆凌|Hallyu Special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追劇

《夢華錄》分集劇情!結局全員圓夢,劉亦菲為天下脫籍,陳曉是最佳賢內助

由劉亦菲、陳曉主演的《夢華錄》,光看古偶天花板談戀愛就足夠賞心悅目,仙女姐姐還頻繁輸出處事金句點醒夢中人,兩人的成人式吻戲也讓人看得臉紅心跳。

Edit/Eva、Photo/夢華錄微博

《夢華錄》分集劇情!結局全員圓夢,劉亦菲為天下脫籍,陳曉是最佳賢內助

買定離手,落子無悔,我在哪,我的背後就是退路。—《夢華錄》趙盼兒

以下有雷!!!

《夢華錄》講述劉亦菲飾演的趙盼兒遭進京趕考的未婚夫背叛,在杭州開茶坊的她決定前往東京討公道,途中救了被丈夫不公對待的姊妹孫三娘和宋引章。幸得陳曉飾演的顧千帆相助,姊妹三人才能在京城開始新生活,經歷種種磨難後,姊妹三人不僅將茶坊經營成京城最大酒樓,也為古代地位卑微的女子打開救贖大門。

夢華錄
夢華錄

第1-6集 在我眼裡,你從來都不髒

當你以為是和美的茶坊經營學,沒想到其實是落難姐妹歷險記,劉亦菲飾演的趙盼兒與姐妹孫三娘、宋引章開始就接連出事,先是盼兒被毀婚,又是三娘遭丈夫、孩子拋棄,再來引章被無情家暴,三人處境沒有最慘只有更慘,而陳曉飾演的顧千帆自在趙氏茶坊救了盼兒一命後,兩人便種下不解之緣。

夢華錄盼兒為救引章上朝
夢華錄盼兒為救引章上朝

顧千帆經杭州查案,尋找名叫夜宴圖的名畫,盼兒知曉後告訴他畫作在自己手上,但借給未婚夫,要到東京討回,為了破案,顧千帆無意識地對盼兒多加照顧,每次的即時救場,無一不令盼兒刮目相看,他也不掩飾自己作為皇城司的殺伐果斷,像盼兒坦承自己活閻羅的稱號。

夢華錄
夢華錄

相應的,盼兒也說出自己曾被歸為賤籍的身分,以及討厭自己搔首弄姿的模樣,然而,他為了救出姐妹仍披裝上陣,與渣男調笑陪酒,看在千帆眼裡,有心疼也有理解,他們都有不好的童年,現在只想靠自己得到原屬自己的一切,所以他對盼兒說「在我眼裡,你從來不髒」,兩人傾蓋如故,白頭如新,成為相知相惜的好友。

夢華錄
夢華錄

第7-12集 麻袋女子霸氣回歸

救出引章後,盼兒一行人便前往東京,正當他們以為會花大功夫找未婚夫歐陽旭時,卻在他要做上門女婿的高家門前遇見,歐陽旭還苦口婆心勸盼兒為妾,聲稱都是為他好,但趙盼兒給得起,也放得下,不符合心中期待就不需要強求,因此拒絕歐陽旭提議,並讓他返回先前借出的古畫與金錢。

此時,原本溫文儒雅的歐陽旭原形畢露,為了不還錢,他與管家用盡各種方法驅趕盼兒一行人,而盼兒也不願與他多糾結,決定和他做一個交易,要求他寫一份悔婚書給她,幫引章脫去賤籍,還要將她送的夜宴圖歸還,一樣都還不出的歐陽旭為了擺脫盼兒,竟讓管家去找官兵出面,誣告趙盼兒三個賤民來東京敲詐歐陽旭, 三人因此被打得渾身是傷,衣服凌亂,披著麻袋被趕出京城。

三人離開後遇見歸來的顧千帆,盼兒為了不替他招來麻煩,刻意裝陌生,但眼尖的顧千帆依舊將其認出,看到她渾身上後不由心疼,又不甘她就此放棄,因此告訴她,歐陽旭有辦法趕她出城,自己就有辦法把她送回去,在顧千帆的幫助下,三人又重返京城,這次歐陽旭為了避免麻煩自請至西京成為宮關官,而盼兒也為了不再打擾顧千帆,決定重操舊業,經營茶坊,以盼兒、三娘的高超茶藝和廚藝攬客,引章也到樂坊成為琵琶教頭,姐妹各自都有了新的開始。

第13-20集 愛情、事業雙豐收

盼兒將茶坊開得有聲有色,卻也因此引起眼紅顧千帆的人注意,因為千帆對盼兒的特別照顧,讓一直對其不滿于中全決定誣陷盼兒,以報復顧千帆,殊不知盼兒早有警惕,將通敵假證掉包,讓真正的通敵文書落在于中全手裡,雖然最後安全脫身,但盼兒依舊遭水刑,當顧千帆匆忙而至就看到她的頭被壓進水裡,心中焦急不言而喻。

但為了不在牽連盼兒,他故作陌生,這一舉令盼兒心灰意冷,面對事後千帆的著急詢問,她難忍眼紅回答,「你都還沒想清楚我們是什麼關係,就來招惹我,你把我趙盼兒當什麼」,這一具有對他真心的質問,也有對自己的不自信,之後他更是哭著對三娘表示自己好像喜歡上了千帆,去怕因為喜歡而習慣依賴,漸漸失去自己,所以她說「女子貴自立,一旦有了依靠就有了弱點」。

顧千帆也在盼兒的質問下正視內心,當父親對出生賤籍的盼兒給予否定,他不加思索的反擊便知,此生的救贖、摯愛便只有她一人,趁著夜深來到盼兒家中庭院,便看見滿懷心事的慢而以舞蹈抒發心意,盼兒見此景便告訴他想清楚再說,要明白兩人身分的差距再做決定,然而顧千帆豪不顧忌,他知道,但他不在乎,於是一朵象徵嫁個好郎君的石榴花變成了兩人定情物,是告白亦是求婚,非她不娶,唯他肯嫁。

第21-26集 不想看你哭,也不想看你這樣笑

顧千帆始終無法認同生父蕭欽言的作為,所以在與生父坦白自己要娶盼兒後,即使遭反對仍堅定如初,兩人一同祭祀顧千帆亡母,盼兒更發誓會愛他、一輩子照顧好他,聽到此話,顧千帆立刻回應,做他的妻子不許受累,只需好好享受就行,雖愛意明朗,但顧千帆身上的秘密一時卻無法解開。

當他得知帽妖案使作傭者是自己信任的齊牧時,原先磊落的視線又瞬間灰暗,一時分不清究竟該相信齊牧,還是相信蕭欽言的話。而蕭欽言為了向兒子證明,以身犯險,卻讓顧千帆為了救他而重傷,幸好盼兒即時出現為他清理毒液與傷口,才撿回一條命,面對愛人的傷勢,盼兒從眾人面前的井井有條,到吾人處的驚慌潰堤,急切之心展露無疑。

看著盼兒擔心不停落淚,顧千帆吻上他,順勢親掉眼淚還說「鹹鹹的」,這故意的逗趣緩和了心愛姑娘的憂心,顧千帆說他不想看到盼兒在哭,盼兒也回,「所有的喜怒哀樂我都會分擔一半」,不想看見他明明滿懷心事卻假裝無他的微笑,他們總能一眼看透彼此最深處的需求,就像顧千帆給盼兒的花海示愛,是告訴眾人自己最愛的只有盼兒,也是告訴盼兒,無論出生如何,你都值得擁有最好的對待。

第27-32集 上秒愛人,下秒別人

自古能人多磨難,立志成為第一掌櫃和司的顧盼生輝CP便是考驗不斷,前腳剛在大街上高調示愛,晉升官職,後腳就遭親爹捅刀破壞姻緣,上任皇城司尊第一天,顧千帆便收到關於舊案的匿名來信,信中揭露令盼兒父親病死、一家貶為賤籍的罪魁禍首,就是生父蕭錦炎,發現自己的親人讓摯愛經歷諸多挫折的瞬間,顧千帆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盼兒,此時的盼兒仍沉浸在幸福氛圍,與壯大生意的喜悅中。

為了籌錢買新酒樓,盼兒求助顧千帆卻見不到人,也未見到門口代表平安的紅花,與想你的黃花,只等來陳聯匆忙的傳話,屋漏偏逢連夜雨,顧千帆刻意躲避盼兒的期間,因差事受重傷,盼兒的半遮面茶坊也因為天災全毀,要交付新酒樓時,也沒等來顧千帆承諾的靠山,一方想見不能見,一方被無預警疏離,在外界的影響下兩人都變得意志消沉,盼兒更失了生活的動力,和引章、三娘說自己沒有力氣在經營生意,三娘卻說「為什麼要為了一個男人,一場風雨,就忘了我們的初心」,提醒盼兒所說的女子貴自立,要時刻保持清醒。

於是她找到了死對頭池蟠借錢,在對方刁難下,不僅磕頭還跳了一段劍舞,眼神堅毅而悲愴,將她的遭遇都表現在舞中,之後盼兒又在眾人面前聲援了池蟠一回,於是兩人從敵人變成了生意夥伴,池蟠出樓、出錢,盼兒出謀劃策,一同打造東京城內獨一無二的酒樓,此刻還在傷病的顧千帆一聽盼兒曾遭刁難,便帶著陳聯出門尋人,不便移動也無言以對的千帆坐在車裡,面對盼兒的質問無法反駁,最後得來盼兒一句「既然斷了前塵,我跟誰在一起都跟別人沒有半點關係」,聽者撕心裂肺,說者無非也心如刀割,盼兒不知道,顧千帆曾在夜裡來看過自己,也不知道那被壓在紙下的票據,其實顧千帆答應過的事從來都沒失約。

第33-40集 花月宴開,全員圓夢

顧盼生輝冷戰期間,盼兒與池蟠合作開酒樓,並以高價開設花月宴,華麗的吃食與古畫再現的音律舞蹈,一夕成為東京城內聞名遐邇的去處,就連皇帝都奔著名酒而來,也因為官人的微服出訪,才讓盼兒有機會向他訴說關於夜宴圖的貓膩,與歐陽旭的醜事,這一舉,不僅讓顧千帆在宮中的謀劃大步推進,也將盼兒自己逼入險境,兩人深知彼此都是生命中不能分割的一部份,所以盼兒不等門口的那朵黃花再現,他主動到皇城司插上滿牆黃花,約顧千帆到早已破舊不堪的半遮面把話講開。

當顧千帆還在因家仇自責時,盼兒主動說自己都不難受,他還有什麼過不去的,雖然爸爸是因為救人而死,但也的確違反紀律,然而,趙家精神即是「不計過往,只遵當時本心」,任何決定就算要付出龐大代價也不後悔,這一點擊打著顧千帆,不該執著過往,活在當下、盡所能、愛所愛,兩人回到熟悉的懷抱,以全新的身分重新開始戀情,全然的坦蕩,才能無所保留的付出,一瞬間盼兒事業、愛情雙豐收,卻也因生意過盛遭來忌妒。

歐陽旭更以此生事,蓄意謀殺盼兒與顧千帆,更洩漏夜宴圖有關皇后出生賤籍的往事,藉此誣陷顧千帆,盼兒為了幫顧千帆,不惜以與歐陽悔婚的過往攤開吸引關注,擊登聞鼓再告歐陽,因為皇后從中作梗,盼兒差點死在仗刑之下,幸而顧千帆即時出手救下,才將貪官與歐陽旭、皇后的事情揭露,二度開審前,顧千帆夜潛皇后殿中,告訴他盼兒其實說謊救了他,因為盼兒也出生賤籍所以能懂他的苦與不安,皇后在知道錯信他人後,對歐陽旭不再留情面,將其樁樁件件一一揭露,引章更找來他殺害奴僕的證據,歷經萬險,盼兒引得了尊重,皇帝也因此看清他的為人,便許諾姐妹三人願望,凡各行佼佼者皆能入仕,因此引章終於擺脫賤籍,三娘也等來了夢寐以求的鳳冠霞帔,而盼兒只希望讓世人明白「賤籍之人未必人賤」,既有女兒情長,也始終不改家國弘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