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只想要最平凡的幸福!曾愷芯,「現實生活中的愛情沒什麼特別,只盼能相知相惜、互相陪伴到老。」

2015年8月,順利動完手術的曾愷芯,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重生將近四年,她靦腆笑說當女人的日子很開心。半百人生,揮別了父親,揮別了摯愛的妻子,現在她只希望自己和身邊的跨性別姊妹們,都能擁有最平凡的幸福。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Jessie Ho 妝髮/Manda Wu

【寫在前面】五月24日過後,同性婚姻即將在台灣依法上路。在這個歷史時刻,我們想寫一封信給你,寫下我們如何相愛,如何去理解愛。彩虹的愛沒有比較特別,就像陽光、空氣和水,自然而然,在你我的呼吸裡存在。

忍了50年,曾愷芯終於把靈魂裝進對的身體裡。「從有記憶以來就一直渴望成為女人,經常會做夢,看電視上演靈魂附身,覺得好羨慕,這樣省事多了。我很討厭原本的身體,真的非常厭惡,很想拿刀子把它割掉,但又不敢。青春期時真的很痛苦,早上晨勃、晚上夢遺,但只能忍受,只能忍……。」(同場加映:就想當女人!曾愷芯,「小時候同學說我有些動作看起來像女生,我反而有一點高興。」

理直氣壯愛自己

成長在社會風氣保守的年代,曾愷芯選擇隱忍身心不一致的痛苦,畢竟小時候她從報章雜誌上蒐集到的資訊,在在顯示跨性別者「下場」都不太好;於是她認真考上台大光耀門楣,擔任教職領穩定薪水,她按照社會期待,活成一個「男」生物老師。直到妻子因病逝世,她才決定讓心中的女孩走出來,「如果現在不做的話,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了。」

從小被老師形容「文靜溫柔」的曾國昌,用上一輩子的叛逆,終於能夠自在享受當女生的日子。她跟閨蜜一起逛街,買網拍,學穿搭,玩彩妝,泡女湯,吃美食,收集各種 Hello Kitty 週邊跟寶可夢娃娃。去年七月她從中一中退休,接下來的第二人生,她想好好和閨蜜旅行,想和姊妹創業做電商,想將大把時光用在愛自己身上。

性別平權運動是持久戰  

曾愷芯說,其實同婚通過和跨性別姊妹間的關聯沒那麼高,「如果說她要結婚的對象,原本跟她生理上是不同性別,那她可以在改變之前就先結婚;或是她要結婚的對象,跟她原本生理性別相同,那就改變後去結婚,其實都有辦法。」對跨性別族群而言,更迫切的是國家能否在法制上賦予身分認同、在社會關係上能否獲得大眾接納,以及對醫療資源的需求。

畢竟,同志已是少數族群,跨性別和性別不安族群更是少數中的弱勢。根據內政部統計,目前已經在戶籍申請變更性別欄的男女共有數百人。而去年公投結果讓曾愷芯最難過的是,因為反同團體大肆造謠、汙衊、抹黑同婚,讓許多民眾失去理性了解同志議題的機會,也把像她這樣的人推向社會更邊緣。

「如《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作者哈拉瑞所說,一項主張是否會被大眾接受,不在於它是否為事實,在於它是否能像宗教口號般宣傳。這樣的結果更讓我們思考,未來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把我們的聲音傳遞出去,爭取性別友善宗教團體的支持會是一大助力。其實很多觀念起初都受到保守宗教團體反對,像15、16世紀很多科學家和藝術家、後來的女權運動,都曾經受到打壓,但最終觀念還是慢慢被改變,大家一定要持續努力下去。」(同場加映:呂欣潔,「進步的鐘擺終究會往前,只要可以去結婚,同志只會越來越被看見。 」

陪我看細水長流

美國變裝皇后界天后 RuPaul 有一句名言,「如果你不先愛你自己,你天殺的怎麼可能懂得去愛人?」愛不了自已身體的曾愷芯,39歲才敢交第一個女朋友。42歲在奇摩交友認識了後來的妻子,健談的陳老師總能逗寡言的她開心。「如果能跟她走一輩子,當然是最好的,但就沒辦法……」因為病魔攪局,這段甜蜜的婚姻只有六年時光。「她離開前,交代我要找一個人好好照顧我,她才會放心。」五年多過去,曾愷芯的閨房裡依然掛著兩人的婚紗照。

如果愛情來了,她想要的是最平凡內斂的那一種,「現實生活中的愛情常常看起來很平靜,沒有什麼特別稀奇的地方,就是能夠相知相惜、互相陪伴到老這樣,有點像《天外奇蹟》裡那對爺爺跟奶奶。」她說自己未來應該不會結婚了;但在追問之下,她還是稍微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她會披上白紗,婚禮會在一座花園,莊園式或日式庭園都好,只要是能接觸自然的地方,最想邀請跨性別姊妹,及一路互相鼓勵的閨蜜,喔,還有蔡依林。

她其實有點像她愛的 Hello Kitty,溫和而沉默;敲開她心房的關鍵字是「阿貓」,是最近新竹家裡養的一隻流浪橘貓,老愛喵喵叫刷存在感,一聊「阿貓」她就放鬆,話也多了起來。趁勢問她,老師你現在幸福嗎?「嗯,幸福啊。」她微微地笑了開來。


【寫在同婚上路之前──信件全文】

我的性別認同是女性,是跨性別者;而我的性傾向是女性,所以是女同性戀。小時候就知道自己與他人不同之處,尤其是性別認同方面,但也知道我們社會是個性別歧視的社會,包括對女性及跨性別者(尤其是男跨女)的歧視。因此,一方面感到疑惑,為何自己的生理性別不是女性?另一方面也感到難過,不敢把心裡的想法告訴別人。

因為從新聞媒體及周遭其他人的對話,看到不少跨性別者被家長趕出家門,性別氣質與他人不同的同學飽受霸凌,所以深知要保護自己的話,必須小心隱藏自己的性別認同。也還好自己的性別氣質不是特別陰柔,不會被認為是娘娘腔,雖然老師給我的評語一向是文靜、溫柔之類,但沒有遇到什麼不公平的對待。我們的社會大多數人還是認為男性就要陽剛、強壯,女性就要溫和、柔順,看到女性在事業上有所成就,常常會惡言批評。不僅如此,女性的外貌及穿著,也常成為他人評論的目標。

不管立法院有關婚姻平權的法案是否通過,同志們都可以在5月24日之後,依民法到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許多同志已經準備好了,在此先恭喜他們!這是同志們期待已久的。其實我未來應當不會舉行婚禮,我只期望有互相扶持的心靈伴侶。但如果要舉行婚禮,我最想邀請的是跨性別姊妹們,及一路相扶持、鼓勵的閨蜜們。還有蔡依林,謝謝她對弱勢朋友的支持。

我所期待的愛情,並不需要轟轟烈烈、刻骨銘心的故事,只要能互相理解、互相扶持,能一路相伴下去就好。最近有幾個跨性別朋友找到幸福的歸屬,不管他們的另一半是否是跨性別,祝福他們未來一路幸福。

同志族群的處境未來短期內一定是辛苦的,就和過去其他爭取平權的團體一樣,包括女性平權運動、美國黑人平權運動,都是漫長而艱苦的。但是,一定要堅持下去,才有成功的一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