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RELATIONSHIP 聊心事

因為太客氣,導致常常被欺負?別為了討好他人而屈就自己,你又不是巧克力。

總是把別人需求放在自己前面,導致常常被忽略,甚至容易被欺負?美國知名作家兼企業顧問莎曼・霍恩在《一週七天,沒有一天叫做「有一天」》書中,要你別再一味取悅並迎合他人。

Photo/KBS 드라마、平安文化

文/莎曼・霍恩《一週七天,沒有一天叫做「有一天」:10個讓夢想成真的秘密心法,找回你想要的人生!》、出版社/平安文化

別再嘗試取悅他人,你又不是巧克力

「不必為了讓別人取暖,就點火自焚。」―― 佚名

我去紐約市參加討論時,約了兒子安德魯吃晚餐,當時我努力注重飲食健康, 因此兒子訂了當地頗負盛名的素食餐廳。安德魯傳簡訊說他會遲到,請我先點餐。我瀏覽菜單,沒有一樣讓我覺得有一丁點胃口,不是水煮玉米就是豆腐,而且還有一堆花椰菜。

我知道這家餐廳是蔬食粉絲的天堂,然而我不久前看到豆類食品,還會拔腿就跑。

後來我才發現,混合菠菜和羽衣甘藍打成的綠色蔬菜汁頗好喝,而且對健康有益。誰會知道?我討厭蔬菜多年,這種果菜汁簡直是迷你奇蹟,改變了我的飲食、身體、活力,甚至人生。

鏡頭回到餐廳,菜單上唯一讓我能下嚥的一道菜,就是蛤蜊醬細扁麵,因此我點了這道,幫安德魯點特餐。

安德魯一貫溜著滑板出現,看了熱騰騰的扁麵說,「媽,我以為妳不吃義大利麵。」

「我不吃啊。」

安德魯再看一眼,看看我,又望著義大利麵。「那妳為何點細扁麵?」「安德魯,沒關係啦。」

他驚恐地看著我,「媽,這是大事,妳說妳不吃義大利麵,卻點了這道菜,我不懂。」

我想輕描淡寫帶過,趕快開始敘舊。「安德魯,我們吃飯吧,我再兩個小時就得去趕火車。」

安德魯不肯善罷干休,「妳為什麼點妳不吃的餐點?」

我看得出他不會輕輕放下(值得嘉獎),只好解釋思考過程。「安德魯,菜單上沒有我想吃的食物,我們又沒有多少時間,我只好將就點一道。」

「媽,妳知道這樣多令人錯亂嗎?」

哇,我從沒這麼想過,我當下才發現,幾十年來,我都「點我不想吃的義大利麵」。我這個人的原始設定就是善解人意,預料別人想要什麼,再加以提供,希望他們開心。我自覺這是一片好意,我不想傷安德魯的心,所以我要吃下那盤義大利麵, 因為我不想小題大做。

我沒想到什麼呢?我這麼做反而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有話不直說只會害人困惑,讓人隱約覺得不對勁。謝天謝地,安德魯直搗問題核心。「媽,妳想吃什麼?」 

這次我直言不諱,「牛排。」他說,「可以啊。」他請服務生打包,我們走到一條街外的「全食超市」,我買了牛腹協肉,他點沙拉。我們到附近的公園,坐在滿月下,享受我們最重視的…… 敘舊。

安德魯很好奇,「媽,我不懂,妳為什麼要屈就?」

「安德魯,我不希望別人覺得我很難搞,我從小就順從別人的要求,誤以為這樣就能避免衝突。你剛剛告訴我,儘管我是一片好意,結果反而背道而馳。一開始就說清楚我的要求,其實更俐落,也更坦率。」

「沒錯,妳直說,我就不必猜妳的弦外之音。」

「我懂了,諷刺的是,你和湯姆從小就和我約定,一定要對彼此實話實說,人生才會更單純簡單。我們都同意,你推我讓實在太無聊,『你想看哪部電影?』、『我隨便,你想看哪部?』我們說好有話直說,因為那總好過彼此揣度,還會懷疑對方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避而不談。」

安德魯的眼神彷彿這不是顯而易見嗎,他清楚知道,第一次就直接提出要求,事情更順暢容易。然而我得花點時間,才能改掉幾十年討好別人的「扮演巧克力」習性。

覺得耳熟嗎?你也會「察言觀色」,專做自以為取悅他人的事情嗎?親友會不會更希望你實話實說,不要拐彎抹角呢?

你的格言是「大家開心嗎?」

「我的快樂繫之於我,不是你的責任。」―― 亞伯拉罕靈修團體創辦人/伊絲特.希克斯

各位可能以為我從此了然於心,其實不然,要改掉一輩子的習慣得花上好一陣子,同一年,我在聖誕節去茂宜探望湯姆、佩蒂、他們的兒子馬提歐和女兒娜塔莉亞。重訪湯姆和安德魯兩兄弟長大的威雷亞海灘,看到聖誕老人(身穿夏威夷傳統服飾)一如三十年前,划著掛滿花環的浮架獨木舟,這種景象讓人覺得回到原點,心滿意足。

假期最後一天,我們開車去卡納帕利的黑石,那是茂宜數一數二的浮潛勝地。湯姆和佩蒂問我,「可以幫我們看著孩子嗎?」

「沒問題。」馬提歐正在午睡,娜塔莉亞開心地玩沙,我看著湯姆和佩蒂像新婚夫妻般甜蜜嬉鬧。他們上岸擦乾身體時,佩蒂問我,「妳好嗎?」

「喔,我們玩得很開心。馬提歐做白日夢,娜塔莉亞找到一個水桶……」

佩蒂眼神古怪地看著我,「莎曼,我問妳好不好……」

被逮到了,我們家長已經習慣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即使聽到別人問候,我們也會正經八百地說起他們的狀況,我們心裡只掛念著他們的福利,根本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我們該把自己放回故事裡了,這不但是比喻也是事實。

記得我在第七章請朋友瑪麗幫我「清理房子」嗎?某次吃早餐時,她開冰箱拿蛋,卻突然站住,端詳起冰箱門,又喚我過去。「妳有發現嗎?」

我過去看照片,湯姆和安德魯在茂宜衝浪、打小聯盟、和朋友一起去戶外教學、參加畢業舞會、畢業典禮。

猜冰箱上面沒有什麼?我的照片。的確有幾張全家福,但是沒有我演講、巡迴簽書會,也沒有我和朋友的合照。冰箱敘述著我們家的故事……裡面卻沒有我。

還有哪件事令人啼笑皆非?雖然兒子都已經長大、離家,他們依舊是我家的主要住戶,我自己的人生裡卻沒有我。

你呢?你也跳脫自己的故事嗎?你始終以別人為主嗎?即使他們已經長大獨立?無論從字面意義或背後比喻而言,你不該把自己放回照片裡嗎?

你是不是太客氣,以致別人都欺負你?

「別人無法踐踏你,除非你自己躺下來。」―― 美國作家/安.蘭德斯

習慣討好別人還有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對許多人而言,我們許久沒問過自己想要什麼,也早就沒有頭緒,我們多年來都把需求和希望埋在心裡,恐怕早已遺忘。我們常常超越自我,遇到任何狀況都默默接受,免得造成「麻煩」。

即使旁邊沒有任何人,我們都會放棄自己的權利,記得上次我在太平洋沿岸公路的經驗嗎?「沒關係,你先請。」我很幸運,沒因此丟掉性命。

舉辦這個主題的工作坊,最令人欣慰的成果,就是聽到別人說做了「四分鐘四格快樂測驗」,決定重新為自己而活。

泰拉說,「那天晚上,我沒分享自己的故事,因為我還沒準備好對著一屋子的人說。我在第二格(有哪些事情是我想做卻沒做)寫和未婚夫分手,第三格(現在做的事情當中,有哪些是我不想做的)就是和他訂婚。

「表面看來,我們是天造地設,我們都在管弦樂團,都在外面教課兼差。我們約會幾次之後,他便向我求婚,我的爸媽很開心我找到伴,他是個好人,可是──我知道這麼說很惡劣──就是不吸引我。我無法想像我們共度餘生,然而他說來說去都是這件事。」

「聽到妳的『義大利麵』的故事,又做了那個測驗,我心裡的聲音變得清楚又響亮,『我不想嫁給這個人。』但是我不斷推遲拒絕,因為我不想傷害他。我知道這個說法有多荒謬,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配合演出這麼久,就只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分手。說起來可能傻氣,但是那個小測驗給我勇氣說出真相。我在心裡不斷排練,後來我簡潔明白地告訴他,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那種如釋重負的心情,大概沒有言語可以形容,就是……自由了。」

泰拉說得對,我們因為不想傷害別人,是不是常避開問題核心?事實與我們的認定正好相反,試圖帶給別人快樂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我並非建議大家只想著自己,但應該在別人和自己的需求之間找到平衡點,記得那位大學諮商人員說要設下界限?「我只顧慮別人,沒想到自己,學生們看到什麼榜樣?他們看到我不看重自己, 又會學到什麼?」

下次你心裡不願意,嘴上卻打算答應時,請自問,「我這是點我不吃的義大利麵嗎?」

很多因素會影響你的未來,但是你本人就是主要原因,如果你現在就想更開心,而不要有一天再說,請不要再逃避真相,一開始就說出真心話,提出真正的要求。這麼做更簡潔俐落,人們不必再猜測你的想法,你也不必揣度對方的心思,就像歌手瑪麗.布萊姬所說,「別再演了。」

想知道該如何提出要求,並且成功爭取到嗎?請繼續往下讀。

延伸閱讀: