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LIFESTYLE 熱門話題

奧運勝利花束藏洋蔥,以311大地震災區花材製作,是對選手的祝福也象徵重生的日本

奧運賽事持續熱烈進行中,這次東京奧運選手獲獎時,除了有獎牌外,更有勝利花束以及吉祥物玩偶,其背後細節安排都有相當深厚的意義,所有設計安排完全展現日本追求細節且無微不至的個性與態度。

Photo/@tokyo2020、 @yangyungwei、@chengiching.tt

奧運勝利花束藏洋蔥,以311大地震災區花材製作,是對選手的祝福也象徵重生的日本

東京奧運終於在23日熱烈開幕了,華麗的開幕式後精彩刺激的比賽內容接著輪番上陣,而這次奧運選手獲獎時,主辦單位除了頒予獎牌外,更有勝利花束以及奧運吉祥物玩偶,這些頒獎內容的背後其實都蘊含著深厚的意義。

我國選手楊勇緯、鄭怡靜、林昀儒獲獎畫面。
我國選手楊勇緯、鄭怡靜、林昀儒獲獎畫面。


延伸閱讀:


具有象徵災區重生的勝利花束

東京奧運的官方網站中表示,勝利花束是邀請了日本花卉振興協會設計,協會提出以綠色、黃色、深藍色的三種顏色組成勝利花束,花材產地分別來自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的災區福島、宮城、岩手日本三縣,他們皆是當時受災最為嚴重的地區,而殘奧會勝利花束則是多了一朵粉紅色玫瑰。

桔梗、向日葵、龍膽是代表了東日本大地震受災最嚴重的日本三縣,左為殘奧會花束,差別在粉紅玫瑰。
桔梗、向日葵、龍膽是代表了東日本大地震受災最嚴重的日本三縣,左為殘奧會花束,差別在粉紅玫瑰。

福島縣的代表花為桔梗,福島縣因為受到核災影響農業發展,所以透過特定的非營利活動法人(NPO)在當地嘗試重新培育桔梗,也希望帶動福島農業復興;宮城縣代表花是向日葵,在東日本大地震時有許多痛失孩子的父母,因此種下了象徵希望的向日葵,也用以寄託對孩子的思念,這樣經歷與故事還被畫成了繪本《ひまわりのおか》;岩手縣的代表花是龍膽花,也是日本最大產地,花色正好與奧運吉祥物 Mirairowa 的配色相近,因此作為採納使用。

奧運勝利花束以及頒獎托盤。
奧運勝利花束以及頒獎托盤。

《ひまわりのおか》(照片翻攝 amazon.co.jp)
《ひまわりのおか》(照片翻攝 amazon.co.jp)

獎牌原料由廢棄電器回收提煉

2020奧運獎牌由來自大阪的設計師川西純市所設計,概念是—粗糙的石頭經過打磨後的模樣,用此象徵了運動員不斷地鍛煉自我,最終得到發光發亮的成績,獎牌正面印有希臘神話中的勝利女神「妮姬(Nike)」站於雅典體育場前的畫面,反面刻上「Tokyo 2020」字樣,並有此次 Logo 的幾何圖形,獎牌最特別之處是原料採用回收的舊手機與3C用品的零件;獎牌帶上有著江戶時期就被正式定名的「市松模樣(ichimatsu moyo)」圖樣,非常具有主辦國的風格特色,而置放獎牌的托盤使用帶有日本傳統的扇形造型,採可回收的材質製成,不管是托盤還是獎牌甚至是頒獎台、工作人員服裝都採2020年東京奧運會 Logo 的靛藍色,使得奧運轉播畫面看起來更加和諧一致。

金牌正反面。
金牌正反面。
銀牌正反面。
銀牌正反面。
銅牌正反面。
銅牌正反面。



奧運吉祥物名稱極有意義

此次吉祥物 Mirairowa 東京奧委以公開徵選的方式,再由日本全國小學生以一班級一票選出,這也是奧運史上第一次由小學生投票決定吉祥物,藍白相間的奧運吉祥物命名為 Mirairowa,這是代表了日文中的「未來(Mirai)」以及「永遠(Towa)」,有永遠美好的未來之意,另一粉紅與白色相間吉祥物為殘奧會的 Someity,其意義來自於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櫻花品種「染井吉野(someiyoshino)」,也有英文「so mighty(非常強大)」的意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